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白色恐怖追思會受難者兒子憶當年…「他們說我父親是個叛徒」

獻上百合花,白色恐怖受難者追思活動。 芋傳媒記者賴品瑀攝。

(芋傳媒記者賴品瑀報導)「不論判決書怎麼說,你的父親是一個正直而溫暖的好人,雖然在你的成長過程中他缺席了,但他愛著你們,用生命保護著你們。」白色恐怖受難者許貴標向槍決受難者吳鵬燦的小兒子吳將賓如此說。

受難者許貴標分享生命故事。 賴品瑀攝。

16 日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舉辦 2019 年威權統治時期政治受難者追思紀念會,以誦經、音樂會、分享生命故事進行,追思也不忘前輩的犧牲,更強調繼續守護台灣的自由民主與人權。這是人權館第六度舉辦追思會,約有百位受難者前輩與家屬到場參與。

受難者許貴標分享其生命故事,在 28 歲的某個清晨無端被捕,經秘密審辦即移到青島東路 3 號的軍法看守所。許貴標對當時的一切歷歷在目, 2 坪大的獄房擠了 20 多位獄友,幾乎無法轉身的擁擠,卻因為恐懼,互相不敢交談。來來去去的獄友中,吳鵬燦、連德溫兩人偷偷收集家屬探訪時帶去的牛皮紙、以飯粒做糨糊、一層一層的黏成厚紙板,再以糖果紙做裝飾,自製了一個書包送給他,上面刻著「1954 許貴標藏」。許貴標將其視為一生最珍貴的寶物,把起訴辯護書與判決書珍藏其中,直到 2014 年捐贈給國家人權博物館典藏,而 4 年後,吳鵬燦的小兒子吳將賓看到消息,兩人因此相認。

約有百位受難者前輩與家屬到場參與。向受難者紀念碑獻上百合花。 賴品瑀攝。

「他的眼神相貌、體型,都像極了他爸爸,不用旁人介紹,我一眼認出。」在許貴標的記憶中,吳鵬燦身材勇壯,總帶著笑容且才華洋溢。而吳將賓卻是從未與父親謀面,在成長過程中因沒有父親的陪伴而痛苦,雖想打探父親故事以解開謎團,但親友卻總是避談。

「我想認識我父親是怎麼樣的人,我調了檔案,資料上說我父親是一個叛徒,我還是不認識他。」而許貴標珍藏著父親送給他的書包,也終於讓他對父親有初步的印象,從許貴標與吳鵬燦短短幾個月相處的記憶中,一點一點的拼湊起自己的父親。吳將賓以文字委託人權館代讀,「我希望我們身上的民主自由,不要再有一樣的遭遇。」

許貴標再一次跟吳將賓說,「不論判決書怎麼說,吳鵬燦是正直溫暖的好人,雖然在成長過程中缺席了,但他愛著你們,當時怎麼逼供都他不透露家人與親友的事情,他用生命保護了你們,請諒解他、請像他愛你一樣的愛他,請以自己的父親為榮。」許貴標更盼,台灣的代代子孫都能享受著和平與自由。

「用愛與公義打造台灣和平的未來。」文化部次長蕭宗煌表示,在解嚴 30 多年後的今天,許多年輕人無法體會當時的肅殺,也不知道現在享受的自由得來不易,因此除了追思受難者的犧牲,更要傳承台灣人權演進的軌跡。

蕭宗煌表示,園區內紀念碑上刻有 7 千多位受難者的姓名,都是熟悉的名字,生死的日期也相近,這樣的集體創傷,不能假裝沒有發生。這些名字透露著上一代對他的期盼,每個名字更隱藏著一個或多個破碎的故事。

16日景美園區舉辦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追思紀念會,以誦經、音樂會、分享生命故事進行。賴品瑀攝。

追思音樂會曲目包括了電影《亂世忠魂》中,主角為悼念亡友演奏的〈星空下的小喇叭〉、前基隆中學校長鍾浩東最喜歡,在臨刑就義前請一同關押的受難者歌唱為他送行的〈幌馬車之歌〉、講述關押綠島心情的的〈火燒島的星〉、鄒族受難者高一生所做的〈春之佐保姬〉等。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