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曹長青專欄》新年美洲送台灣機會

圖片來源:Nayib Bukele Twitter

華人大年三十這天,南美洲的薩爾瓦多舉行總統大選,主要有 3 位候選人競爭,選前呼聲最高的保守派商人、獨立候選人布格雷(Nayib Bukele)第一輪就過半,贏得 53.8%(87% 選票統計結果),第二名傳統保守派政黨候選人拿到 32%,第三名左派候選人(執政黨)只獲 14%。

布格雷當選薩爾瓦多總統,具有 4 個特殊意義:第一,標誌執政五年的左派政府被終結,薩爾瓦多向右轉,加入南美洲的巴西、阿根廷、哥倫比亞、秘魯、巴拉圭等保守派執政行列,成為傾向市場經濟、清廉政治、親美國的政府。薩國總統一屆五年,上次大選,左派遊擊隊長出身的桑契斯(Sánchez)當選總統,把這個國家帶向遠美國、親中國的左派行列。這次布格雷當選,如同一個月前就職的巴西總統一樣,將把該國帶向保守派的親美方向,等於同為右派的川普總統在美洲又增加戰友。

第二,競選期間布格雷就痛批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是「獨裁者」。他當選後,薩國新政府將會支持委國反對派「臨時總統」,從而增大對馬杜洛的壓力。《華爾街日報》說,布格雷的當選,是給委內瑞拉人民的「禮物」。尤其在歐洲議會高票通過承認委國臨時總統之際,南美洲又有國家給馬杜洛「補一槍」。

去年 11 月白宮安全顧問波頓提出古巴、委內瑞拉、尼加拉瓜是「暴政三套車」,就標示美國不再像以往那樣把解决古巴問題視為唯一優先。薩爾瓦多向右轉,不僅美洲又少一個左瘋總統桑契斯,同時又增加一個布格雷領導的保守派政府,這對美國對付暴政三套車的戰略格局,可謂有了薩爾瓦多,優勢更多。

第三,布格雷當選,將增加其它國家人民的選擇勇氣,即不再受傳統兩大黨限制,而選擇獨立候選人。薩爾瓦多過去三十年都是左、右兩大傳統政黨執政。但這次人民厭倦了,因左派執政五年,薩國經濟衰退,腐敗嚴重,治安严重惡化。原來傳統右翼大黨執政,也有弊案。所以,這次 37 歲的布格雷以獨立派出來競選總統,強調反貪反黑反體制,像川普(更有巴西新總統)等以建制外的姿態,贏得選民強烈支持。

薩爾瓦多總統選舉,布格雷(Nayib Bukele)支持者慶祝勝利 圖片來源:擷取自網路

超越兩大傳統政黨,獨立政黨和候選人崛起並當選,是當今世界一個相當令人矚目的政治景觀。像南美第二大國墨西哥,左、右兩大傳統政黨候選人都敗選,第三黨異軍突起,其候選人當選總統;南美第一大國巴西,也是兩大黨都敗北,以「南美川普」著稱的堅定保守派贏得總統府。更早些,按人口全球第六大(2 億)的巴基斯坦大選,也是傳統左右兩大黨都被選民淘汰,前板球國手領導的政黨崛起,一舉贏得國會多數而出任總理(巴國是內閣制)。從墨西哥、巴基斯坦,到巴西、薩爾瓦多,這已成為一道政治風景線:選民不看重傳統政黨歷史多悠久,而看重獨立候選人是不是有魄力改革,帶領國家走新方向。

第四,薩爾瓦多早在 1913 年就與中華民國建交,但 2018 年 8 月,在左派總統桑契斯主導下,屈從中國金錢誘惑和壓力,與台灣中斷邦交,而與中國建交。斷交次日,這次當選總統的布格雷所屬政黨《民族聯盟》(GANA)黨主席葛耶哥斯(Gallegos,也是國會第一副議長)表示,等明年總統大選我們反對黨贏了後,就儘快與台灣恢復邦交。當時他還感謝台灣政府和人民歷年來對薩爾瓦多的貢獻。他承諾:「如 GANA 總統候選人布格雷贏得大選,我們會要求他儘快恢復台薩邦交。」

所以,布格雷當選總統,薩爾瓦多與台灣恢復邦交的可能性不僅存在,而且機會很大。如台薩復交,將是對中國一個打擊,就看台灣蔡英文政府是不是努力爭取。去年初,巴西總統候選人(今年元旦就職總統)主動訪問台灣,卻被當時外交部長李大維冷遇,蔡英文總統也是不見(她起碼應以黨主席身份接見),錯失兩國領導人建立親密關係的機會。這種冷遇,可能出自對巴西政局的無知,也可能怕惹怒中國,當時北京有抗議,因過去 44 年首次有巴西總統候選人訪台。

這次,薩爾瓦多變天,與台灣斷交的左派下台,民進黨政府能看到這個特殊契機嗎?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