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由「價值信仰」的角度探討民進黨2018敗選之因

圖片來源:中央社
原文出自林立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一、民進黨共同的基本價值及心理

「『價值信仰』推動人的行為」!

在民進黨敗選之後,批評聲浪四起;但皆未能由「宏觀」的角度來觀照、也就是未能由民進黨「集體的價值信仰與心理」、和「歷史情境」的角度來切入;以至於其反省批判流於支離破碎、見樹不見林;更住住歸咎於小英總統個人領導能力不足的問題,不僅不公平,也沒有找到真正失敗的原因,這就更遑論能針對原因去思考未來的脫困之道。這才是民進黨的最大隱憂!

民進黨今日之慘敗,肇因於其「集體的價值信仰及心理」、外加不利的國際情境,因此是難以避免的,但這又並不完全都是它的錯誤;茲解釋如下:

首先,民進黨的「集體價值信仰」是什麼?

民進黨最高的價值圭臬就是「西方人權」、期盼以「脫亞入歐」、將台灣建造為像瑞典那樣高度文明、人道、正義的國家;又由於「母親的名字叫台灣」,所以有殷切的保護之心、不能容忍任何意外來傷害母親、因此有迫切之心欲實現「非核家園」的理想,同時也不容忍任何違反這些價值的政治力量復辟、造成倒退,因此急欲形塑政黨之間公平的競爭環境、全力拔除由威權時代遺留給特定政黨在金錢及人事上的優勢。此外,為了永固統治,在歷史上首次獲得「全權」之後,急切希望全方位地改造台灣、在每個領域都開創新局、對各領域的人民都有所交代、贏得支持,而 2014、2016 的兩次大勝,更是堅定了這樣的信心。

總統蔡英文曾在公投表示,,非核家園的目標不變,不過核電廠繼續做下去,地方政府對核廢料貯存和處理的態度很關鍵,這整個問題還需要行政部門進一步評估、和地方政府溝通。
圖片來源:中央社

以上所說的,正是一切民進黨人共同的信仰與心理,而民進黨是一個具有高度同質性的團體,他們共同追求與執行這些目標,縱使事後回想起來,其中犯了某些失誤,但也幾乎都是集體的誤判;如今選舉挫敗,卻要怪罪於一個人?天道寧論!

民進黨失敗的原因當然可舉出不少,以下也將列出其犖犖大者,但是它根本的困境,就在於它處在台灣兩種力量的拉鋸之中:一方是傳統保守的東方文化價值及多數人民「只要拼經濟」的願望;另一方是西方當代的文化價值、包括種種社運團體、受害者團體、及「深綠『獨派』」所催逼民進黨必須實現的價值;甚至於中共的因素、及對台灣主體性的追求,也可嵌入這個拉鋸關係的觀點。而結論就是,在台灣已進入經濟低成長期的大環境下,民進黨所站的方位,對它是極為不利的,而終有今日之敗。以下幾個例子,莫不都在佐證這一點。

二、造成選舉失利的主要原因及心理根源

第一例,民進黨標榜人權立國,所以主動積極地慷慨回應同婚議題,認為這有重大的象徵意義;民進黨想藉此表示:「凡是瑞典有的,我們也有」,藉此成為「亞洲第一」、立即躋身世界一流之林,可以得到西方國家刮目相看地讚譽。但是民進黨卻忽略了台灣社會數十年畢竟是受到東方保守思想教育之洗腦的,因此低估了巨大的抵抗力道!

總之,「民進黨想把台灣變成瑞典,但是台灣人民並不像瑞典人那樣思考」!甚至許多人不能理解:民進黨不全心拼經濟,卻去力推同性戀結婚做什麼?

