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神鵰俠侶創作一甲子 謝金魚祁立峰對談金庸作品

(芋傳媒記者邱家琳攝)

(芋傳媒記者邱家琳報導)2018 年 10 月,武俠小說泰斗金庸(本名查良鏞)因病逝世,讓廣大書迷感到悲痛不捨。遠流出版社特別在今年台北國際書展打造「金庸茶館」,展出金庸的手稿墨寶,並舉辦講座「神鵰俠侶創作一甲子」,邀請歷史小說家謝金魚與《讀古文撞到鄉民》作者祁立峰對談,探究金庸小說的扣人心處與時代意義。

遠流打造金庸茶館。
圖片來源:中央社資料照

講座以《神鵰俠侶》為引子,從文學與歷史的面向切入,討論金庸作品的出版流變,讓跨世代的讀者相互交流。主持人榮恩表示,科幻小說家倪匡曾開玩笑說,若沒有金庸的作品,香港《明報》可能會倒;《神鵰俠侶》從 1959 年起在《明報》發表,今年即將迎來60週年、創作的一甲子,也是最常被改編為漫畫、電影與電視劇的作品,即使是沒看過的人也都知道楊過與小龍女。

講座「神鵰俠侶創作一甲子」。
芋傳媒記者邱家琳攝
講座主持人榮恩。
芋傳媒記者邱家琳攝

金庸筆下的武林,是一個令萬千讀者心繫神遊的世界。祁立峰指出,當時的家長很兩極,有一派家長說不能讓小孩讀金庸瓊瑤,不然會沈迷,但就是這兩個作家寫得太好,才會一直讀下去,他父親是另一派家長,認為讀金庸可以增加語文能力與國學常識,他第一本讀的作品是《連城訣》,將人性醜惡、復仇慾望表達到淋漓盡致。

「武俠小說是在有限史實之間,創作出無限可能。」謝金魚認為,探究那個時代是否有凌波微步,就不用談下去了,重點是有沒有抓到時代氛圍,像「射雕三部曲」談的是國仇家恨,寄託宋代人對於金國與蒙古的歷史記憶。這些故事有各種歷史的錯誤,但較真不完,你對書的享受也會大幅下降,史實與故事的拿捏,真的挺難的。

在不同時期,讀金庸的作品也會有不同的體悟。謝金魚說,以前會覺得郭靖是好人、楊康是壞人,但長大經過各種苦楚後,你會重新思考楊康真的有辦法殺掉完顏洪烈,一個對自己這麼好的養父嗎?就像台灣人常說「生的請一邊,養的恩情大過天」,楊康當然有小人的一面,但他不只有利慾薰心,武俠小說在某種程度來說,也反映了某種現實。

歷史小說家謝金魚。
芋傳媒記者邱家琳攝

關於金庸的新舊版本的差異,祁立峰指出,《神鵰俠侶》作為承上啟下的作品,在原版還沒改動前,郭襄與楊過有著兄妹情誼,但在新版之中,兩人的感情變得很曖昧,郭襄被金輪國師擄走時,幻想如果自己早二十年出生,可以變成「大龍女」,如果小龍女沒有在故事出現,讀者都覺得他們兩個人就要在一起。

祁立峰認為,金庸之所以推出新版是因為「盛名之累」,金輪法王變成金輪國師、尹志平改名為甄志丙都是被後人抗議,一般小說家不太會這樣修改,但這也是一種選擇;倪匡也曾說過,金庸只要被別人指出不對,就會修改內容,是一個追求客觀、面面俱到的作家。

《讀古文撞到鄉民》作者祁立峰。
芋傳媒記者邱家琳攝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