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專訪】新科議員張之豪:找回光榮不再悲情,才能和基層一起走向獨立建國

圖片來源:張之豪提/Dennis Chien 攝

2018 年 11 月 24 日九合一選舉、公投綁大選,東奧正名公投鎩羽而歸,執政黨民進黨更在大選中失去六座原本執政的縣市,全台加總得票數慘輸中國國民黨超過百萬票,台灣政治版圖再次大幅更動,所以芋傳媒邀請到挺過這次反執政黨浪潮、順利攻入基隆市議會的民進黨籍新科議員張之豪,來向大家分享自己參與正名公投宣傳與投入選戰的心得及檢討,以及張之豪對自己與對民主進步黨的改革展望與期許。

張之豪先前擔任蔡英文競選團隊和總統府文稿小組,因為極少出外勤,所以當時頭髮也留得超長。
圖片來源:張之豪 提供

受訪者:基隆市第五選區新科議員張之豪

芋傳媒記者簡翊展採訪整理

Q1:政治立場是否改變過,什麼時候開始認同民進黨,原因為何?

張之豪:政治立場改變過嗎?差不多小學到國中之間有一個改變,但我也不認為這算什麼改變,因為一般台灣的學生若沒有特別去交代和栽培,通常都會受到教育的影響,這是一定的!但是我開始理解政治和政黨是什麼意思,差不多是在十二三歲這段期間,從那時候開始我媽媽就都投給謝長廷了,所以我也沒有什麼政治立場的改變。

但是國家認同就有啦,我自己是從前對民進黨就有好感,長期都是有好感,但是開始對國家認同和意識有一個概念,是等到我出國讀書的時候才發生的,我差不多十二歲時出國去加拿大讀書,去了之後開始思考「台灣是不是一個國家」這個問題,啊差不多就等到彭明敏教授選總統的時候,就有一個比較清楚的概念:就是認為台灣要獨立,台灣要建國。(此段原為台語,詳見台語逐字稿 1)

記者:這會當寫入去 honnh?(台語,華語翻譯為:這可以寫進去嗎?)

張之豪(台語):這當然,無問題啦!(台語,華語翻譯為:這當然,沒問題啦!)

基隆青年陣線發起人張之豪(中)與基青陣成員一同整理許梓桑古厝,讓古蹟再現風華。基隆青年陣線是 318 運動之後,一群熱衷在地文化的基隆青年共同成立,並積極參與包括古蹟整修、舉辦工作坊等,希望重新找回基隆的在地精神和文化。
圖片來源:張之豪提供

Q2:你投入議員選舉的動機與契機是什麼?

張之豪:我投入議員選舉以前我是在總統府服務,啊原本我也是在民進黨黨中央替總統寫稿嘛!
原本算是一個小幕僚、一個政治工作者,希望以政治工作者的身份希望能對台灣政治有更多的影響,促進更多的改變。啊但是,差不多是進去總統府和中央黨部之後,漸漸地就覺得說,我們台灣所面對到的問題很多,包括整個政府行政體系的進步性不足,進步性不足是包括台灣主體意識 的不足啦!(此段原為台語,詳見台語逐字稿 2)

再加上民進黨和本土陣營的政治人才其實有面臨斷層的危險,那另一方面我除了在總統府和中央黨部工作以外,我也一直都在地方做社區營造的工作,社區營造縱使做得相當的有成就感,但是呢,我自己覺得還能再發揮更多,我應該可以做的不只是社區營造而已,我做社區營造是 part-time 在做,我如果 full-time 去做的話……我當時其實時間被地方和中央切成兩半,社區營造越做越覺得地方是需要更多人投入,所以我就決定把總統府的工作辭掉,回來基隆全心全力投入。

記者:啊大概是啥物時陣決定 ê?(台語,華語翻譯為:大概是什麼時候決定的?)

