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捕捉紅鮭一瞬間 吳永森低溫水中趴30小時

圖片來源:中央社

台灣水下攝影師吳永森拍攝太平洋紅鮭入圍「SONY 世界攝影大獎」公開賽,作品近期在倫敦索麥塞宮展出。他回憶,為了捕捉得獎照片,在加拿大冰冷溪水中趴了近 30 個小時。

SONY 世界攝影大賽是全球最重要的攝影競賽之一,分為專業賽、公開賽、青年賽及學生賽。公開賽獎勵全球最佳的單張影像作品, 43 歲的吳永森以紅鮭為主角的生動作品 Intense 入圍「自然世界與野生動物」組別,同時獲得台灣區首獎,作品於 4 月 18 日至 5 月 6 日在倫敦索麥塞宮(Somerset House)展出。

吳永森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表示,原先只對潛水有興趣, 2013 年開始,為了把海底美景分享給太太,開始自學攝影,購買第一台相機就是用來水下攝影。當時相關資料很少,只能不停累積經驗,至今潛水的氧氣瓶已經累積到 6500 瓶,一年大概有 7 個月都待在水裡。

吳永森說, 2017 年準備到加拿大拍攝 4 年一次的鮭魚大迴游, 2018 年 10 月出發,原本被告知拍攝的溪水只有膝蓋深,「魚游過來時拍兩張」應該不難,想不到卻成為迄今最痛苦的一次拍攝回憶。

由於拍攝地點位於加拿大國家公園,每天只開園 8 小時,來回路程耗費 2 小時,只能拍 6 小時。為了把握時間,吳永森無法休息,趴在水裡 6 小時。他說:「我整整趴了 5 天。」

「由於鮭魚害怕捕食者,見到陰影就會後退,因此趴近 2 小時後,鮭魚才會慢慢靠近,每天都要重複同樣過程。」吳永森解釋為何要在低溫溪流中,等待鮭魚迴游動態的鏡頭。

此外,因為加拿大的保育規定,只要在水中趴下就不能隨便挪移,避免影響生態。吳永森在拍攝前兩天選的地點背景不好,笑說:「只能和鮭魚你看我、我看你。」

由於溪水非常湍急,一不注意身體就會被河水掀翻,另一大難題是約只有攝氏 6 度的水溫,雖然穿乾式潛水衣,但雙手和頭部只能套濕式潛水衣。雙手長期浸泡水中,時間一久就麻木沒有知覺。

雖然大腦告訴手要按快門,但沒辦法動,要用左手來幫忙右手按快門。加上浸泡在冷水中,潛水 2 小時頭就開始痛,根本無法集中。他說:「每天收工後,都跟自己講明天不要來了。」

吳永森獲獎作品裡水流生動,充滿動態與色彩之美。他表示,這是重複扛著 25 公斤的相機挪移所造成。想拍攝水花如布簾一般掀起,見到裡頭鮭魚的畫面,但這樣拍攝沒時間對焦,只能盲拍。

每天大概移動 300 、 400 次, 2000 多張僅捕捉到約 30 張成功照片。拍攝那週天色陰沈,只有最後兩天各有一小時太陽露臉,最終讓他捕捉到一張藍天與紅色鮭魚相呼應的美照。

吳永森仍在挑戰拍攝極限,最近前往古巴拍攝美洲鹹水鱷的經驗最危險,也最印象深刻。

圖片來源:中央社

他說,拍攝前以為會有防護措施,或先把鱷魚餵飽,但沒想到完全沒有防護,直接和野生鱷魚「親密接觸」,中間只隔一台相機,若是鱷魚被激怒想咬人,也只能拿相機去擋,這是很獨特的經驗。

吳永森的作品多是水底美景,但潛水多年,已見證越來越嚴重的海洋垃圾問題。他只拍攝美麗畫面,是希望藉照片讓更多人對海洋感到興趣,進而了解海洋的脆弱,出力拯救寶貴的地球資源。

(新聞資料來源 : 中央社)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