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政黨金主難回澳洲 黃向墨案反映澳抗中干政

圖片來源:Scott Morrison 臉書

中國富商黃向墨申請入籍澳洲被拒,且被取消永久居留權(PR),身在海外的他無法返回澳洲。他從澳洲兩黨金主到有家歸不得,反映澳洲真的在強硬對抗中國對國內政治的干預。

「玉湖集團」創辦人黃向墨從 2011 年起定居在雪梨。媒體 6 日報導,他 1 月前往泰國,不清楚目前身處何方。

黃向墨曾向澳洲朝野兩大黨自由黨和勞工黨捐過大筆政治獻金。

澳洲「特別廣播服務公司」(Special Broadcasting Service)今天報導,黃向墨沉寂數日後發表聲明,要求兩黨退還政治捐款,並表示對自己遭受不公待遇感到遺憾。

黃向墨說,他被取消簽證的理由是「莫須有」的某種猜測,充滿偏見,毫無依據,這不是他所相信的自由、民主、法治、公平的澳洲。

他說,自己仍保持對法律和正義的信念。至於政治獻金問題,他說他的捐款都合法,而且都是應相關政黨和政治人物的懇求而捐贈。

黃向墨要求,如果澳洲政治人物認為這些捐款不妥,應退還捐款,收到退款後,他會把這些捐款改捐慈善機構。

「雪梨晨驅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報導,黃向墨常出現在政黨捐獻活動中,並捐款 180 萬澳幣(約新台幣 3930 萬元)協助雪梨科技大學(UTS)成立「澳中關係研究所」,一度被前澳洲貿易部長羅布(Andrew Robb)稱為「有遠見」的人。

他捐款成立的澳中關係研究所,由前澳洲外交部長卡爾(Bob Carr)擔任所長。

黃向墨是羅布的捐款來源之一,前澳洲參議員達斯蒂亞里(Sam Dastyari)也曾與黃向墨過從甚密。

達斯蒂亞里 2015 年嘗試說服一名高階政治人物不要跟一名中國異議人士見面。達斯蒂亞里也被錄到曾警告黃向墨,他的電話可能遭澳洲情治單位監聽。達斯蒂亞里和黃向墨的通話毀了他的政治生涯。

達斯蒂亞里後來被指收錢支持親中政策, 2017 年辭去參議員。

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SIO)曾調查黃向墨和中國共產黨的關係,雪梨晨驅報也公布調查結果,顯示隨著情勢發展可能造成澳中間的政治餘波與加深緊張關係,人在境外的黃向墨被禁止入境澳洲。

報導分析,黃向墨從原本的優雅到失勢,對澳洲是一記警鐘。這讓大家認識到共產黨的影響力及活動並非無害的,而且在澳洲的影響力日漸深遠。

黃向墨幼年生活艱困, 2001 年在深圳創立「玉湖集團」, 2011 年移居澳洲,創立一家購物中心,之後在澳洲發展房地產等事業。

黃向墨在澳洲政壇是有名的金主。他 2012 年 11 月首度捐款給澳洲勞工黨新南威爾斯省分部 15 萬澳幣。同日,他的兩名親密友人也另捐出 35 萬澳幣。

自由黨方面,黃向墨也和若干自由黨人士打交道,包括羅布和前總理艾波特(Tony Abbott)。他曾捐贈 10 萬澳幣給羅布的募款組織,也曾在自由黨的選舉募款活動上捐出逾 80 萬澳幣。

澳洲情治單位警告,共產黨利用在澳洲的代理人影響政治討論並壓制澳洲華裔族群的不同聲音。

黃向墨後來擔任「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促進會宣稱是非政府組織,目的在促進中國和澳洲間的文化和經貿關係。他說,和平統一促進會「一個中國」的理念與澳洲外交政策相符。

不過,雪梨晨驅報和世紀報(The Age)報導,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是中國共產黨統戰部的分支。

統戰部主要任務是擴展中共在海外的影響力,直屬於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是加強共產黨在中國及海外特定議題的工具,包括削弱美國盟友和聲索包括南海在內的爭議領土。

2015 年,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黃向墨派代表團前往北京參加統戰部會議,和統會受到共產黨官員表揚,並敦促和統會繼續「爭取盟友獲得國際支持」。

黃向墨在澳洲的關鍵「盟友」是指澳洲華人社區領袖、新南威爾斯省勞工黨華裔議員王國忠(Ernest Wong)。王國忠先前被曝已成為中共情報機構統戰的對象。

黃向墨於 2015 年延攬王國忠成為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顧問。 2015 年,黃向墨和王國忠曾訪問台灣,拜會台灣政治人物。

黃向墨和兩名澳洲和統會成員曾捐助 50 萬澳幣給勞工黨新南威爾斯省分部。之後前新南威爾斯省財政廳長、勞工黨要角魯增達爾(Eric Roozendaal) 2014 年接受玉湖集團聘用,擔任集團副董事長。

2016 年 6 月,黃向墨安排達斯蒂亞里在中文媒體上發表談話,重申中國駐軍南海的論點。澳洲國防部發言人康洛伊(Stephen Conroy)當時在南海問題上槓上中國,黃向墨警告勞工黨,他將收回原先應允的 40 萬澳幣捐款。

不過,好景不常, 2016 年,黃向墨在澳洲的政治影響力從高峰開始走下坡。

2016 年底,澳洲安全情報組織警告勞工黨和自由黨若干重要人士,黃向墨的捐款應被視為他和共產黨連結的產物。

隨著「世紀報」和澳洲廣播公司(ABC)播出的「四角」(Four Corners)專題節目揭露黃向墨和達斯蒂亞里間的交往,上述警告訊息最終在 2017 年廣為人知。

達斯蒂亞里 2017 年辭去參議員,黃向墨也消失在公眾焦點中,也不再活躍於澳洲和統會中,政治人物開始疏遠他。

澳洲政府 2018 年展開抵制中國影響力的運動,並在聯邦議會推動通過「反外國干涉法」,試圖切斷海外政治獻金。此舉被認為主要目的是針對北京日益增加的影響力。

黃向墨從「有遠見」、「受禮遇」的捐助者,到如今受困國外,被禁止回到澳洲豪宅、遠離他龐大資產企業和妻小,這或許是澳洲當局對北京發出的最強有力的訊號,澳洲真的在對抗外國對澳洲政治的干預。

(新聞資料來源 : 中央社)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