張之豪:差不多舊年 ê 五月左右仔,算是置總統府服務滿一年左右仔。(台語,華語翻譯為:差不多去年五月左右,算是在總統府服務滿一年左右)

張之豪團隊設計的募款小物——迷你宣傳車,由於選舉經費有限,這次競選並未租用宣傳車,只有出動這款火柴盒宣傳車。
圖片來源:張之豪提供

Q3:你為何會支持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

張之豪:因為這是我長期以來的立場嘛!台灣應該要正名,用台的名義去參加所有的國際組織和活動,尤其若是台灣已經是會員國的組織,這是更加有必要來去改名。(此段原為台語,詳見台語逐字稿 3 )

台灣正名是一個漸進式的運動嘛,我們叫做台灣正名運動,運動的意思就是持續地前進,不斷地追求新的成果,啊東奧這個奧會的正名就是我們整體正名運動的一環。像我們過去在 WHO 希望能以會員國的身份參加,也是類似的意思,因為 WHO 是聯合國的周邊組織,希望藉此能更近一步參與聯合國周邊組織的活動,然後我們在組織中可以被以「Taiwan」來稱呼,也許我們還不是聯合國的會員國,但也希望能以漸進式的方式,先一腳踏進去再兩腳踏進去,最後全身都能進去,一步一步地走進去。

而東京奧運也是一個重要的場合,奧運期間必能得到國際大量的關注;另一方面現在台日和台美之間也是空前友好,所以也希望能掌握這樣的絕佳時刻讓 Taiwan 這個名字被世界看見。這些都是相對性的,在可以用 Taiwan 的時候一定盡可能用 Taiwan,即便不能用 Taiwan 的時刻,也不能選擇用中國台北或中國台灣嘛!

作為運動者或者作為政治工作者,我們永遠都是以考一百分為目標,東京奧運就是我要考一百分,可能我們很努力了,我們卻只考了八十分、九十分,但是我們是以要考一百分的意志和準備來去挑戰。(華語)

張之豪投入東奧正名活動,團隊募集超過 500 份公投連署。
圖片來源:張之豪提供

Q4:你認為這次正名公投失利的原因為何?

張之豪:正名公投…這次的公投並非是所有本土派、獨派都認為在這刻個時刻推動正名是最好的,我個人認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而且台灣人民尚未感受到這件事情的迫切性,另一方面呢,我認為這次全部的公投也都面臨到一個問題,首先是宣傳的時間很有限,我們在沒有充分宣傳的情況下,我們運動者要如何好好向台灣社會述說這個東奧正名的重要性,以及為什麼要在這個當下推動,我們並沒有和完整地向整體社會宣傳,我們作為運動者必須深切反省。

另一方面呢,其實不止東奧正名,所有的公投我們都有很大的挫敗,挫敗的並不只是東奧正名而已,我們不能單一地看東奧正名公投。首先就是公投宣傳的時間有限,再來就是整體社會也受到非常多其他不同的議題拉扯,不論是其他的公投題目或當下正在發生的政治現象,這些都讓東奧正名沒能成為這場選舉的主角、選戰的主軸,所以我覺得這些都有影響。

但我們作為台灣獨立運動者這種小挫敗我們根本不該放心上,我們是一直在各種的挫敗中淬鍊、成長,失敗了,我們再來就好,我們繼續努力推陳出新,做出更好且更多的宣傳,增強我們論述的深度廣度,我們應該從中學習到的就是這個!

張之豪競選總部主委交由現任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主席陳南天(著灰色西裝者)擔任。
圖片來源:張之豪提供

Q5:基隆市長和市議員選舉結果合乎團隊的預期嗎?

張之豪:我們的團隊是指誰?我自己的團隊還是整個基隆市的團隊?

記者:你自己的團隊!

張之豪:基隆市長和市議員選舉結果喔…當然沒有啊!預期嘛,是分成兩種,一種是主觀的期許;另一種是客觀的分析,在我主觀的期許當然是我們民進黨的議員能夠在議會過半、甚至要全壘打,然後市長能夠高票連任,但是……客觀上我對這場選舉的分析就比較不樂觀,客觀上基隆整體結構長期以來就是藍大於綠,那如果有比較重大、像韓流這種事情來的時候,自然不可避免地會受到很大的影響,那另一方面,這次我們基隆市的議員提名人數也比較多,那……提名這麼多人的狀況下,應該先評估我們的得票基數有沒有那麼高?

