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反對公視小編撿到槍?滿嘴仁義只會被殺個片甲不留

圖片來源:公視台語台 臉書
圖片來源:林艾德 臉書

這名媒體人的話,如果在理想的民主社會大概算不上錯,不過在去年 1124 中國勢力藉由媒體影響台灣選舉而大勝後,見到這種反對小編撿槍的言論,只會讓我想起兩個中國春秋戰國時的故事。

第一個是宋襄公對陣楚國的故事,當時由於兩者實力有差距,他的謀士建議談和,但宋襄公回應說:「楚國兵強馬壯,但缺乏仁義;我們雖然勢單力薄,卻是仁義之師。不義之兵怎能勝過仁義之師呢?」

於是他做了一面寫著「仁義」的大旗與楚軍隔河對陣。第二天天亮,楚軍開始渡河,宋襄公的謀士建議趁機出擊,但宋襄公指著那面仁義的旗子回答道:「趁人渡河時攻擊,算什麼仁義之師?」等到楚軍全部渡河完畢,開始佈陣時,謀士又建議要趁此時攻擊,而宋襄公依然拒絕並回答:「趁人佈陣之危,還算仁義之師嗎?」

第二個是秦國攻打趙國時的故事,當時趙王任命趙括為主帥,趙括是名將趙奢之子,自認絕頂聰明、軍事才能天下無雙,趙奢在世時,父子間談論兵法,趙括常能在談笑間就把父親辯得啞口無言。

但面對眾人對趙括知識的崇敬,趙奢卻沒有替兒子感到驕傲,反而不以為然地說:「戰爭是關乎生死的大事,他說起來卻是一派輕鬆彷彿事不關己,如此態度,若讓他擔任大將,必定失敗。」

有些媒體人,大概就像宋襄公一樣,相信你不需要特別做什麼,反正仁義必勝;有些,大概像信任趙括的人一樣,覺得只要講得出道理,我們就可以輕輕鬆鬆地等著一切照道理進行。

只是最終不是這樣。宋襄公的軍隊後來被殺得片甲不留,他自己也中箭負傷,逃回國內後沒多久就過世了;而趙括也在那場著名的長平之戰中身亡,40 萬趙軍全被秦軍坑殺,只能說不能打的趙括就是「紙上談兵」的由來。

回到台灣,難道媒體的職業道德不重要嗎?難道客觀的知識跟事實不重要嗎?當然,這些都非常重要,但我們都要理解,所有知識跟倫理的重要性都是因為人類可藉此追求自由平等乃至於幸福的生活,而不是它們本身有什麼特別值得驕傲之處,這在平時也許沒有差別,但當你自由平等的生活方式受到威脅時,你使用道德跟知識的時機及方式就會格外重要。

近年假消息的量與影響力逐漸增劇,許多電視新聞台甚至加入渲染假消息與政客造神的行列,大量且立場偏頗的報導對台灣民主構成極大威脅。
圖片來源:Pixabay

例如面對中資媒體的假新聞統戰、面對那些幾乎是廣告般推崇統派政治人物的新聞,台灣媒體光是不屑、光是想著「我把新聞內容做好自然會有觀眾喜歡」,對我來說反而是沒有職業道德的表現。媒體的最高道德應該是讓民眾得到真正客觀的資訊來源,所以當別的媒體在大力放送親中的假新聞,你的道德責任就不只是把原本的新聞做好,而是用各種方式來有效果地打擊假新聞、打擊不客觀的偶像新聞,讓民眾知道這些中資媒體的偏頗,否則,所謂的「探照燈」,照到的只是你的一部分真新聞跟其他中資媒體虛構或刻意營造的假新聞,民眾怎麼可能藉著這樣半真半假的資訊做出合理判斷?

由於打擊假新聞或偶像新聞,在社會觀感上不是什麼具有新聞水準的事情,又容易被民眾貼上民進黨側翼之類的標籤就像公視台語台小編一樣,所以稍有追求的媒體人都不太願意做這種事,例如有位媒體人這樣回應那些說他打擊假新聞、打擊政治偶像崇拜新聞力道不夠的言論,他說:「對於垃圾,你要我花多少時間說他垃圾?」言下之意,他對垃圾沒什麼好說的,說多了反而是對他水準的污辱。

但這個問題,我的答案會是:「這些媒體有多垃圾,就該花多少時間罵他垃圾。」

因爲我們都知道,趙括的知識不是真正的知識,宋襄公的仁義也不是真正的仁義,真正的知識跟仁義應該是能讓自己的社群過更好的生活,而不是犧牲社群博取自己的虛名。

一位有水準的媒體人,在台灣面對威權政體的威脅時,

真正的知識、真正的職業道德,此時此刻都應該用來保護台灣的自由民主、用來對抗中國勢力入侵,以中立為名放著敵人的侵略手段不管絕對不是中立,

以媒體素養為理由放棄批評只是把自我名聲放得比社會更高,這都是變相的投降,都是以錯誤迂腐的道德標準畫地自限,無意間替中國的媒體統戰鋪平了道路。

原文出自林艾德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相關連結: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