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一心專欄》習近平的「天朝夢」

圖片來源:中央社

收看前白宮首席策略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在日本的演講影片(我們已在戰爭中!誰也無法逃脫!【班農日本演講中譯版】),他開宗明義就說,川普之所以當選美國總統,是因為當前「我們」(指的不只是美國,而是整個工業化民主國家陣營)和中國面臨的重大衝突。

中共威脅世界和平,從加入 WTO 開始。就在 2017 年達沃斯的世界經濟論壇上,習近平發表了 21 世紀最重要的演說之一,正式向世界宣布他的「中國夢」,詳細闡述了中國統治世界的策略,從東亞開始,然後從南海,進而控制太平洋,然後通過一帶一路,控制歐亞大陸,接著控制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再到加勒比海和南美洲,最後形成一個環。

在這個世界藍圖中,中國是世界的中心、是先進的製造帝國,而日本、美國和其他工業化民主國家,將全都變成中國附屬的行政單位。當習近平闡述這個「天朝」計畫時,聚集在達沃斯的那群科學、管理、工程、文化和金融菁英,竟然都為習近平喝采,只因為,他讚揚全球化多麼美好、多麼有效,他不但成了全球化的代言人,還指出世界上的問題,就是來自於那些民粹的民族主義領導者。

班農說,所有那些聰明的銀行投資家,都知道中國正在發生的事情,包括關押維族人的集中營,對基督徒的迫害、對民主人士的鎮壓、和圖博「滅佛」的狀況,但是這群達沃斯菁英,卻稱讚習近平這個殺人的獨裁者,因為他們沒有道德立場,就像道德經說的「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達沃斯菁英就是「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

在演講中班農強調,他熱愛中國的人民,他針對的主要是圍繞在習近平和王岐山身邊一群極端的中共領導幹部,中國有 14 億人民,中共黨員約 6000~8000 萬,但整個政府機器的決策者大約不到 1000 人,卻運作著世界上最大的監獄,用奴工來生產商品,並且使用從美國日本等先進國家偷來的技術。

怎麼證明是偷來的?他提出了一個數據:中華人民共和國,14 億人口,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有幾個人得到科學類的諾貝爾獎?一個!2015 年得到醫學獎的屠呦呦,就這麼一個!(真的不可思議,只有一個!另外兩位得主,是和平獎的劉曉波,被中共政權關到死,以及文學獎的莫言。)也就是說,

中國根本沒有基礎科學和創新的能力。

中國每年有大量論文發表,但具有高影響力的論文不多,論數量,中國論文已經占世界第二,但水準離「世界第二」還差得很遠。中國很多實驗室的儀器比一些先進國家還要好,但一些科研工作者的研究誠信、思考層次依然停留在落後國家的水準;關鍵性技術、基礎性的材料和工藝需要依靠時間的積累、經驗的積澱,再怎麼模仿抄襲也不可能實現「彎道超車」。

中共將所有的領域都軍事化看待,並接受大量不穿軍裝的非軍事人才,介入所有的無形戰爭領域預做準備。這樣的指導思想叫做超限戰(Unrestricted Warfare),強調平時即戰時,把所有方法疊加在一起,沒有任何底線。是超越傳統戰爭手段範圍的新型戰爭形式,包括貿易戰、新恐怖主義及生態戰。

近幾年,只要講到中共,班農都會大力推薦喬良和王湘穗合寫的《超限戰》,視同天書,但對從小接受法西斯反共教育的我們而言,超限戰就是德國主將魯登道夫(Erich Von Ludendorff)的「總體戰(Der totale Krieg)」搭配中國傳統的「兵不厭詐」,一點也不特別。

自從加入 WTO 的這二十年來,中共對民主國家有意識地進行網路信息戰和經濟戰,他們知道以傳統熱戰來說,他們還不是這些先進國家的對手。奧巴馬當年規定採取大規模軍事網路行動必須取得高層授權,川普總統決定撤銷奧巴馬政府時期制定的網路中立法案,改為積極主動地應對網路戰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 2018-09-20 宣佈,為對付中共、俄羅斯和其他對手發動的網路戰,川普政府將重新配置資源以加強網路攻擊能力以反擊回應外國勢力的網路攻擊,美國縝密規劃的網路行動現在啟動,慢了 15 年。博爾頓點名中共、俄羅斯、朝鮮和伊朗為主要威脅,「美國及我們的盟友每天都在網路空間受到攻擊」,美國的基礎建設、政府官僚機構、企業及選舉都是網路攻擊目標。