這其實是足冒險 ê,汝若博有過汝就「大獲全勝」,汝無博過汝就是像這蓋….(台語,華語翻譯為:這其實是很冒險的,你若賭贏就大獲全勝,你若賭不贏就是像這次)

記者:像恁安樂區原本應該是會使「保三」honnh,結果報四个,尾仔變做「保一」(台語,華語翻譯為:像你們安樂區原本應該可以保三,結果提了四個候選人之後變成保一)

張之豪:哦!汝有置咧注意 honnh?(台語)

記者:嘿啊!(台語)

張之豪:阮這區就是有這款 ê 狀況,對我來講是焉爾啦(華語翻譯為:我們這區就有這樣的狀況,對我來說是這樣啦…)我雖然有上,但我並沒有很高興,因為我們的前輩、同志這麼多人掉了,接下來在議會我們的力量也折損很多,這當然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

安樂區過去兩屆市議員選舉,民進黨都是提三席保三席,2018 年嘗試增加到四席,結果造成多人高票落選,保三變保一。
圖片來源:中央選舉委員會

Q6:你如何看待安樂區民進黨市長票高於正名公投同意票這件事?

張之豪:就如同我看到市長票多於每一項的公投!這次的公投我們每個人就是拿了那麼多張的公投票嘛,所以自然會有連帶的影響,我不會只是把這次公投解釋為東奧正名公投的挫敗,只能說我們沒有成功實在很可惜。那市長的票多過於公投票也不只這一項,是十項公投都不如我們預期,市長的得票也多過了我們議員整體的得票啊,選民也相當大一部分有分裂投票的狀況,所以選民可能市長投給林右昌,但議員並未投給民進黨籍的議員。

啊其實長期以來都會這樣,這是全台灣各縣市都有的狀況,不只是基隆而已,同樣的道理,這個狀況也會反應在其他的議題,像這次的正名,多數選民其實感受不到它的急迫性嘛!如果說是在 正在比奧運的時候,正在發生的時候,我們就來看看那時支持正名的聲量有多大!我可以保證,一定會很大的啦!但是如果到那時才辦公投就已經來不及了,若是到那時才投票也來不及申請正名了,但是我們台灣的社會就是這樣!(此段原為台語,詳見台語逐字稿 4)

每天有太多太多的事情在把我們的注意力轉移開,這樣我們就不可能二四小時都在關注正名這件事情嘛!所以我看待這件事情也是平常心啦,感覺到挫敗與失望,但我們就繼續努力吧!「就焉爾啦」(「」內為台語,華語翻譯為:就這樣吧)

張之豪於 2014 年響應「民主小草計畫」,參選基隆市安樂區鶯安里里長。
圖片來源:張之豪提供/Makoto Lin 攝

Q7:你如何看待這次民進黨的選舉結果,你認為原因為何?

張之豪:唉,大家都在找戰犯!假設我是不具公職身份的人,可能我每種東西都要挑一點、每一點都要給他檢討一下,但我今天是民進黨籍的公職,所以我認為我們在檢討的東西其實也不多,就是我們自己!「其實咱定定聽著一寡人無選著,in 就會講拍拚了無夠」(華語翻譯為:其實我們常常聽到一些人沒選上,他們就會說是打拼不夠。)我們努力不夠!

聽起來可能很制式,但問題就在於說,有哪一個候選人敢講自己真的努力夠了?「嘛無嘛,就準講有選著 ê 人,in 嘛毋敢保證講家己已經將所有 ê 工作攏做甲足足足、做甲滿滿滿」(華語翻譯為:也沒有嘛,如果是有選上的人,他們也不敢保證自己已經將所有的工作做足做滿)所以努力不夠雖然是聽起來制式,但也是一個很正確的答案啦!

那我覺得終歸幾個大的原因來看,就是我們民生的問題沒有處理好,中央也好、地方也好,就是人民一向對我們民進黨的要求是很嚴格的,這是事實!人民往往在對民進黨的要求比國民黨更嚴格,這也是事實,就沙包黨啊!

記者:這我會當寫入去無?(台語,華語翻譯為:這我可以寫進去嗎?)

張之豪:「這當然會使」,那對我們來說比較嚴格,這個也是給定的前提嘛!這在我們成為民進黨政治工作者就必須要有這樣的覺悟了,就是要接受比別人更嚴格的標準,無論是工作表現、無論是意識堅定與否、理念的純度,這些東西通通會是我們受到檢驗的重要項目與準則,我們要逃避也逃避不了!

