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談新時代惡托邦 中國作家:現實比小說更荒誕

圖片來源:中央社

中國作家盛可以今天在台北國際書展以自身作品為例表示,制度經常扭曲人們的命運,而現實往往比小說更荒誕;這些荒誕的事得以被貫徹,則是因為人們的「恐懼」。

盛可以成長於 1970 年代的湖南益陽農村。她在 2002 年開始創作小說,作品聚焦中國貧困階級以及農村婦女遭剝削的故事,曾獲首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郁達夫小說獎、中國未來文學大家TOP 20 、英仕曼亞洲文學獎(Man Asian Literary Prize)等獎項。

她上午出席台北國際書展座談,講題為「太平盛世?或新時代的惡托邦?」。

她在座談過程提到,童年時中國推行計畫生育,她曾親眼目睹村中大量婦女被強迫帶到醫院結紮,隨後蓋上棉被,用兩輪板車拖回村中,這對她的寫作影響非常大。因此,在她的小說中,每個人物不祥或悲劇的命運都與「制度」密不可分。「我甚至覺得,是制度扭曲了他們的命運」。

盛可以說, 2003 年廣州發生「孫志剛事件」。當事人因為未攜帶暫住證,遭當地警方惡意扣留。孫志剛之後因頂撞警方而遭拒絕保釋,最後更被警方毆打致死。她的作品「北妹」就是以當時的廣州為背景,描寫一群農村女性前往當地工作,必須以提供性服務才能取得暫住證。

她表示,在這樣的制度境下,女性只能透過肉體換取生存的機會;而擁有權力者也確實透過權力剝削、侵犯這些女性。

盛可以也提到,她的作品「野蠻生長」則描述了中國 1983 年全國嚴打運動,中央要求地方政府在一定的時間內必須達成破案率、死刑執行率目標。許多人無故被捕、被判死刑,因此家破人亡。

另外,她近期在台灣出版的奇幻文學「錦灰」,則描述一個小鎮意外發現山中有金礦,政府決定開礦致富,更提出「建設新樂園」等口號,接著推行統一少數民族、摧毀教堂、生活統一分配等,雖然短暫致富,最終卻發生饑荒,政府還制定違背科學常識的法令來因應。

她說,「我們時常無法理解,許多不符合常識的事情,為什麼能被貫徹到底,說到底(原因)就是恐懼。每個人都在恐懼,所以每個人都得說假話來保護自己。最終,假的就變成真的一樣」,「這個世界會有多麼荒誕,會有多麼黑色幽默,有時可能是小說都達不到的境地」。

盛可以表示,有許多內容在中國大陸是不能書寫的,因此她想透過奇幻文學的方式,盡量與真實拉開距離。古代政治環境不好時,文人用春秋筆法,以隱晦的方式寫作,「每個年代都有自己的問題,需要作家去面對。人要找到生存的方式,作家也要找到寫作的方式」。

(新聞資料來源 : 中央社)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