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馬非白專欄》報導真相卻被中國報復…曾百花爭鳴的人民導報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geralt

終戰到二二八事變的一年半期間,台灣報業曾經有過一段百花爭鳴的短暫光景,蔣家王朝政權雖然還沒有能力進行有效的控制,但是,它已經使用特務和司法的手段干預新聞言論自由,有了這個開端之後,蔣家王朝就展開箝制新聞言論自由的鐵腕政策。

當年的《人民導報》就是被開第一槍的,我們來看看當時的原委。

《人民導報》在王添燈(時任台灣省參議員)擔任社長時期,就曾因一九四六年六月八日所發的一則新聞,遭到特務和司法有計劃的反撲。

假「誹謗妨害名譽」的罪名行干預新聞自由之實,掀起當年非常轟動的控告風波。

《人民導報》是在一九四六年一月一日創刊,當時與林茂生博士創辦的《民報》齊名,都是以揭發蔣家中國國民黨政權貪污舞弊的新聞而受到廣大讀者肯定,卻也是蔣家中國國民黨政權派在台灣的統治集團亟思剷除的對象。

該報原來的社長是由台灣行政長官公署教育處副處長宋斐如擔任,後因該報尖銳反政府的立場而被迫改組,才改由王添燈接任社長。時隔不到一個月,即發生這件控告風波。

一九四六年六月八日,該報總編輯蘇新綜合農民運動領袖簡吉(老台共幹部)提供的資料、高雄特派員周青的實地採訪及日治時代著名作家呂赫若的查證,親自撰發了高雄警察結合地主欺壓佃農的新聞。

這則新聞的內容大意是這樣的:

「高雄市大港村農民莊垂火被地主蔡湖搾取過量穀物,引發糾紛,地主發動流氓強行索租,莊垂火無法如他們所願,遭流氓毆打,連出面調解的農民張保在也被砍傷,並強行搶割,於是,激起村民義憤抵抗。」

「蔡湖心有不甘,就請他的親戚林迦區長與警察局林姓祕書商量,在六月六日率領武裝員警二十多人,到莊垂火家開槍示威,並逮捕農民二十餘人。」

蘇新還親自為這則新聞下了標題。主標題是:「日人統治時代之暗影,又重演於今日之高雄」。副標題是:「警察壓迫農民」、「警察為地主走狗與日人統治時代無異」。

人民導報因抨擊高雄市警察局欺壓農民,遭到國民黨政府控告。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新聞在隔天見報後,讀者的迴響非常熱烈,不過,中國國民黨統治集團卻極為懊惱,特務系統及黨務系統都強烈主張不能再繼續縱容《人民導報》,經過兩天的研究,決定由高雄市警察局長童葆昭出面澄清,並提出控告。

童葆昭在十一日寫妥聲明啟事,經過層層審核,據說曾達到當時的台灣最高當局,大家都認為沒問題後,才從十五日由官方的《台灣新生報》連續刊出三天,同時向台北地方法院提出告訴。

童葆昭說明的情節與該報的報導完全相反,說成是莊垂火糾眾將蔡湖父子打傷,警方獲報才前往逮捕施暴的農民。他控告王添燈和蘇新「誹謗妨害名譽」;另外,高雄警察局也恐嚇周青說要抓他,周青被迫辭職離開高雄。

台北地方法院起初依照慣例力勸雙方和解,但政治黑手在此時介入司法,正好雙方都堅持不願和解,於是,在四個月後判處王添燈一年有期徒刑,罰款一千元,褫奪公權一年。

人民導報社長、台灣省參議員王添燈。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王添燈不服向台北高等法院上訴,併發函給台灣省記者公會,說明整個事情的經過,強調該新聞完全根據事實報導,「童局長之提訴,不外為保持官威,以意氣用事,巧弄國法」,公會曾派代表向高等法院表示關切。
台北高等法院在十一月二十五日開庭時,因旁聽民眾太多,出現罕見的爆滿場面。該報這次準備了更多證據呈庭,包括現場照片、農民驗傷證明等,莊垂火等多位農民也出庭作證。

王添燈在陳述時指出:「地主和農民衝突,警察局只能進行調解,不應該偏袒地主,迫害農民,甚至打傷農民。」

隔天,所有非親中國國民黨的報紙都大篇幅報導審訊情形,《民報》甚至以全版刊出審訊問答內容,讓社會大眾充分瞭解整個事件的真相。中國國民黨的台灣統治集團評估社會反應後,改變原來企圖打擊王添燈的策略,由童葆昭以撤銷告訴收場。

由於中國國民黨政權確實腐敗、倒行逆施到了極點,累積的民怨終於在翌年的二二八中引爆。

然而,事變爆發不久,不但《人民導報》立即被封閉(當時先後被封閉的報社還有好幾家,所有的言路都被蠻橫斬斷),王添燈更遭到逮捕殺害。

在這件官司風波中,擔任《人民導報》辯護律師的是日本早稻田大學法學部畢業的林桂瑞,蔣家中國國民黨政權曾遭到特務的恫嚇,由於他不願馴服,繼續為王添燈強力辯護,使得警方最終非常沒有面子地撤銷告訴,因此,隔年王添燈橫遭不幸後,他也在一九四七年三月九日被武裝憲兵登門強行逮捕,從此下落不明。

想想論壇授權轉載。原文標題:【被遺忘的歷史】報導真相卻被「祖國」報復的《人民導報》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