所以說總歸幾個因素,首先是我們民生沒有做得更好,另一方面呢,我們整體黨的系統,府院黨的協調性與靈活度、彈性都沒有展現出來,那這個是選舉技術的問題,選舉機器應該能夠運作地更強大!而這次是地方選舉,其實我們的地方執政並沒有帶來我們預設要達到的那樣地優秀,一定是這樣的嘛!「一定是焉爾 ê 嘛!」這一點就是在選後,我們民進黨還沒有多去做檢討的一部分,重點就在於——我們綠色執政有沒有真的那麼好?也許就是不夠好嘛!所以我們敗選的候選人才會都說了「歹勢,咱拍拚無夠」那我們就認真來看待,我們就是努力不夠,我們一定要再做得更好。

那過去有一些施政、地方上面沒能讓選民感受到有被照顧、服務,沒能讓選民覺得滿意,因為這樣,我們也就只能更加努力了!再來就是說,我覺得從這裡面也可以學到一個重要的教訓,就是說

「無論汝 ê 理想有偌懸偌大」我們仍然要先將民生和經濟的問題處理得很好,在我們要推動我們的理想和價值的時候,人民才會是我們的後盾。

(「無論汝 ê 理想有偌懸偌大」,華語翻譯為:不論你的理想有多遠大)

這件事情我覺得是本黨長期以來所缺乏、必須要趕緊追上的一個平衡。我們的理想價值很崇高,也有很多前輩後輩大家前仆後繼地去推動這些倡議並實踐這些價值,但是這個東西需要伴隨實質耕耘,包括日常的政治、民生,民生也需要我們花等量,甚至是更多的心力去維護和經營,唯有這樣,才能夠讓這個社會支持我們去做其他更崇高、形而上的理想。

2016 年總統大選期間,張之豪任職於蔡英文競選團隊文稿小組。
圖片來源:張之豪提供/Joan Huang 攝

Q8:你認為林右昌市長渡過反執政黨浪潮、順利連任的原因為何?

張之豪:我們基隆市長年以來藍大於綠,有很長一段時間是國民黨的市長怎麼選都上,甚至幾度讓本土派連市長候選人都推不出來,2014 年算是基隆的非國民黨陣營度過了一個藍大於綠的寒冬,林右昌上任後為基隆帶來一個很大的不同,就是……終於有一個市長像個市長,有一個認真看待自己職務的市長,我認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因為在林右昌上任成為市長以前,很少有能夠將基隆市長做好的市長,所以說因為有林右昌市長的認真與努力,讓基隆人感受到,「以前市長是缺席的,但是現在終於來了一個會認真做市長工作的市長」,做好做壞大家自有公評,但是大家真的感受到了這個市長有認真在「做市長」,並且有在爭取建設,除了日常的政治以外,林右昌有在做更長遠的規劃,一些更宏觀的建設藍圖在他手中一點一點在實現,光這一點就會讓基隆市民非常有感,再加上說國民黨派出的人選不是非常了解基隆,就讓林右昌市長連任上比較順。

當然,這是單就在地方的脈絡之下。我也可以給你更宏觀的分析,在我看來高雄這次的選舉,我個人感覺啦,中國的介入著足很深,這一點怎麼樣看得出來呢?就像現在選後幾天了,「已經幾工矣?十八仔嘛!」(華語翻譯為:已經幾天了?已經 12 月 18 日了!)

記者:嘿,已經超過三禮拜外矣!(台語,華語翻譯為:對啊,已經超過三個禮拜多了!)

張之豪:對啊,已經三個禮拜多,是不是現在電視每天都還在報韓國瑜的新聞?選舉就已經過多久了?現在難道還在選舉嗎 ?你若是不知道的人搞不好還以為現在還在選舉,這是什麼意思?表示什麼?(此段原為台語,詳見台語逐字稿 5 )

表示媒體宣傳的機器還在運動,而資源和重兵都集結在高雄嘛!把高雄這一場當作他們唯一或者最重要的仗來打嘛!「中國是 phênn 性命置咧高雄拚」,所以當然焦點都在高雄嘛!相對來說我們基隆就沒有這件事情,「甚至講汝新聞嘛毋啥置咧報嘛,別位嘛仝款啦,雲林啦、宜蘭啦,只要毋是六都」(華語翻譯為:甚至說新聞也沒什麼在報,別的地方也一樣啦,雲林或宜蘭,只要不是六都……)或是像我們這種縣市其實都沒什麼在報,我們也可以這樣看,如果當這些統媒資源集結在同一個地方的時候,那這個地方的本土陣營必然會受到很大的威脅。

那我覺得這次基隆這次能夠渡過韓流,也有一個重要因素在這裡!「若准講基隆嘛像 in 彼款 ê 拍法,歸工新聞四、五台作伙置咧報」(台語,華語翻譯為:如果說基隆也像這種打法,整天新聞四、五台在報)你說國民黨會不會拿更多票?聲勢會不會更強?有可能啊!啊如果對手像韓國瑜那樣子,藍到不行又紅到不行的那種,又會跟你「練痟話」,如果他也符合這些統媒喜歡的元素的話,也許他也可以這樣操作!

