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馬非白專欄》布袋嘴機槍傷人事件,蔣家王朝劣根性之亂象

圖片來源:中央社

台灣擺脫日本殖民統治,淪入國民黨蔣家王朝政權手中,很多中國的惡質文化被帶進台灣,一些不肖台灣人也如魚得水地暴露出漢民族的劣根性,跟著蔣家王朝的貪官汙吏混水摸魚,加劇了台灣社會的亂象。

一九四六年四月十六日發生在布袋嘴(即今天的布袋鎮)的機槍傷人事件,就是這種現象的例證之一。

多位台灣史研究者在探討戰後台灣社會變化時,都曾提到布袋嘴事件,將之列為自蔣家王朝敗逃台灣後到二二八事變發生前,具有代表性的重大社會事件,與同年發生的員林事件、新營事件,並稱為一九四六年的三大社會事件。

布袋嘴雖然是個小漁港,卻因與中國廈門、福州、汕頭等地的距離甚近,在戰後海禁解除之際,立刻成為跟對岸互通非常頻繁的港口之一。蔣家王朝從基隆、高雄兩個大港,將台灣的大量民生物資運補到中國戰場,布袋嘴港一時也成為運出大宗米、糖的次要港口,布袋嘴就如此不幸地在一九四六年從中國傳入霍亂菌。

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台灣近代史上,曾經在一九一九年及一九二〇年發生過兩次嚴重的霍亂傳染,可是,經過日本殖民政府有效防治之後,一直到終戰時,已經完全絕跡。布袋嘴與中國的相通,竟然使絕跡的霍亂復燃起來。

起初的病例不多,負責布袋嘴行政的東石區署和布袋嘴警察所,都忙於謀取私利而不認為幾個霍亂病例有什麼可怕。半個月之後,病例卻迅速增加,更向南、向北擴散,省衛生單位此時才提醒必須將布袋嘴隔離起來。

一九四六年四月十六日,東石區署如夢初醒,調派荷槍實彈的警察和義警把整個布袋嘴全面封鎖起來,通往東石和鹽水的所有道路口都架起機槍,禁止人員進出。

圖片來源:Pixabay

當時的布袋嘴大約只有一萬人,這裡除了鹽田和海水之外,並不生產民生物資,必須仰賴外界供應,如今突然遭到封鎖,簡直形同世界末日來臨一般,搞得風聲鶴唳。

有關事件發生的經過,當時擔任《和平日報》嘉義區負責人的鍾逸人,在回憶錄中如此記述:「一些有辦法的人還是會鑽後洞買通關卡,悄悄跑出去買米、買柴回來,一些沒有錢又沒有管道的人,便眼睜睜看著有辦法的人進進出出,把一袋又一袋的米搬進來,反顧自己,只有挨餓受飢,等著死神降臨的份。」

「這些求生不得坐等只有死路一條的餓民,終於不顧一切集體衝破「防線」,接著,槍聲和慘絕的哀叫聲齊響宛如阿修羅場。」

事件發生後,消息遭到全面封鎖,鍾逸人在嘉義聽到風聲,就派了記者進入布袋嘴了解真相,並分別訪問東石區署的「半山」區長蔣重鼎和警察所黃所長,即在《和平日報》獨家報導,而引起很大的風波。

蔣重鼎和黃所長事後都否認報導是事實,要求該報更正,鍾逸人便找該報東石區負責人,也是朴子鎮副鎮長的張榮宗陪同,親自再到現場進行調查採訪,他們訪問了四位受害者和兩位目擊者,都證實了報導正確。

除了訪問之外,他們更認真地找到遭機槍掃射的門扇、窗檻,不但上面都有彈孔,連子彈都還留在裡面,他們設法把子彈挖出來請人鑑定,也證實都是機槍子彈。

隔天,《和平日報》繼續以顯著版面報導了調查採訪的結果,使得這樁事件的真相有了更完整的呈現。那幾天,該報因為報導此一事件而銷路大增,不過,蔣重鼎和黃所長則暴跳如雷,鍾逸人當時頗受了一些壓力。

出身於朴子的新竹縣長劉啟光(也是「半山」,屬於蔣家王朝的特務系統),曾經向鍾逸人關切該項報導,說了諸如「大家都是蕃薯仔,能饒人處且饒人」之類的話。

這次事件在當時到處一片混亂的情況下,蔣家王朝根本無暇處理,事實上也不屑處理,受傷民眾因投訴無門只好自行醫療,布袋嘴在此事件後不久也撤消了封鎖,所以,就不了了之。

比較嚴重的是,霍亂自此再度大流行,總計全島的罹患者多達三八〇九人,死亡者二二一〇人,死亡率五八%,後來獲得美國的醫療支援才受到控制。

想想論壇授權轉載,原標題:【被遺忘的歷史】機槍封鎖布袋鎮的傷人事件。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