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專訪】血的大肅清!是灣生也是228遺族 青山惠昭為人權持續奔走

勝訴之時,青山惠昭(中)帶著父親的照片,在台灣召開記者會。 圖片來源:青山惠昭 提供

(芋傳媒記者胡家銘報導)2019 年 2 月 28 日這天下午,二二八事件 72 週年中樞紀念儀式馬上就要開始,一群來自日本沖繩的參訪團,由一名頭戴平頂帽的長者帶領著,隨即步入活動現場。這位老翁非常健談,身體看起來也十分硬朗,除了臉上明顯的歲月痕跡外,一點也沒有年過七旬該有的姿態。令人感到好奇的是,一個日本人,怎麼會突兀出現在這個場合呢?

事實上,這並非他第一次來台灣參加這種官方的追思典禮,如此力行不輟,已然成為他每年的例行公事。記者透過深入訪談,得知他 1943 年(昭和十八年)出生於「社寮島」(今基隆和平島),是位名符其實的的「灣生」,現定居在沖繩。不過,除了「灣生」的身份外,他另一個與台灣的關鍵連結,則是二二八事件的受難者家屬,也是第一位因二二八事件而獲賠的外國人——青山惠昭。

青山惠昭。
芋傳媒記者胡家銘攝

回顧這段歷史因緣,一切都要從他的尋父之旅開始說起。

青山惠昭坦言,自己對父親的印象很模糊,也非常陌生,頂多只知道他是死於「1947 年在台灣的暴動事件」。「當時的我真是一知半解!」

青山惠昭表示,台灣在解嚴之前,談論「二二八」是個敏感的禁忌,相對的,多數日本人也不是那麼了解。他回憶,直到解嚴後,台灣內部對於二二八事件的討論與研究逐漸鬆動,相關的資訊也因此藉由各種管道傳遞到海外,加上侯孝賢的電影《悲情城市》在日本上映後,「二二八事件」才在我的腦海中有了初步的認識,並且與父親的死產生了連結。

1995 年,台灣成立了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開始受理受難者家屬賠償等相關事宜,也間接促使他追求父親亡故的真相。從此,青山惠昭馬不停蹄地來回台灣與沖繩,開啟了一場另類的「尋父之旅」。

昔日基隆社寮島(今和平島)。
圖片來源:青山惠昭 提供

青山惠昭先是向沖繩法院聲請父親的死亡宣告獲准,後來藉由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的協助,結合當地媒體和學者進入調查,結果顯示,青山惠先確實是首位外籍二二八受難者,因此,青山惠昭據此向基金會申請賠償。

但事情總不盡人意,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原本同意賠償 600 萬元,卻遭當時的內政部以「《二二八事件及賠償處理條例》沒有將外國人列為賠償對象」,以及「日方應基於『平等互惠』,對『台籍日本兵』與『從軍慰安婦』給予賠償為原則」等理由,發函給基金會指示不准賠償,駁回青山惠昭的申請。

血の大粛清!

談及青山惠先的死,得先追溯到這個背景。相信絕大多數人對於「二二八事件」的理解,大概是「戰後的動亂與經濟恐慌,人民失業眾多,生活困難,復以陳儀擔任行政長官期間,軍政措施失當。1947 年 2 月 27 日,適因當局取締私煙引發衝突,導致擴及全島的官民抗爭,無辜人民遭受波及,頗多傷亡。」時至今日,也只有 2 月 28 日當天成為「和平紀念日」,卻鮮少有人知道,二二八事件過後,接踵而來的腥風血雨,即國府軍在 3 月 8 日及 9 日所展開的「三月大屠殺」。

由蔣介石調派的國府軍21師於基隆登陸,展開全島的「三月大屠殺」。
圖片來源:青山惠昭 提供

3 月 8 日是日,由蔣介石調派的國府軍整編二十一師抵達基隆,開始了一場全島性的「血的大肅清」,而青山惠昭先生的父親青山惠先,則不幸在此次鎮壓中遇難。

按史料記載,日本統治時期的台灣,有不少來自沖繩的琉球人來到台灣定居,其中以基隆社寮島附近的港口為最大聚落。青山惠昭的母親渡慶次美江是琉球人,在當時跟隨從事總督府林務工作的祖父來台;而青山惠昭的父親青山惠先,本是鹿兒島的遠洋漁夫,倆人在台灣相識相戀,進而結為連理,定居於基隆。