所以從地方角度來看就是:市長認真;從宏觀的角度來看就是:統媒也好、中國也好,他們沒有把資源放在這邊!

張之豪競選經費不如其他候選人豐裕,競選團隊以摩托車掃街,堪為不對稱戰爭的典範。
圖片來源:張之豪 臉書

Q9:你認為民進黨還可以如何改進?

張之豪:可以如何改進喔?當然就是我們必須要在民生議題上更加努力,就是「對基層的照顧是本黨最重要的事情。」當然我們台灣這個國家有很多需要改革的地方,這點我們當然是要堅持,就像是「年金改革」,我相信本土派一定沒人對這有意見啦!但是有一些其他的改革,我是覺得可以不用這麼趕,像是「空汙」,我講的「空汙」是像是「汽機車排放」這種的,這可能是很嚴重的問題,但是確實也是我們基層人民的「生財工具」嘛!他有可能還在貸款,像貨車啦、計程車啦,這都是長期以來對我們民進黨相挺、給予我們支持的人,這種問題若真的要改革的話,也不是說不可以,只是不用那麼趕。包括農漁民的照顧,我認為這確實不是這兩年我們民進黨認為比較要緊、優先的議題,這次的選舉我們也看得出來,我們農漁民以前對我們那麼相挺,這次的反彈就有多大!

如果說以前就沒有支持我們,就不算是反彈嘛, 那就是說以前對你們那麼共相挺,結果你執政之後沒有好好照顧農漁民,我們的政策沒有好好地來去處理農漁民的需求,當然馬上就反應出來了!所以我認為本黨在這方面一定要更加注意。

啊另外一方面就是説,千萬不要因為選舉一時的挫敗,就讓我們一些進步的改革退縮回去,我們千萬別再退了,我認為說我們已經是走得很快、很遠了。如果現在為了接下來執政的穩定,你沒有辦法堅持向前行、跨出較大的腳步,我認為這不要緊,但是不要再縮回去、不要再閣倒退回去了!因為我們已經為了這個進步的問題受傷很重了,血也流了很多,我們如果現在選擇縮回去,我們流這些血就會很可惜、很浪費!所以説我們流了這麼多血就是為了改革,既然如此,我們現在可以不用走那麼大步,但是千萬不要縮去,這點我認為民進黨必須要非常注意!

另外一方面是我們黨的組織也要有很大的進步,很大的改變,因為現在是網路的時代,選民的耐性是愈來愈短,選民的要求也愈來愈嚴格。在這個選民愈來愈嚴格的狀況下,我們黨改變的腳步也要加快,我們對新媒體的操作技術也要進步,無論是「直播」亦是網路上的文字啦、圖啦、輿論啦,我認為「論述」我們也要加強。

以前很多網路上的『義勇軍』會替我們贊聲、講話,但是過去這一兩年以來,會替我們講話的人變得愈來愈少,這在這次的選舉大家也都看得出來,這些『義勇軍』沒有為我們說太多話,這個意思就是我們執政予讓他們受傷了。

啊欲焉怎閣予人對咱民進黨有信心,焉怎 kah 信心建立轉來,我認為這就是黨置現在上重要 ê 任務啦!(台語,華語翻譯為:要如何讓人民對民進黨重拾信心,如何把信心建立回來,我認為這就是黨現在最重要的任務啦)

黨應該是可以在總統府和行政院以外,有一個較靈活的空間來做,但是黨在這兩年真的比較缺乏動作,往往攏慢人很多步,所以我們永遠只有被打的份!我們是被動的,也沒有要主導的意志,我覺得我們必須要再把議題的主導權拿回來,所以黨的角色就會很重要!(全段原為台語,詳見台語逐字稿 6)

張之豪參選議員之後仍持續參與地方文化事務。
圖片來源:張之豪臉書

Q10:你對自己新職務的期許為何?