「同婚」議題造成了民進黨在選票上的重大損失,而這也衍生出一個嚴肅的問題,那就是,如果在未來的選舉當中,對手想要挫敗民進黨,那非常簡單,只要提出一些我們這個保守的社會不能接受的議題來公投,那麼不就可以每次都輕易地挫敗民進黨了嗎?則民進黨將來要如何與那些力推西方當代價值的社運團體互動呢?要因選票考量而疏遠之、甚至放棄理想嗎?這是一個頭痛的問題,民進黨可自行深思之。

第二例,非核家園。民進黨基於「台灣是母親」,一向不能忍受面積狹小的台灣去承受核災毀滅的機率,因此堅持儘早結束核能;但是卻造成了火力發電的增加,結果就是空污、肺癌、死亡;同時也因缺電的疑慮,造成投資意願的降低, 造成民進黨在選票上的大量損失。

圖片來源:全國廢核行動平台 反核旗-「反核,不要再有下一個福島」

魚與熊掌不可得兼!理想固然不錯、對機率的擔憂也有道理,但是現存的問題卻不應置若罔聞,尤其事涉人命關天,也不能說大多數民眾的想法就是「不進步」。

民進黨對此理想過於固執,是屬於可歸咎於己的失誤,但這正是由其價值信念所觸發。

第三例,勞動政策與修法。民進黨一向自認為是弱勢者的代言人,所以在獲得「全權」之後,同樣急於想在這個領域有所作為、讓勞工有感於溫暖善政、以永固勞工選票、永遠執政。但是,在一個經濟困難的時代,要同時顧及勞工的休息、薪資的增加、彈性與企業的競爭力,又要討好勞資雙方,這根本是一個太過複雜且後果難測的任務;然後在一年之內再度修改,更是讓勞工覺得出爾反爾、不夠慷慨。在軍公教年金改革已經讓民進黨喪盡這方面的選票之際,其勞動政策更是得罪了勞資雙方。這個事件可以說是民進黨在經歷兩次大勝、掌握「全權」之後,過分自信所致;當然,這是一種很難避免的心態,因而犯下失誤。

勞權公投聯盟曾到總統府前召開「叭叭叭,爸爸節定國假;拒絕過勞,還我七天假」記者會。
圖片來源:中央社

事實上,對這種事物,民進黨應抱持的態度是如哲學家卡爾.巴柏(Karl Popper)所說的:「點滴的社會工程」(piecemeal social engineering);因為人的預知能力有限,故不要「事先做大計劃」,而是應該「摸著石頭過河」。政府可做的,就是例如提高公務員薪水、避免做出像馬政府時期提出「擴大就業方案」時、只給 22K 的錯誤;而接下來最好就是等待勞資雙方有糾紛的時候,再探求民意、審慎協助解決。

勞動政策與修法也是屬於可歸咎於己的失誤,但這正是由其價值信念及悲情心理(急於希望有所作為、永固選票、永遠執政、實現高舉台灣主體性的國度)所觸發。

第四例,轉型正義的問題。由民進黨的發展軌跡可知,尤其在獲得「全權」之後,必須對社運團體及受難者團體的訴求有所回應,轉型正義的工作是民進黨無法逃避的工作,而本身就是由受難者組成的民進黨,也樂於承辦這個工作,一來是平復自身悲情、並還所有受難者一個公道,二來在未來政黨的實際競爭中,可避免國民黨繼續享有由威權時代所遺留的優勢,同時也可將國民黨定位為犯罪集團,這都可以阻礙國民黨的再起,以免妨礙民進黨建設台灣成為一個立足於西方人權價值及台灣主體意識之國家的理想。

轉型正義的有些部分是較容易執行的,例如對受害者的平反;但是,在民主國家中,「追討黨產」的進行便必須訴諸司法的程序;然而這將遭遇舉證的困難、而法院的判決也無法預測,是故民進黨花費了許多的時間與精力在這方面;另外,民進黨總覺得過去的黨國體制對自己是不公平的、到處佈滿藍營的人馬,故也盡力在官方能夠影響的職位上,拔除舊人、安排民進黨可以接受的人事。

這些纏鬥讓受低薪之苦的升斗小民覺得民進黨只專注於政黨的鬥爭、而不是「專心拼經濟」;而這一點在此次選戰中,正好被國民黨所運用,成為民進黨最主要的敗因。

理論上,轉型正義的實現程度,應該是依照道德的要求而定;但是在這個現實世界上,很不幸地,在這世上,轉型正義的實現程度從來就不能脫離政治實力的較量!而只要國民黨仍受到中共政權的支持,民進黨就根本不可能打垮國民黨,也無怪乎推行轉型正義如此困難。民進黨把「斬斷國民黨金脈」看成天下頭等大事、視為絞殺國民黨的關鍵點、耗費精力於此綿長糾纏;卻不知在今日台灣,政黨是貧是富,已經無關乎其能否打勝仗,勝敗的關鍵只在執政者的經濟表現。何況,在這次選戰中,國民黨候選人的競選資金 — 不知從何而來 — 似乎也源源不絕!民進黨在這方面出力,顯然是白費力氣、徒勞無功!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左建築物為中影八德大樓,右為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大樓。

