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央廣》北非之春再臨?

圖片來源:wiki 作者:Jonathan Rashad

最近北非國家阿爾及利亞爆發 30 年來最大規模示威,抗議總統包特夫里卡(Abdelaziz Bouteflika)尋求第五度連任,人民直指總統是隱形的獨裁者,要求這位八十多歲又中風住院的總統放棄權力。多位抗爭者在電視上表示,不要背後操縱的手,他們要政治透明、還給人民應有的權利。

九年前鄰國突尼西亞曾經引爆「阿拉伯之春」,把阿拉伯世界整個燃燒了,當時阿爾及利亞奇蹟似的竟然能置身事外。而今國際媒體都在拭目以待,按捺不住怒火的阿爾及利亞人民,將掀起另一場阿爾及利亞之春嗎?

阿爾及利亞文化多元

阿爾及利亞原本有著非常多元且豐富的人文自然景觀,與深厚的文化藝術傳統,但面對多年的獨裁統治,一切都被消磨殆盡。3 月 11 日包特夫里卡迫於各方壓力,終於透過國營媒體宣佈放棄連任,但部份人士質疑他可能用另一種方式繼續操控這個國家。

其實在上次包特夫里卡四度競選連任時,阿爾及利亞民營報刊《晨報》就諷刺過這位老總統,他們刊登一張布特弗利卡與金正恩的合成照,影射他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一樣獨裁。

阿爾及利亞首都阿爾及爾位於蔚藍地中海岸邊,南方是廣大的撒哈拉沙漠。當我探訪突尼斯時,也想一親阿國的風情。到過突尼斯的讀者都知道,當地曾被法國殖民,深受法國文化影響,至今法語仍十分流行。我在突尼斯踫到很多阿爾及利亞人,發覺他們比突尼斯人說著更流利的法語。他們告訴我,在阿爾及利亞,法語比阿拉伯語還普遍。

事實上,阿爾及利亞是法國開始非洲殖民的重要起點,在地理上,它就在法國的對岸,非常靠近。一八三零年當法國殖民阿爾及利亞時,就視為不可分割的領土,並採取高度同化政策,鼓勵法裔人前往定居。

卡繆《異鄉人》的誕生地

法國知名哲學家卡繆的祖父輩就是其中的移民,他的父親是法屬阿爾及利亞第二代法裔人,卡繆本人也在阿爾及利亞出生,深受該國漫長且殘酷的獨立運動影響。

卡繆的中學及大學都在阿爾及利亞完成,他的代表作《異鄉人》就是以阿爾及利亞為背景,後來他因為這部作品在一九五七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被文學評論家譽為二十世紀百大必讀名著之一。

想不到,二十世紀的存在主義大師卡繆,是在阿爾及利的生活開啓了他對人的存在、孤立疏離以及對生活荒謬性的思考。

「或許每個世代內心懷抱著改造世界的夢想,我的世代知道在這個世代是無法做到,而他的任務或許更大,在於阻止這個世界的崩解。」當卡繆領取諾貝爾文學獎時,說出了這一番話。

獨立戰爭已遠 穆斯林在法國仍是異鄉人

阿爾及利亞獨立戰爭在上世紀五十年代爆發,當時阿爾及利亞反殖民武裝與法國軍隊打得非常慘烈,彼此都用酷刑虐待戰俘,完全沒有人道可言。不過諷刺的是,由於法國的同化政策,在阿爾及利亞的穆斯林因此產生認同錯亂,主動站在法國這一邊抵抗獨立運動,他們成為法國軍隊的一部份,人數大約是十七萬,他們在反殖民者眼中成為最可恨的叛徒。

當阿爾及利亞獨立後,這些「叛徒」在國內遭到殘酷清洗,部份幸運逃到法國的穆斯林,卻又不被法國接受,成為法國社會的邊緣人;他們深感法國背叛了他們,但法國政府一直沒有作出補救,使得這種怨恨一代傳一代無法消散,他們繼續是邊緣人。

如果說這些來自北非的穆斯林對法國構成威脅,倒不如先了解一下歷史。佛家說,前世因,今世果,真是不無道理。有評論以「文明衝突論」做出解釋,這不但沒有解決問題,反而是混淆視聽了。

(資料來源:中央廣播電台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