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農藝女孩專欄》水果政治學

圖片來源:中央社

2019/4/2 公視有話好說 ─ 針對農產外銷問題,訪問三位來賓:

鳳梨青農 游登理
前台北農產公司秘書 焦鈞
台灣良好農業規範發展協會理事長 林弘仁

以下為批踢踢網友 pujipuji 摘錄一些重點資訊的逐字內容

  • 韓國瑜訂單只有2家農產通路

(10:11)
陳信聰:
我先請教焦鈞兄,需要用所謂的政治訂單,來看這樣的行動嗎?

焦鈞:
回答主持人問題之前,把時空場景拉回 2009 年。馬英九當總統的時候,國共關係是非常良好,有一個國共平台機制。2009 年台灣發生柳丁盛產,國共平台機制就啟動,緊急採購台灣過產滯銷的水果,當時國共平台簽了 3000 公噸,就交給台北農產公司來執行這個業務。到了 2010 年香蕉又發生了過產滯銷,又把前一年採購柳丁剩下的配額大概 1300 公噸,把它執行完畢。所以我們看到,中國對台灣一直把農業作為一個統戰的工具。

我們審視螢幕上這些訂單,剛剛 VCR 裡面韓國瑜市長講得很清楚,他說要「幫農漁民找通路」。其實嚴格審視星馬跟香港、澳門、深圳、廈門的訂單,只有 FairPrice 這個超市跟昇菘超市,是我們講的合約上的通路,其他都是一種意向也好,一些中資企業背景來跟你簽大的合約。問題是,這些來簽約的公司,他基本上都不是做農業跟農產品的公司。他可能就是中國講的集團公司,講白了就是背後有上級的指令,要他們來跟高雄簽這個東西。

韓國瑜說要「幫農漁民找通路」,遭質疑是中國政治性採購。圖片來源:中央社

而且大家可能還沒有注意到,這幾天高雄市還是陸陸續續在接待來自大陸中國對岸的一些考察團。等於現在進到高雄市政府,是一個朝聖的動作,只要能夠簽了約,回去就能夠對中共中央有交代。所以我在媒體上發文評論,這就是一個標準的政治性採購,並不是一個商業的買賣。如果是一個商業的買賣,不需要這麼大費周章。

(15:58)
關鍵就是這次帶回來這些訂單所謂的乙方,我們都看不出這些企業,他有什麼能力,可以去銷售台灣的農產品?這些公司的背景都不是做農產品的。看到有個是搞房地產的,甚至有一家叫中國森林公司,還被查出來是已經被停權、停牌的公司,是一個空殼公司。

  • 農產外銷國家隊取得認證的重要

(32:25)
陳信聰:
所以就農民利益來講,現在我們需要的是更多的通路,以及國家隊在運費、檢疫和其他的行政資源上,給予更多協助?

焦鈞:
其實剛剛弘仁提到國家隊,現在農委會的定義,是以農委會國際處為一個平台,去跟外貿協會合作,去找真正的買家,另外一首去整合生產端。目前已經有這樣雛形的,是屏東農業開發公司,他們大概經過兩年蹲馬步,已經拿到歐盟的認證,他們現在的農產品已經可以銷到日本。所以將來我們可以看到屏東的鳳梨,銷到日本的數字會往上走,因為日本就是一個檢疫要求比較嚴格的國家,你拿到了歐盟認證,你就拿到了入場券可以進入日本市場。本來鳳梨就是準入日本的品項,日本對鳳梨要求比較高,因為日本鳳梨要削好才能賣,日本沒辦法整顆整顆賣鳳梨,所以你鳳梨大小要一致性,他們有發明一種機器,半自動化削鳳梨,鳳梨如果大小不一樣,就套不進機器裡面。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前往屏東縣高樹鄉綠地合作社出席「鳳梨外銷衝破萬噸」封櫃儀式,他表示, 107 年台灣鳳梨外銷 3 萬 1000 噸, 108 年目標至少 3 萬 5000 噸,至今已達 1 萬 2000 噸,希望在 5 月達到目標,甚至期待衝破 4 萬噸。圖片來源:中央社
  • 金鑽鳳梨銷中國是市場導向

(29:00)
陳信聰:
光看鳳梨的話,就知道日本市場和中國市場差多少,…,中國市場至少占了七成以上外銷的量。中國市場的愛恨情仇真的可以一刀切開嗎?

焦鈞:
剛剛主持人的統計量表,其實是一個常態性貿易下的具體呈現結果。為什麼會從 8000 多公噸,成長到 30000 多公噸?他就是在既有通路商,符合貿易三個原則上去做的,不需要有政治力去介入,只要台灣的鳳梨在市場上有競爭力,自然就上去了。

當然在 8000 公噸前,台灣的鳳梨銷中國是非常少,因為在 12 年的時候,中國跟菲律賓有南海爭議時,上海的海關技術性的把菲律賓鳳梨擋關,市場出現一個缺口,貿易商就轉向跟台灣買。那台灣的金鑽鳳梨的品質,真的比菲律賓 MD2 的品質要好,所以就慢慢打下那個市場,現在一顆可以賣到 50 人民幣,是非常好的價格。

我的意思是說這個努力,是常態性的正規生意往來下建立的,他並不需要政治上大張旗鼓。今天回頭看韓市長去中國帶回來的訂單,是大張旗鼓去講一個龐大的金額,但具體內涵是看不見的,所以這個訂單背後的政治性目的是非常清楚的。也就是沒有這些訂單,鳳梨照樣每天透過大三通、小三通,從廈門、上海、廣州的口岸,一樣進到中國的通路去。

圖片來源:農藝女孩看世界 臉書
  • 香蕉銷日下滑問題的成因

(38:43)
陳信聰:從兩萬降到兩千(公噸),為什麼我們香蕉賣日本出現這麼大的變化?

林弘仁:
香蕉賣日本出現最大變化,第一個是我們自己黃葉病的問題,造成熟度不均,到日本之後一打開,有的已經黃掉了,青黃不一,日本檢疫就沒辦法接受,就造成產量的降低。第二個是說,從菲律賓、南美洲競爭的蕉種真的非常多,像菲律賓、厄瓜多的香蕉。

(39:55)
在台蕉的這個問題,生產在熟度的控制,最近香蕉研究所有一些抗黃葉病的品種出來,這個是台灣要反攻其他香蕉市場,非常大的武器,因為其他我們周邊國家像菲律賓,也開始有黃葉病的問題。

文章網址:

相關資料:

原文出自 農藝女孩看世界 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