固然,可以理解,民進黨永遠不得不回應相關團體對轉型正義的要求,但若願參考以上所述,是否應調整輕重,擇取當下情境中尚可為之面向,而對於其他目前窒礙難行之事,只有以待來日世局劇變之後呢?這有待民進黨的智慧。

至此,可先小結道:民進黨的困境與失敗之因,一是在於文化價值之爭,二是在於「迫切的民生問題」與「理想化的家園及公義的社會」之矛盾、包括民進黨因為悲情與急切之心、也因兩次大勝後的信心,未能正確估計現實情境所存在的重大抵抗力。

「改革何其難」!就算是號稱「絕對皇權」的古代中國,皇帝想推行的改革,都因為既得利益之士大夫階級的頑抗,而窒礙難行、甚至以失敗告終。民進黨必須面對當今世上最大的巨獸之打壓,又豈能期待它能成功實行改革乎?

改革原本就難,民進黨在兩次大勝之後,很自然會過分自信,希望全方位、在每個領域都開創新局;而同時進行如此多的改革,其困難就可想而知了;難怪在敗選之後,有日本媒體驚訝地評論道:欲同時在這麼多領域中都進行改革,無異是「自滅」!

有人責怪蔡政府的改革總是只做一半、然後就停滯、打折或轉向,並將此歸咎於小英重用「老藍男」才會推不動;但本文並不這麼認為;「推不動」的原因,以上已有說明。至於甚至有「獨派」認為小英就是沒有力推台獨,才會招致慘敗;這就更不須去辯駁了(這就好像兩三年前也有「統派」主張,國民黨之所以會慘敗,是因為沒有明確主張急統)!事實上,民進黨殷切希望早日台獨建國之心,與所謂的深綠「獨派」,根本沒有差別;問題只在:手中沒有權力之人,要怎麼激進喊爽,全世界也沒人會關心在意;但是手中握有權力之團體,就不得不負起責任、考量現實世界的反應,必須採取迂迴!

而所謂的「獨派」屢屢要兄弟相煎,令人不解,難道真以為台灣跟美國一樣強大、「全世界都奈何不了我」?

綜觀民進黨一路走來、包括執政這兩年半,可說是「有理想、有悲情、有急迫感」!這決定它的行為方式、及行為的後果。這種心理特質是民進黨人共享的,絕非小英一人獨有,她只是體現這一個集體之價值與心靈;本文不認為換成別人來當總統,民進黨就會有另一種心理及行為模式。所以將今日之敗推給小英,是沒有道理的。縱使今日之敗將使民進黨在下一次大選中注定無力回天、也不知未來民進黨會低迷多久(這取決於未來執政者的經濟表現),但是這次失敗(雖有自己出自悲情與急切之心理下所犯的失誤),但並非全是因為民進黨所主張的價值之錯誤,而是也有外在不利、不公、不義因素之左右;這一切都提供了民進黨更深入反省與認清處境的機會,思考未來如何在不利的客觀處境中做出自我調整。

民進黨這次在多數縣市首長選舉中失利,黨主席蔡英文(後)28 日到宜蘭聽取地方建言時表示,這次在中央執政情況下,沒能守住宜蘭,她覺得非常抱歉。
圖片來源:中央社

三、可能漫長、但卻值得追求的理想之路

最後,本文將「中共的干擾」作為專門的因素來特別處理。自民進黨執政開始,中共就沒有停止過對台灣在精神上跟實際利益上的折磨與騷擾,例如:軍機繞台、斷交潮、取消東亞青運舉辦權、威脅不讓台灣參加 2020 東京奧運、不買台灣農漁產品、降低觀光客數量…。

