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黃宗玄專欄》槍口下的台灣藝術巨人:陳澄波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陳澄波,曾是個不能被提及的「名字」。台灣人被迫噤聲,而不敢訴說他如詩一般的故事!時至今日,在這蒙昧的時代,許多被遮蓋住的好事、壞事,也在威權褪色下,慢慢、慢慢地露出原初的色彩。這色彩,恰似陳澄波筆下的景物與人物的靈動、輕巧、活潑,以神奇的韻律,圍繞…

陳澄波的人生,宛如戲劇一般,正巧跨越了 1895 年(馬關條約下,台灣被割讓)到 1947 年(二二八大屠殺)。他一出生,就面臨台灣命運的交叉口,使得陳澄波,內心有許多認同的糾結。「我到底是誰?」;「我要去哪兒?」這是陳澄波最常問自己的問題。母親早亡,陳澄波一手由祖母帶大,自小受的是私塾漢文教育,13 歲入公學校,開始接受日本式的教育…

陳澄波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從小,陳澄波就很喜歡畫畫。獨特的天賦與愛好,可以在他的日記本中,一窺真相。他喜歡紀錄生活中的細碎日常及市井小民的點點滴滴… 因此,陳澄波自小就發願要將手中的畫筆,以繽紛的色彩,推向日本帝國美術院展覽會(帝展)。帝展,是 1919-1935 年,日本改制為日本帝國下,更名的。此時期,美術的潮流走向了浮世繪融合西畫之鮮豔顏色的新轉變!

當時的台灣氛圍,學習藝術是個能夠翻身的機會。只要台灣的藝術作品,能夠入選帝展,將會是新聞與報紙的頭版頭條!這股動力,不只驅使著陳澄波持續拼搏的關鍵,也是在他熱愛的繪畫中,莫大的肯定。公學校畢業後,他進入了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當時的師範學院,與台大醫學院齊名;現在分別為: 台北市立大學博愛校區、國立台北教育大學),遇見了他的重要啟蒙老師-著名的水彩畫家 石川欽一郎。

石川欽一郎著重寫生訓練與水彩技法,讓陳澄波在此時期,逐漸掌握住繪畫的寫意及描摹精髓。1917 年,自國語學校畢業後,他到公學校中,擔任教員。1921-1923 年,他帶著學生們到處寫生,描繪台灣各地的特色!出生在嘉義農村的陳澄波,特別喜歡用簡單的筆觸,述說鄉下的秀麗景緻,善於寫景的他,總是將濃重的顏色,以畫筆輕巧地帶著,讓嘉南平原上,抬頭可見的玉山,如此地波瀾壯闊,而堆積在上頭的白雪兒,閃爍著太陽照射下的光澤與空氣中的一絲絲冰寒…

陳澄波畫作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淡水夕照中,西式的洋樓與古式的磚瓦平房,羅列在淡水港邊!建築,是淡水古城的特色,有西班牙人的遺留與荷蘭人接著蓋上的紅毛城,在畫面中,彷彿穿越時空一般,望見空氣中一股熱鬧的氛圍!在人來人往的貨物貿易港灣,一切都是如此新鮮與神奇… 陳澄波的畫作,帶給人們一種極深的親切感,以及對土地的深深眷戀!然而,就像許多今日的年輕人一樣,他的內心依舊有著一顆不安分的靈魂,在心頭不斷燃燒、燃燒著熾熱的火光,周圍彈跳起飛濺的黃色火苗,躍動…

1924 年,陳澄波以三十歲的「大齡」,考入東京美術學校圖畫師範科就讀,他的偶像,正是梵谷,可以說:「在追逐夢想的路上,他是一位行動的巨人!」此時,台灣、中國、日本,都有他的展覽足跡,儼然是個世界級的人物了。然而,或許內心對自我認同的那股聲音,牽動著他… 他因友人引薦,到當時的上海藝專授課,並獲得中華民國的應聘!且一路順遂,直到 1932 年,一二八事件,中國發生反日風潮,一切都走樣了。陳澄波不只處處受排擠,更因擔心家人的安危,讓身處在異鄉的他,只好趕快回到台灣…

回台後,陳澄波不僅繼續描繪鄉土,也與幾個朋友組成繪畫聯盟,繼續深耕圖畫的養分與突破!而事情一直到,1945 年,台灣終戰,一切似乎急轉直下。許多看起來是歡欣的背後,卻是眾多悲慘的結局… 由於,陳澄波曾經到過上海教書三年,所以算是半山(會說中國語的台灣人)。猶記得,他在台灣【光復】(其實是轉進)之後,還歡天喜地得畫了張有著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的畫作,歡迎祖國…

就像一條剪不斷、理還亂的毛線。這樣的錯綜複雜認同,或許一直在陳澄波的心底蕩漾著; 同時,也是那時代人,對於中華民國,這樣的祖國,內心有著一個美好憧憬的大大誤會… 受私塾漢語教育的陳澄波,在一路正規求學後,都是在日本體制長大的孩子,他整整度過了五十年的日治時期,但他或許萬萬沒想到:

那個阻止他繼續將家鄉美好景色持續創作的魔王,竟然是:「他口中、心中所愛的祖國…」

1947 年 3 月 25 日,身為二二八調解委員會成員的陳澄波,被中華民國的軍隊,雙手反綁,在嘉義火車站前的噴水池畔,被羞辱遊街與亂槍打死!他最後的身影,依稀可見胸口的彈痕,雙眼仍未閉上,可見他的不甘… 陳澄波對這片土地的愛,與他的認同,都在那個時代裡,做出最好的詮釋:「沒有國,哪有家呢?」時至今日,閱讀到陳澄波的這段歷史,內心仍然波濤洶湧,餘波盪漾!那是個對歷史,最大的控訴,也是劃時代下的重要人物!生於 1895 年-卒於 1947 年 陳澄波。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