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時代力量黨員看黨員大會歧視言論亂象

時代力量黨主席黃國昌。 芋傳媒記者邱家琳攝

早在本人還在就讀高中的 2015 年起,便與時代力量黨有所接觸,在那個太陽花剛結束、反課綱開始前,我政治與社運啟蒙的階段,就正好隨著當時新起的第三勢力政黨時代力量同步,因此對時代力量一直有所感情,更在 2016 年期間承蒙黨的照顧,在時代力量混了口飯吃。

就算 2017 年離開台北,來到彰化求學,離政治或是社運圈越來越遠,我依然與時代力量黨內我認識的工作人員有所聯繫,儘管外界對於時代力量有所質疑,但因為我知道還有一群優秀、努力的政治工作者,在這其實明眼人都看的出來有問題的政黨努力,希望能堅持住一些最初的理想,我個人對時代力量依然保有友善的態度,也在 2018 年入黨,正式成為時代力量的黨員並報名參加黨員大會。

結果今天的黨員大會,讓我如夢初醒。

作者尹若宇為時代力量黨員。
圖片來源:作者臉書

今天,一位我所認識的黨內原住民夥伴,在黨員大會上提出未來黨的決策小組必須保有原住民族跟少數性別的保障名額的提議,結果開放意見發言時,讓我大吃一驚。

有黨員認為「原住民保障名額,是原住民霸權,這樣原住民躺著都能進決策」。

有黨員說出「原住民住在山上很快樂…」這種明目張膽的歧視語句 ,成為本日經典 VIP。

有黨員表示「原住民保障名額是特權,跟國大代表一樣」,這位黨員國中的公民課一定被數學老師借走了。

更有一位具有醫師身份的黨員認為「我們男性漢人就能幫原住民、女性爭取權益,不需額外保障」,充分展現了所謂漢人傲慢、漢人責任,我把你們原住民當人看,在好好保護你們。

「我支持保障原住民,但是…」、「原住民其實很優勢啊」、「你們原住民跟女性應該要自己爭取權益啊」、「我們要團結,別分太細啊」各種荒謬言論鏃繁不及被載

然後,當這個提案進入表決,反對票數以絕大多數的優勢壓倒贊成票數。當我在後面看到眼前高舉滿滿一片的反對票數的手時,整個氣憤到臉頰發麻。

時代力量組黨初期強調進步價值與審議式民主,進入國會後也持續做進步價值的倡議,並試圖推動訂定《反歧視法》,近日召開黨員大會,黨員卻歧視言論百出。
圖片來源:中央社

時代力量是一個自詡為進步而多元的政黨,從 2016 年選舉不分區立委提出第一順位候選人便是原住民身份,就是為了主張我們是個重視多元,必須讓所有族群都實質品等的政黨。結果怎麼兩年後,黨裡面充斥的這種荒謬的歧視言論?而黨的高層在台上默默不語地放任台下歧視的火焰狂燒,絲毫沒有要阻止的意思?這個提案確實不完美,也有很多可以討論的技術問題,我也看到有黨員提出相關的建議。但基於本黨的精神,這個提案根本沒有否決的選擇,只有該如何過的選擇,否則本黨便會顯的矛盾,更是否定了憲政民主國家中所有保障少數的實質平等制度的精神,這樣時代力量根本沒有資格自詡為進步的政黨。

時代力量是否是個歧視原住民的政黨,我目前保留懷疑的態度,但我很確信的是,這個黨裡面充斥著歧視原住民的聲音,而且這個聲音是多數。

投票結束後,我站在北新路上抽了根煙,不太能整理自己的混亂的腦袋,然後這才發現,我現在的心情跟去年 1124 公投結束時的失落一樣,憤怒、傷心、失望。

如夢初醒,我終於想通了。

原來,我依然困在同溫層裡頭,只是另一個同溫層中間的同溫層而已。

當然,我依舊對我認識的那些努力在黨裡面奮鬥的政治工作者夥伴充滿敬意與信任,真的謝謝你們一直以來的努力。

但就整體而言,這樣的黨,恕我無法在支持。

再啦幹。

原文出自尹若宇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早在本人還在就讀高中的2015年起,便與時代力量黨有所接觸,在那個太陽花剛結束、反課綱開始前,我政治與社運啟蒙的階段,就正好隨著當時新起的第三勢力政黨時代力量同步,因此對時代力量一直有所感情,更在2016年期間承蒙黨的照顧,在時代力量混了口…

尹若宇さんの投稿 2019年1月12日土曜日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