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陳怡秀專欄》最有福氣的慶祝 以傳統「御朱印」迎向「令和」新時代

圖片來源:中央社

2019 年 5 月 1 日,日本年號正式改為「令和」,告別「平成」時代。新日皇即位時間與日本的大型連休「黃金週」重疊,整整 10 天的假期,讓大家可以好好地享受新時代的新生活。除了觀光景點、娛樂場所都人山人海之外,原本清幽寧靜的神社、寺廟也湧進大批人潮,大部分都是為了「御朱印」。

京都平安神宮的御朱印。圖片來源:陳怡秀

「御朱印」是到日本的神社或寺廟參拜時,可以請神職人員或寺務員授予的一種參拜證明。

上頭會記載著由社方或寺方親筆寫下的寺社名或主祭神的名字、參拜日期,並蓋上專屬的社紋或寺印,一份御朱印約 300 日圓至 500 日圓不等,並寫在專屬的「御朱印帳」上。相較於古時得要先抄完經書,才能獲得一份御朱印,如今可說是相當化繁為簡了。不過,必須抱持虔敬之心與獲得的祝福意義,仍是不減。

奈良興福寺的御朱印。圖片來源:陳怡秀

由於御朱印上會寫上參拜日期,且是用年號來記載,加上這份親手書寫的溫度與獨一無二的特性,再透過神社與寺廟加持下的神聖性,讓御朱印成為改年號期間中,只要有心人人皆可參與的另類「慶祝」方式。許多神社、寺廟原本就會在舉辦祭典或季節變化之際,設計期間限定的御朱印,因此平成邁入令和期間,也響應了這份期待,紛紛推出特別的慶祝版本,比如說京都的八坂神社,將原本的「奉拜」二字換成金色的墨來書寫,奈良的春日大社則除了原本會蓋印的社紋章之外,再蓋上象徵日本皇室的菊紋。

京都八坂神社的御朱印。圖片來源:陳怡秀
奈良春日大社的限定御朱印。圖片來源:陳怡秀

蒐集「令和」御朱印成為黃金週的一大盛事,全國各地的神社寺廟都出現排隊人潮,以京都的八坂神社為例,根據筆者親身參與的經驗,就排了約 3 小時左右。其中,最有人氣的莫過於東京的明治神宮。明治神宮如其名,供奉的是日本第 122 代天皇明治天皇與妻子昭憲皇后,神宮與皇室淵源深厚,成為意義深遠的代表性地點,御朱印也自然成為改年號之際的人氣授予物。

御朱印到底多有人氣?透過以下數字便可見一斑。根據日本媒體報導,原本黃金週期間御朱印的授予時間為每日上午9時至下午 5 時,但 5 月 1 日當天早在清晨5時就出現了排隊人潮,讓社方提早於上午 6 時 30 分就開放民眾申請,為了控管人數,也在下午 1 時 30 分左右便提前結束受理,期間社方在引導人潮時,甚至還貼出了「等候時間 10 小時」的告示。

然而,有人聚集的地方,就會有人蹭出「商機」,日本的拍賣網站陸續出現了全國各地的平成最後(2019 年 4 月 30 日)或令和首日(2019 年 5 月 1 日)御朱印、御朱印帳的轉賣商品。原本明治神宮所授予的御朱印為 500 日圓,御朱印帳為 1,000 日圓,卻被以超過數十倍的價格黑心轉售,讓各地的神職人員們大聲疾呼不要把這份祝福用來賺錢。畢竟,御朱印最初的本質是經過虔誠奉拜後,才可獲得的參拜印記,這也是在現在的數位時代中,御朱印會再次掀起熱潮的原因之一,得要自己前往神社寺廟、自己求取才有意義,連轉送都在灰色地帶了,何況是高價轉賣呢?無論買方或賣方,都抹煞了這份價值。

說完嚴肅的,再來說些比較輕鬆的吧。這波改年號慶祝暨御朱印熱潮中,不只參拜者努力排隊,負責書寫的神職人員們自然是忙得不可開交,忙中有錯之下,竟也出現了許多「回到過去」、「跑到未來」、「掉入異次元」等各種穿梭時空的錯誤。有人好不容易排隊排到了,卻發現自己拿到的是「平成元年 5 月 1 日」、「令和 31 年 4 月 30 日」或是「令和元年 1 月 5 日」,實在欲哭無淚。

不過除了「落漆」情況,也會有心暖的瞬間。筆者於黃金週期間,到了奈良的西大寺,寺務員書寫完御朱印後,突然說了一句:「這麼難得,就再給你一份紀念吧。」他拿出一張和紙,一筆一畫寫上「初春令月,氣淑風和」這段文字,並在「令」與「和」字畫上橘圈,再隨筆畫了一位可愛的小沙彌當點綴,以輕鬆地提點筆者新年號「令和」的典故,是出於日本古典詩歌集《萬葉集》梅花之歌的詩詞。面對這份特別的、輕鬆的、可愛的意外收穫,更再度讓人意識到了「御朱印」不只是一種證明,更是參拜者與寺方、社方得以更直接地溝通,透過文字與接觸,以及一些難能可貴的小驚喜,從而過得更多情感的交流。

奈良西大寺愛染堂的御朱印。圖片來源:陳怡秀

雖然突發狀況與令人遺憾的轉賣事件不少,但總的來說,日本的新時代令和,還是讓民眾可以各種方式表達慶賀之意,就算是身為外國人,御朱印也成為一種參與的方式,與這片土地、土地上的人以及這個時代,產生出更親近的連結。

想想論壇授權轉載,原標題:【日本想想】最有福氣的慶祝 以傳統「御朱印」迎向「令和」新時代。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