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尖尾週記》冀望人類治癌的奇蹟發生在台灣!

主人夫婦、梁兄、我,四個人坐在客廳,不太知道該講些什麽。這是週日下午,也是士林地檢署公開宣布對中央研究院翁院長放棄上訴的前一天。之前有消息傳來,士林地檢在週六曾全天開會討論此事,但究竟做何決定沒人知道。所以我們只能胡思亂想,一下子覺得依照慣例,一審無罪、檢方有理無理必定上訴,一下子又覺得既然需要開會討論,可能是內部有反對聲浪,不必太悲觀。翁院長也強調,依照中研院行之有年的技術移轉程序規定,是由「智財移轉處」負責與廠商談判授權條件後,交「秘書處」呈副院長審核簽署,院長在技轉流程中毫無職權,但檢方卻以「公務員違背職務貪污罪」起訴他,實在莫名其妙,總算一審法官明察、打臉檢方,應該不會一錯再錯。但我們不禁聯想到陳水扁前總統與郭瑤琪前部長,因為這兩個案子也都是違反「法定職權說」、被依「實質影響力說」泡製出來的司法冤案,翁院長會不會成為台灣司法史上的第三例?

前中研院長翁啟惠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在這樣的心情煎熬下,尖尾深刻體會到人民何以對司法喪失信心:因為一旦進入司法訴訟,就像墮入一個你不認識的世界,這個「異世界」由一小群「異形」在掌控,自有一套超越常理的運作邏輯;即使是一個清清白白的人,也得面對無法克服的「不確定」,命運不是由你的清白來決定,生死完全是操在司法官的一念之間,這叫做「自由心証」。

就像一般人在面對危難的情況下,我們自然而然地談起宗教信仰來。翁院長說,有許多基督徒朋友兩年多以來關心支持,於是他也開始閱讀《聖經》。但最稀奇的一件事,是他曾三次搭到同一輛計程車,是一位牧師利用晚間「兼差」,一認出他就開始傳講耶穌,讓他感受到信仰的力量。第三次下車時,那位牧師運匠對他說:「我們以後不會再相遇了。」梁兄聽了說:「我們基督徒相信,這是上帝差派的天使。」嫂夫人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她提到自從案發後,媒體與輿論未審先判,把他們說成是十惡不赦,讓她不想再到常去的教會,因為「害怕會給教會帶來不必要的困擾」。翁院長在一審判決無罪之後表示:「正義雖到,名譽難復」,聽來令人感傷。但也確實如此,一個人的人格評價、甚至許多舊有的人際脈絡、工作型態、生活步調,是經不起公權力暴力割裂的,一旦留下深深瘡疤,要如何復原呢?

好在司法官之中仍有正義之士,經過士林地院李世華、趙彥強、彭凱璐三位法官細心審理、發掘真實,最後在判決書中一再嚴正批駁檢方起訴是「主觀臆測推論之詞」、「各該推論均純屬臆測之詞,並忽略事實」、「令人匪夷所思之推論論據」,讓士林地檢署終於收手。雖然這個決定是對的,但我們還是很遺憾,因為士林地檢所宣稱的理由是:「依現有証據,上訴也不會改判有罪」,而不是「依無罪推定原則,不再上訴」,這代表檢方所在乎的仍然是「定罪率」而已。

尖尾一方面為翁院長慶幸,另一方面不得不想到,翁院長離完全平反還差最後一哩路,那就是一年半前監察院通過對他的彈劾案,目前仍在司法院「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待審。當時監察院都是馬系委員,出動破天荒的 4 位委員查案,再加上 9 位審查委員全數同意彈劾,可說傾巢而出,展現高度的嗜血性。更可議者,監院在調查期間未給當事人到院澄清的機會,不像管爺是三度約詢拒來。現在司法平反了,監察院呢?報載那位主查委員毫無愧色地回應說:「監察院是調查翁啟惠的行政違失,和刑事案件的調查範圍不同。」這種說詞有兩個問題:第一、果真兩者不相干的話,公懲會為何要在一審判決前同意停審?何以會認為法院判決有助釐清事實、可以避免兩機關的裁判歧異?再者,如果監察院只管行政違失的話,何以彈劾文一半以上引自檢察官的起訴書?難道檢察官閒來無事,也在調查翁院長是否有「行政違失」?

說穿了,整個事情就是過去一再上演的藍營「獵巫行動」。

對付扁朝政務官時,立法、行政、司法、媒體中的黨國勢力一呼百應、鎖定對象,群起而攻之,直到「非我族類」被殲滅。

圖片來源:尖尾週記

退一萬步說,假設當初通過的彈劾文「不小心」觸及刑事指控,那麽現在是否應該就引用這些被法院指為「令人匪夷所思之推論論據」,表示道歉、加以更正呢?門都沒有啦!平反是法院的事,監察院「依法」不可以認錯的。依什麽法?尖尾去年八月就在委員「談話會」正式提案,想修正〈監察法施行細則〉第 31 至 35 條的相關條文,讓已確定的糾彈案件可以比照未通過的案件,只要發現原先內容有重大不實或疏漏,都可以適用「覆查」或「特別覆查」的規定,重新審查,以提供被冤枉彈劾者一個救濟管道。要猜猜結果如何嗎?答對了:門都沒有!看來翁院長的彈劾案,只好讓公懲會以「退件」來救濟,否則就得沈冤下去。

翁院長是我台南一中同屆不同班的同學,很巧,我們兩人的生日只差一天。雖然做為一個和識分子,把所學回饋台灣的心志我不輸他,但他在科學上的成就絕對是我望塵莫及的,尤其他研究多醣分子的量產方法,是全世界頂尖的發明,獲得數十項專利,都讓給中研院。而最新的突破是生產某種用在乳癌治療的醣分子,並且已經獲得初步的人體實驗成果。前一陣子他的胞弟寫信給我,其中一段話讓我心中的感動久久不能平息:「我哥哥將畢生研究成果都奉獻給國家,⋯⋯他只冀望人類治癌的奇蹟發生在台灣!」

或許就是這樣一個宏願,惹惱了一群「心向祖國」者,可惜多數的台灣人眼睛裡也只有發財奇蹟,沒有治癌奇蹟,只在乎中國怎樣嚇台灣,不在乎國際社會怎樣看重台灣;所以翁啟惠被任意糟蹋,他們無感。

這不是台灣人的悲哀、什麽才是?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