顯然,中共憑藉其「銳實力」,是可以達到相當程度之目的的;因為,只有死硬的台灣獨立支持者,才願意忍受這種無止境的精神折磨;但對於那些認為國民黨內的「正統派」(orthodox)「口喊一中各表、實際上無限期推遲統一」的策略是尚可接受的而言,就會認為民進黨這樣的堅持、而導致我們的精神受到折磨、也讓某些從業領域的弱勢者可能受到物質損失,是沒有必要的。

據此,有人批評說民進黨沒有做好兩岸關係。但這種批判誠是不知所云!民進黨基於台灣被不同政權統治過的歷史的經驗、得到其對文化之評價,認為只有「脫亞入歐」、「去中國化」(Dechinization)、「除漢化」(Dehanization),才能造就台灣成為一個達到世界最高文明境界的美好國家;這是民主社會的正當選項之一、是可被主張的「權利」(同理,我們也尊重別人不一樣的文化評價與認同是正當的選項之一)。就好像一個女子有「權利」把自己裝扮得漂亮;並不能因為說世上有一個惡棍、就是一心專門想姦殺裝扮漂亮的女子,因此這個女子就喪失了把自己打扮得漂亮的「權利」。「現實上會吃虧」的「實然」(isness),並不能推出「沒有權利這麼做」的「應然」(oughtness),這是最基本的哲學邏輯之素養;若由「實然」跳到「應然」,則批評者無異於連這個基本的哲學邏輯素養都沒有。這個問題頂多只是涉及到現實上是否可以考慮以「審慎」(prudence)與「機巧」(cleverness)來應付當下實存的迫害之問題,但是並不能涉及「權利之存廢」的問題。

故,民進黨所能做的,頂多只是考慮是否可以不須時時和中共強硬「對嗆」,但是終究不能要求民進黨承認「一個中國」。

顯然,只要中國共產黨存在,民進黨本來就不可能跟國民黨站在一個公平的競爭基礎上,也就注定是會吃虧的!一個民族或國家,只要處在一個邪惡而且具侵略性的國家之內或是與之為鄰,例如納粹德國、日本帝國、蘇聯帝國…,都沒有辦法逃脫悲慘的命運。直到這個鄰近的惡魔最終崩潰之前,都必須要付出一個漫長的等待時間、及付出可怕的巨大代價。台灣的命運 — 就歷史角度宏觀而言 — 就像波蘭跟愛沙尼亞,在其相鄰的邪惡巨獸倒下之前,是不可能獲得終極的解放的。

也許民進黨的成員會覺得非常的悲傷跟沮喪!但是,台灣的命運,也並不是那麼的絕對悲慘。感謝美國自 1950 年來的幫助,台灣至少一直都處於共產黨的控制之外,而最終經過多年的奮鬥,也爭取到民主的生活方式、而這是有助於本土意識之滋長的。台灣的命運,絕對仍是比波蘭人跟愛沙尼亞人、比猶太人、比藏人要好得多;甚至,雖然我們經常抱怨中共打壓我們,但是我們的命運絕對比是中國十四億人民要好得多。

「並不須懼怕國民黨的統治,而是只須懼怕中共的到來」!雖然國民黨並不會積極地推動本土文化,但是一切本土文化,例如近三十年來台灣的歷史、語言、藝術、人類學…的珍貴研究成果,都仍然能夠被完好地保存、並且良好地繼續發展,台灣的主體性並不會消失。除非是台灣被出賣、中共到來,這一切就都將會被抹去、被摧毀,台灣的主體性將永遠從世界上消失!

民進黨所堅持的是一條「可能漫長、但是卻值得追求的理想之路」!

民進黨在兩次大勝之後,想要為這個鄉土做出全方位的改造、不再被打斷地追求台灣成為如瑞典般文明正義國度的理想,這是全黨共同的心理,如今卻要怪罪一個領導人,這是完全的錯誤的;縱使這失敗有可能會使民進黨陷入未來多年的低迷,這一半也應歸咎於不義的世界環境;民進黨應藉此機能學會蘇格拉底最愛的、刻於古希臘至聖的「戴爾菲」(Delphi)阿波羅神殿上之銘言:「認識你自己」!思考具有理想性的自我,應如何因應不完美的現實之挑戰,應固守什麼、調整什麼,更別為黨內外無智之徒的夸夸之言所迷惑。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