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李忠憲專欄》集體自殺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AlexVan

自殺是唯一嚴肅的哲學問題,每天吃多少東西,賺多少錢,寫多少論文,跑多少步,得到多少名聲,擁有多少感情,遭受什麼挫折,受到什麼傷害,相較於死亡都微不足道,除了死亡以外,人生其實並沒有什麼大的事情,那麼為什麼要自殺?因為痛苦無法承受?因為慾望不能滿足?因為人生沒有目標?因為空虛找不到出路?當然有像圖博的和尚為了理念燒死自己,那樣的自焚不是自殺是殉難,所以就不在這裡討論。

很多哲學的問題其實像遊戲,怎樣選擇都可以,唯有自殺的問題,每個人都立刻能夠有答案,所以卡繆才會說「自殺是唯一嚴肅的哲學問題」,人生是荒謬而毫無意義,豐厚的物質生活不會讓人一直得到滿足,富裕的國家常有不低的自殺率,像白文正那樣的富豪自殺,也是常見的事情。自殺的原因其其實很簡單,是因為了解到「這樣的人生不值得活下去」。

人是理性的動物,常常會為感覺尋找原因,為什麼有鄉愁?為什麼有戰爭?為什麼有恐怖主義?為什麼想統一?為什麼想獨立?這些事情是不是都可以由理性思考,並且得到合理的解釋。

在人生的體驗當中,往往在人生的某些時刻,無論理性再怎樣努力都有無法解釋的時候,做事的過程徒勞無功,得到命運的嘲笑,世界本來就沒有意義。面對這樣荒謬的世界,尋求宗教的慰藉,找尋人生的意義,本來就是一種理性的行為。

自殺是唯一嚴肅的哲學問題,對個人是這樣,對國家也是這樣。在自殺邊緣的國家,看起來其他的問題都不再重要。面對荒謬的人生,其實也不能有再多的解答,「到最後,亦只有我們自己能決定自己的人生。」回應荒謬的人生只有「反抗、自由、熱愛」,儘管人生是荒謬的,我們仍可以選擇接受人生的荒謬,自己負責不受他人和環境的影響,決定自己的人生。

除了沒用的肉體自殺和精神逃避,

第三種自殺的態度是堅持奮鬥,對抗人生的荒謬。

~卡繆

原文出自 李忠憲 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