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全球民主慢性死亡中 學者憂:民粹、假訊息加深社會對立

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員蘇彥圖指出,世界各國學者正在擔憂民主的死亡。 芋傳媒記者賴品瑀攝。

(芋傳媒記者賴品瑀報導)學者指出,不只是台灣,世界各國的民主都正在面臨多重威脅,面對「以民主破壞民主」的攻擊模式,也許用法律、用政府介入是最後的手段,若強力禁止,可能落入反而也不在民主了、怎麼都輸的困境,但好消息是,至少目前少有政變等一夜變天的民主死亡戲碼,面對「慢性病」,還有一點時間去強健體質,也就是社會規範。

國史館 28 日邀請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蘇彥圖演講「民主的威脅與防衛」。從美國川普崛起、英國脫歐等世界各國的案例,反思台灣正在面臨的民主死亡過程。

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員蘇彥圖指出,世界各國學者正在擔憂民主的死亡。芋傳媒記者賴品瑀攝。

蘇彥圖指出,包括了民粹政治、虛假訊息、威權國家的干預、政治極化等多重威脅,都在讓民主正在失敗衰退,全球學者正在研究與焦慮著民主將如何死亡、自由憲政是否正要走入末路了。

蘇彥圖表示,據美國人權 NGO「自由之家」統計人權指數,1972 至 2000 年,指數一路往上升,包含台韓菲從威權國家轉型到民主,就是亞太地區參與了「第三波」民主轉型風潮的案例,但 2005 年以後卻顯示趨勢開始下滑,主因是許多國家的自由下降。且在 2000 到 2010 年時,大家還常在談,「民主怎麼推廣到威權國家」,是否可以透過自由貿易、更多接觸,帶他們轉型民主,但是現在反過來,威權國家藉著經濟崛起,聲稱他們不會比民主國家差,甚至可以介入民主國家。

不只中國企圖控制台灣,美國大選、英國脫歐,也已證實有俄羅斯的操控。

民主面臨多重威脅:民粹、假訊息、威權國家干預

「一個有魅力的政治人物,聲稱我代表沉默廣大的多數」,面對所有公共問題,總是只給很簡單的回應,都歸咎於是某人的錯,更反批菁英說太多民眾不想懂,進而批判「傳統政黨只是要服務少數菁英」,來製造成人民對抗菁英的政治風格,這就是所謂「民粹政治」,其反對既有價值、改變本來的遊戲規則的同時,也威脅原本的民主。

而在通訊科技、社群軟體蓬勃發展後,假訊息的問題早已不是記者疏於查證,而是人人都可以在社群網站發言,當中也包含了故意製造要騙人的假新聞,就如美國大選時俄羅斯在臉書上操作的假帳號。

「事實基礎不一樣,就不能理性對話,變成信仰的對話」,蘇彥圖提醒,進入「後事實」、「後真相」時代後大家不在意客觀、正確,反而只想訴諸自己的情感、喜好、偏好,這就衝擊了大家是本於事實討論的古典民主。

假訊息強化社會對立,也加深對不同意見者的敵視。也造成政治極化,美國民意調查顯示,高比例的美國人不能接受兒女的配偶跟自己的政治取向不同。人們不但會不願意與彼此生活,也會過度的重視選舉結果,對每次選舉輸了都會覺得很嚴重,害怕、仇視不同政治信仰者的程度也會升高,因此學者擔憂,將導致輸的人不願服輸、因為深信對方是錯的,就會死都不願意交出政權,當輸的人不服輸,將摧毀民主制度。

三者交互影響對立就會越來越深,蘇彥圖以美國出兵攻打伊拉克一事為例,當時美國以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毀滅武器為由,決定先發制人,但後來經過查證,伊拉克根本沒有這樣的武器,但調查顯示,長期收看右翼立場的福斯新聞台觀眾,至今仍有六至七成深信伊拉克就是有武器。

已經極力證明了還是不相信,還包括了氣候變遷問題,至今美國還是有人認為,都只是科學家騙人的。

在極端的對立下,深陷這樣的同溫層,就會出現「對,他是壞蛋,但是他是『我的』壞蛋,我可以包容他。」如此不理性的支持。

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員蘇彥圖指出,世界各國學者正在擔憂民主的死亡。芋傳媒記者賴品瑀攝。

強力防衛民主恐又淪「怎樣都輸」 只能民間強健體質

面對這樣的用民主的手段破壞民主,學者也曾提出防衛自由憲政民主的方法,例如多年前德國學者 Karl Lowenstein 就曾提出禁止「違憲政黨」,德國也的確曾解散德國共產黨、及親納粹政黨。

蘇彥圖表示,其實台灣的憲法也有,可以從憲法法庭去宣告違憲政黨解散,但是也將面臨一個困境:政黨還小你要去解散他,他說被打壓,聲勢反而大起來,但等他真的坐大了,你也動不了他了。

而目前很多人期待政府能處罰假消息,卻也恐走向權威,因為權威政權就是藉由增加言論成本,讓人可能因言論入罪來控制,像現在川普把批評他的、不利他的言論都說成是假訊息,甚至要求加強毀謗法,批現在太保護言論自由。

「如果防堵拒絕的強力手段,去救了我們的民主,但民主也跟威權越來越像,不在自由民主。」蘇彥圖指出,這恐怕落入「怎樣都輸」的困境與矛盾中。

而這些破壞民主的行為,有時打破的是不成文的政治規範,也不適用以法律解決,政府的制裁更只能是最後的手段。蘇彥圖認為,至少目前全球統計顯示,發生政變的機率下降,民主的死亡將是慢性病,而不是一夜翻盤,因此若能強健體質,也就是社會規範,還有可能搶救民主。

例如若有人要在台灣揮舞五星旗,那是他享有的言論自由,言論自由就是人有權說多數人討厭的話,但社會可以讓他知道,這個行為很丟臉。他是沒有違法,但他是一個笑話。

蘇彥圖提醒,但當政治極化狀況越來越嚴重後,社會能有共同規範的力量會是薄弱的,仍有時間的急迫感。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