張之豪:我對自己新職務的期許就是希望能夠在把基隆打造得更有質感、更舒適、快樂的城市,這要透過我對建設的爭取,透過我對於人民的服務上,但是另一方面,我雖然也和市長同為民進黨的成員,這樣的情況下,我仍會就事論事地去檢視和監督,因為我們議會的職責「就是欲共監督」(華語翻譯為:就是要監督他)要確保他做的事情是合乎我們市民的需求,我也相信市長的施政是可以被嚴格地檢驗的,我也期許說我會是一個理性問政、能夠為市民把關和監督的民意代表!

那這些都是市政的層次,另一方面我也希望說,在擔任民意代表的過程中,能夠好好學習、把自己訓練成一個優質的政治工作者,

讓台灣本土的力量能夠多一個有經驗也有能力的政治工作者,因為這是「台灣國」最欠缺的力量。

請注意,一定要使用這三個字「Tâi-uân-kok(台灣國)」

最後,張之豪議員也向記者分享從政的心得,張之豪再次強調民進黨應該從民生給予基層照顧,讓大家都能感覺到溫暖與幸福,因為現在已經不是像以前那樣可以「腹肚扁扁來挺阿扁」的年代,選民的需求與要求已經不同了。同樣地也不能只靠國民黨爛,就要選民把票投給民進黨,而是要靠我們的好、而且更好,來去爭取選民的認同與支持。只有讓台灣人感受到身為台灣人是幸福快樂的、是有尊嚴的,對於台灣人這個身分才會有更高的認同,也會對執政黨有更高的肯定。

不管是民進黨在爭取支持,或是宣揚台獨理念,都不能再以過去那種悲情、悲壯的方式,政治工作者必須努力讓人民感受到身為台灣人的幸福、光榮感,因為我們日常的政治做得好,所以人民才會更願意相信、認同我們的理念,最後才能一起追求那個屬於我們美好的台灣國。

圖片來源:中央社

各題回答台語逐字稿:

  1. 張之豪:政治立場改變過?差不多小學到國中之間有一个改變,我嘛無認為講這算啥物改變,因為一般台灣 ê 學生若無特別去交代 kah 栽培,通常攏會受著教育 ê 影響,這是一定 ê!但是自我有開始知影政治 kah 政黨是啥物意思 honnh,差不多是置十二三歲左右仔,自彼當陣開始阮母仔就攏投予謝長廷矣,所以我嘛無啥物政治立場 ê 改變。但是國家 ê 認同就有啦,家己是對民進黨以早就有好感,長期攏是有好感,但是開始對國家 ê 認同 kah 意識有一个概念,是等到我出國讀冊 ê 時陣 tsiah 發生 ê,我差不多十二歲出國去加拿大讀冊,去了後開始思考講台灣是毋是一个國家這个問題,啊差不多就等到彭明敏教授選總統 ê 時陣,就有一个較清楚 ê 概念:就是認為台灣愛獨立,台灣愛建國。
  2. 張之豪:我投入議員選舉進前我是置咧總統府服務嘛,啊本底我嘛是置民進黨黨中央置咧替總統寫稿嘛!「原本算是一個小幕僚、一個政治工作者,希望以政治工作者的身份希望能對台灣政治有更多的影響,促進更多的改變。」啊但是,差不多是入去總統府 kah 中央黨部了後,沓沓仔就感覺講,咱 ê 台灣所面對著 ê 問題真濟,包括規 ê 政府『行政體系的進步性不足』,『進步性不足』是包括咱台灣主體意識 ê 不足啦!
  3. 張之豪:因為遮是我長期以來 ê 立場嘛!台灣應該愛正名,用台灣 ê 名義去參加所有 ê 國際組織 kah 活動,尤其若是台灣已經是會員國 ê 組織,這是閣較有必要來去改名。
  4. 啊其實長期以來攏會焉爾,這是全台灣各縣市攏有 ê 狀況,毋是 kan-na 基隆爾,仝款 ê 道理,這个狀況嘛會反應置其他 ê 議題,像這蓋 ê 正名,多數選民其實感受未著伊 ê「急迫性」嘛!若准講是置 Olympic 當置咧比賽 ê 時陣,當置咧發生 ê 時陣,咱就看彼時支持正名 ê 聲音會有偌大!我會使保證,一定足大 ê 啦!但是若到彼當陣 tsiah 辦公投就已經未赴矣,若是到彼時 tsiah 投票嘛未赴申請正名矣,但是咱台灣 ê 社會就是焉爾!
  5. 張之豪:嘿啊,已經三禮拜較加矣,是毋是這馬電視逐工閣置咧報韓國瑜 ê 新聞?選舉就已經過偌久矣?這馬敢是閣置咧選舉 hioh ?汝若毋知影 ê 人應該嘛叫是這馬亦閣置咧選舉,啊這是啥物意思?表示啥?
  6. 張之豪:「可以如何改進喔?」當然就是咱必須愛置民生議題上閣較拍拚,就是「對基層 ê 照顧是對本黨上重要 ê 代誌。」當然咱台灣這个國家有真濟需要改革 ê 所在,這點咱當然是愛堅持,就親像「年金改革」,我相信咱本土派一定無人對這有意見 honnh!但是有一寡別項 ê 改革,我是感覺毋免趕甲遐趕,親像空汙,我講 ê 空汙是譬如「汽機車排放」這款 ê,這可能是足嚴重 ê 代誌,但是確實嘛是咱遮基層、做工仔人 ê 「生財工具」嘛!伊有可能閣置咧貸款,像貨車啦、計程車啦,遮攏是長期以來共咱民進黨相挺、共咱支持 ê 人,這款 ê 問題若真正欲改革 honnh,毋是
    講未使,只是毋免趕甲遮趕,包括農漁民 ê 照顧,我認為這確實毋是這兩年咱民進黨較要緊、優先 ê 代誌,這遍 ê 選舉咱嘛看會出來,咱農漁民較早焉爾共咱相挺,這次 ê 反彈就有偌大!

