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吳晟盼放下紛擾 新作透露斯土斯民的愛與傷

圖片來源:中央社

集結吳晟從 21 世紀開始後所作的散文集「我的愛戀 我的憂傷」出版,透露對土地的真摯情懷。吳晟受訪表示,經過近日紛擾,只盼放下,回歸他傳達關愛土地的夢想。

吳晟最新散文集「我的愛戀 我的憂傷」是 21 世紀開始後所作散文,首度集結成冊,分為三卷,延續長年來認同母土,關心農村、社會的主題及真摯情懷。出版散文的洪範書店今天舉辦讀者分享會,讓吳晟向讀者訴說近年書寫的心路歷程。

面對這些年的社會紛亂與政治風雨,吳晟有著許多複雜的心情感受,對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事物,他解釋說,「我的愛戀有多深,憂傷就有多深。」

吳晟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表示,他對台灣這塊土地的觀念、思想跟情感,都是從童年延續到現在,一直不斷累積下來的,透過書寫把心情跟體會表達出來。

其中兩篇文章「失栽培」、「零用錢」,讓吳晟近日受到一些不同的讀者與媒體非議。他也回應,身旁的意見與想法嘈雜,讓他沒辦法靜下來書寫,但仍認真地把事件發生以來,遭受非議的心路歷程整理、書寫出來,目前已完成 2 / 3 。他說,「書出來後,覺得就可以放下。」

這些嘈雜讓他對近日發生的事情更有感觸,年紀已逾七旬的他解釋,之前參加兩個同學會,一個是國小、一個是屏東農專的五專同學會。他發現,國小同學裡同屆 60 幾個人已過世 26 個,這些同儕大多從農事或是基層勞工,而五專同學裡,大概 30 、 40 個只有 3 個過世,這些則多是教書或是公職。

在「失栽培」裡討論年金改革議題,是從這樣的對比裡,吳晟認為,自己相對是幸運的,從農、工階級的辛苦,鎮日為生活擔憂,健康可能不佳,自然衍生出同理心。

吳晟解釋,自己從事教職,但家裡務農,從小就去曬稻、繳穀做公糧抵田賦,能體會莊稼人的辛勞,更因自己長大後教書,也能體會公教人員的清苦。所以,兩個身分他都體會過,是自身經驗出發,認為很「好命」。

「零用錢」篇章,他則回想貧苦童年,最常跟母親講的就是「一角給我(台語)」,即便每天講但一學期也沒幾次成功,但只要拿到就讓他喜出望外。養成後來長大成人懂得給予,見到境況不好的親朋好友,更願意以好客的心態款待他們。

套用到現在社會,社會價值給予人民的標籤彷彿只剩「拚經濟」,卻如緊箍咒般套住台灣的進步成長,似乎生態平衡、環境污染、土地永續是,台灣整個社會只剩「顧肚子要緊」。

吳晟語重心長說,台灣人似乎在追逐利益下,放任對土地的漠視、破壞。可以花很多錢去外國看別人維持好的美麗景色,卻不願意花錢在保護自己土地與環境,難道台灣自然環境不美,或海邊、海岸、海景比不過其他國家。

討論到台灣價值觀的議題,吳晟說,歸結到人民沒有歷史感、也沒有未來感,用「現有現好」的心態只要「現撈」文化,只追逐當下的好處,卻不懂得考慮未來、替將來思考。

至於未來的書寫,吳晟說,待放下了紛擾,對外釐清這些遭受衝擊的過程,他還是要回到這本散文提到的「我的夢想」,對土地多點愛戀、少點憂傷,回到單純的關懷。

洪範書店主編葉雲平說,原本這本書的名字是取卷二的名「鄉間子弟鄉間老」,第二版只留「鄉間子弟」,最後想到吳晟老師書寫是融合了對土地人事物的愛怨交織,他永遠愛戀之至,所以憂傷。最後吳晟取了其中一篇「我的愛戀、我的憂傷、我的夢想」,也留下這本散文集的隱題「我的夢想」。

葉雲平解釋,對於吳晟土地因為愛的越多,才會伴隨傷心,在看完整本書之後,也才能懂「我的夢想」就是吳晟對於這片地的癡情。如他書裡「我的夢想,就在我們生於斯、長於斯的故鄉。」

1944 年生的吳晟,本名吳勝雄,台灣彰化人,屏東農業專科學校畜牧科畢業;任教彰化溪洲國中生物科,退休後專事耕讀。曾以詩人身分應邀美國愛荷華大學「國際作家工作坊」(Iowa Writers’ Workshop),為訪問作家。

(新聞資料來源 : 中央社)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