青山惠昭的父親青山惠先(前排中)結婚照。
圖片來源:青山惠昭 提供

不過,好景不常,隨著太平洋戰爭的戰事吃緊,青山惠先接受國家徵召從軍,離開了甫出生五個月的青山惠昭,前往越南西貢支援,之後遭英軍俘虜,下落不明。1945 年戰爭結束,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許多在台日本人陸續被「引揚歸國」,但青山惠昭的母親卻不斷地申請延後日期,只為了打聽丈夫是生是死。

然而,青山惠先並沒有因戰爭而喪命,而是被關進盟軍集中營,獲得釋放後,1946 年便直接從越南回到了故鄉鹿兒島,於是,他馬上寫信給在基隆的妻子報平安,並且催他儘快返鄉團聚。

但青山惠昭與母親卻一直等到了 12 月才能離開基隆,起初先被遣送回日本,到了鹿兒島時已經是隔年的 3 月。或許是思親急迫的關係吧,青山惠先似乎無法等待,因而在 2 月底倉促搭船回基隆想尋找妻兒,豈料,竟不幸陷入屠殺,從此與家人天人永隔。

一次陰錯陽差的擦身而過,竟成了青山家的生死別離。

青山惠先即將登陸基隆社寮島的同一個時間點,台灣剛好爆發「二二八事件」,因為曾是日本軍人的身份,加上言語不通而遭國民黨軍隊逮捕,自此音訊全無。

1949 年年底,青山惠昭 5 歲,母親接到從台灣傳回父親的死訊;據聞,當時一名自稱與青山惠先同船來到台灣的日本人小橋川,認為他極有可能被國民黨軍隊用卡車載走後,在社寮島的千疊岩一帶被處決。此外,也有社寮島居民口傳,青山惠先和其他三位琉球人被國民黨軍隊在八斗子海邊槍斃。

青山惠昭提到,殷切思念父親的母親自此未再改嫁,只是象徵性地在戶籍欄上留著「青山惠先」四個字憑弔。至於,提及與台灣相關的一切,母親最多僅透露:「台灣的食物好吃、台灣人好相處」,其餘就沒有了,或許是怕勾起太多與父親在台灣的和樂記憶吧!

青山惠昭説,父親生死成謎這件事對我們家衝擊很大,母親回到琉球後,雖然獨立將我扶養長大,可是,她心中一直是懷抱著傷痛走過這段陰暗時光,也沒有勇氣再次踏上台灣這塊傷心地,就這樣帶著遺憾與世長辭。

青山惠昭國小三年級時的模樣,攝於沖繩。
圖片來源:青山惠昭 提供

「跨海尋父之旅」,終於出現一道曙光。

自從賠償申請被拒絕後,青山惠昭始終不肯放棄,就這樣奔波台日持續纏訟,儘管已身心俱疲,仍舊讓他盼到了好消息。2016 年 2 月 17 日,台北高等法院以調查報告中所指出,「當年青山惠先所搭乘的船隻確實遭到國民黨軍隊襲擊,船上的人員確實失蹤。」,且依《二二八事件及賠償處理條例》為國家賠償的特別法,並未規定不適用於外籍人士,因此判決青山惠昭勝訴,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依法須應賠償青山惠昭新台幣 600 萬元。

台灣的媒體也報導了首位外籍遺族獲賠的案例。
圖片來源:青山惠昭 提供

當時前國民黨立委蔡正元甚至透過臉書發文批評:青山惠昭先在台灣勝訴,證明台灣仍有皇民在統治,台灣仍是皇民的殖民地。青山惠昭並沒有多做回應,反而非常感謝台灣許多團體的奔走與幫忙,像是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等,因此,他希望台灣的受難者及其家屬,能夠早日看見公義被彰顯。

同時,他也指出,除了自己的父親,尚有三名沖繩的受難者,目前因證據不足而無法申請賠償,他表明:「既然是我開了這個先例,我就有責任替其他日本人的受難者後裔爭取權益,現在只是開始。」

二二八事件中的沖繩受難者。
圖片來源:青山惠昭 提供

最後,青山惠昭強調,「台灣是我的故鄉。」既然時代造成的悲劇已是事實,我們只能竭盡所能地追求真相、還原歷史,並且協助受難者恢復名譽、弭平遺族的傷痛。「這才是阻止下個不幸的最好方法!」青山惠昭堅定地說道。

信仰「和平」與「人權」的青山惠昭,曾就讀琉球沖繩大學美術系,主修陶藝和繪畫,是為藝術創作者。
圖片來源:青山惠昭 提供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