    若准講較早無共咱相挺,就無算是反彈嘛,彼就是講共汝相挺甲焉爾,結果汝執政了後無好好共 in 照顧,咱 ê 政策無好好仔來去處理農漁民 ê 需要,當然馬上就反應出來矣!所以我認為本黨置這方面一定愛閣較注意。

    啊另外一方面就是講,千萬毋好因為選舉一時 ê 挫敗,就予咱一寡進步 ê 改革閣 kiu 轉去,咱千萬莫閣退矣,我認為講咱已經是行甲不二仔緊、嘛不二仔遠矣。若講這馬為著續來執政 ê 穩定,汝無法度閣堅持向前行、踏出較大 ê 跤步,我認為無啥要緊,但是毋好閣 kiu 轉去、毋好閣倒退轉去矣!因為咱已經為著遮 ê 進步 ê 問題受傷真大矣,血嘛流真濟去矣,咱若是這馬選擇 kiu 倒轉去,咱流遮 ê 血就會足無彩、足拍損 ê!所以講咱流了這濟血就是為著改革,既然是焉爾,咱這馬會使免行遐大步,但是千萬毋好 kiu 轉去,這我認為是民進黨必須愛非常注意!

    另外一方面是咱黨 ê 組織嘛愛有真大 ê 進步,真大 ê 改變,因為這馬是網路 ê 時代,選民 ê 耐性是愈來愈短,選民 ê 要求嘛愈來愈嚴格。啊置這個選民愈來愈嚴格 ê 狀況下,咱黨改變 ê 跤步嘛愛緊,咱對新媒體 ê 操作技術嘛愛進步,無論是「直播」亦是網路頂懸 ê 文字啦、圖啦、輿論啦,我認為「論述」咱嘛愛加強。

    以早真濟網路上 ê「義勇軍」攏有置咧替咱贊聲、講話,但是過去這一兩年以來,會替咱講話 ê 人變甲愈來愈少,這置這遍 ê 選舉逐家嘛看會出來,遮『義勇軍』無啥欲替咱講話,這个意思就是咱執政予 in 受傷真大,

    啊欲焉怎閣予人對咱民進黨有信心,焉怎 kah 信心建立轉來,我認為這就是黨置現在上重要 ê 任務啦!

    黨應該是會使置總統府 kah 行政院以外,有一个較「靈活」ê 空間通好來做,但是黨置這兩年真正較無去振動,往往攏慢人幾若步,所以咱永遠就是予人拍 ê!『我們是被動的,也沒有要主導的意志,我覺得我們必須要再把議題的主導權拿回來』所以 黨 ê 角色就會誠重!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