中共的做法,就是對世界輸出「通貨緊縮」和「產能過剩」,然後透過「 一帶一路+ 2025 中國製造+推出 5G」,來達成他們統治世界的計畫。

中國的金融系統,根本就是一個龐氏騙局。

世界上各大央行都是獨立機構,不受行政權指揮。中國的銀行系統完全不透明、完全不受監管,美聯儲不用聽川普的,東京銀行不用聽安倍的,英格蘭銀行不用聽梅姨的,只有中國的央行要聽習近平的。美國銀行的總資產是 19 萬億美元,這是世界上監管最透明的銀行系統,由美聯儲控制,也許其中 10% 的資產表現得不是那麼好,但至少是透明的,一切都有紀錄。但中國呢?2008 年全球金融危機時,中國銀行的總資產是 5 萬億美元,現在已經變成 49 萬億美元。班農估計,其中大概 80% 都是不良資產,因為,中共只是不斷地印人民幣,印了等值於 35 萬億美元的人民幣。

一帶一路騙局的一部分就是,他們把中國工程師和工人帶去那些國家,用人民幣支付他們,才能燒掉那些人民幣,中國的金融系統,根本就是一個龐氏騙局。

北京「一帶一路」廣受全球關注,澳洲政府設立的研究機構最近指出,一帶一路可能挑戰美國自二戰後幫助建立和保護的自由主義國際體系。圖為稍早前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法治合作國際論壇。(中新社提供)圖片來源:中央社

但是,很多國家的菁英,都已經被收買了,他提到英國首相卡麥隆,美國副總統拜登(當他選舉時,中國人給了他孩子十億美元的私募股權基金),還有高盛、黑石…等等所有大型投資銀行、商業銀行,根本都是中共投資者的關係部門,從中獲取了大量的利益。

世界精英–達沃斯黨(指參加達沃斯論壇的精英們)、華爾街的人,班農稱他們為「中國的宣傳部門」,包括投資銀行,特別是高盛和一些商業銀行,中國的說客像黑石集團總裁施瓦茨曼(Schwarzman) 和引發次貸危機的前高盛 CEO) 財金幫保爾森(“Hank” Paulson, Jr.),基本上那  25 到 30 個最大的跟中國做交易的公司–他們在華盛頓特區為中國做說客。

當全球菁英從中獲利,受到全球化影響的勞工們,工資比他們的上一代足足少了 20%。

這才是日本、美國和西歐社會的人口問題的真正原因,經濟焦慮,讓年輕人養不起兩、三個孩子,所以生育率下降。中國向全世界輸出了「通貨緊縮」和「產能過剩」,我們共同創建了一個奴役中國勞工、為全世界失業和半失業人們、製造廉價商品的消費系統,這就是我們賤賣靈魂的路徑。

美國跟中國談判的代表萊特希澤,清楚指出中共的六大策略:强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竊盜、貨幣操縱、非貿易壁壘、國企補貼、投資限制(市場不開放),而他的策略就是要打破中國現有的經濟結構,將其整合進入資本主義自由市場。而川普政府最大的阻力,並不是來自中國,而是來自那些投資銀行、商業銀行、跨國企業的負責人。

班農說,美國早就已經在戰爭中了,但他在白宮的時候,被認為是瘋子,很多人說,中國不是擴張主義者,你太誇張了。

中國和美國最大的不同是,中國是帝國主義者,在尋找附庸國藩屬國,美國不是帝國主義,美國找尋的是盟友。當中國正在逐步實現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全球統治秩序,美國必須從這樣的角度來看現在的北韓問題,把北韓(目前是中國的藩屬國)和俄羅斯都拉到工業化民主國家的陣營來,這也是安倍正在努力的。

他說,這是一個反霸權的戰爭,其中一方是由無神論政府內部一群極端統治階級所領導的集權、重商主義陣營,另一方,則是 5000 年從雅典到耶路撒冷、到羅馬、到倫敦、到美國、歐洲、日本、韓國,由工業化民主國家組成的陣營,沒有中間地帶。

最後他說,川普是一個非常不完美的工具,但他是為了一個特定的原因和目的所以會在這個位置上,只有川普敢說中國的崛起是通過(中國利益) 駐美代理人達成的,是商業銀行、投資銀行,向中國政權磕頭的大公司們幫助的。。

《經濟學人》、《紐約時報》…等媒體應沒有像他說的那麼偏頗,只能說他們太沒有敵我意識,從而低估了中共威脅的規模。西方社會的菁英們,實在是太過安逸天真、太輕忽中共的狼性了,他們對川普的討厭,有太多不理性的情緒。

延伸閱讀:

原文發表於 三際信息站,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