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美中競合40年 意識型態落差激化對立

圖片來源:中央社

美中建交近 40 年,有合作也有競爭,美國助中國融入國際體系,期盼改變中國體制,但中國壯大後對自身發展模式更具自信,甚至有意輸出,兩國意識型態衝撞,逐漸走向對立。

1970 年代,美國為聯中制蘇,與北京愈走愈近,卡特(Jimmy Carter)1977 年入主白宮後,開始積極推動美中建交。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為替 1978 年底啟動的改革開放創造有利國際環境,將發展中美關係視為重心,促成兩國於隔年建交。

1980 年代,美中交流與高層對話頻繁,雙方關係日趨緊密,但 1989 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後,美中高層交流喊停,美國並宣布對中國實施經濟制裁,包括持續至今的高科技出口管制。

美中關係就此陷入低迷,但官方維持檯面下溝通,1992 年鄧小平南巡確立改革開放路線,為美中關係改善奠定基礎,中國也一步步融入國際經貿體系,最後在美國支持下,於 2001 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

這段期間,美中關係並非一帆風順,1996 年台海危機、1999 年美國誤炸中國駐南斯拉夫使館、2001 年南海撞機事件,都使雙方關係一度緊張。由於中國當時奉行鄧小平「韜光養晦」對外政策,美國 2003 年起在反恐方面尋求中國支持,兩國整體關係穩定。

隨著中國成為世界第 2 大經濟體,在國際場域發言愈來愈有份量,美中較勁態勢隱然成形。中共總書記習近平 2012 年掌權後,強調中美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新型大國關係」,卻始終未獲美國響應,雙方是否陷入新崛起大國挑戰現存大國的「修昔底德陷阱」,已成熱門話題。

美國總統川普 2017 年初上任後,美中在經濟、軍事、外交層面對立日益尖銳。在費城智庫外交政策研究所(FPRI)亞洲計畫主任戴傑(Jacques deLisle)眼中,美中意識型態和利益衝突,是導致兩國漸行漸遠的關鍵因素。

戴傑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說,過去 40 年許多理論基礎是,美國透過貿易開放、資訊互通、民間交流,期盼中國朝美國希望的方向改變,但交往(Engagement)結果令人失望,中國反而背道而馳,經濟民族主義高漲,北京甚至加強批評西方政治改革與人權等普世價值。

戴傑指出,中國不照美國偏好行事,逐漸撼動國際規範、侵蝕美國利益,如今已達「臨界點」,導致美中關係迅速惡化,華府形成對中國強硬的共識。

部分專家以「新冷戰」形容當前美中關係,一般人可能已淡忘,過去 10 年間,美中合作曾對全球產生不可磨滅的影響。

中國學界最常談論的兩個中美合作例子,其一是 2015 年,兩大碳排放國登高一呼,促成全球 190 多國簽署劃時代的巴黎氣候協定;其二是 2008 年金融海嘯肆虐全球,中國與美國等受經濟衰退所苦的西方國家密切協調政策,防止災情進一步蔓延。

前美國財政部長鮑爾森(Henry Paulson)認為,2008 年是美中關係產生質變的關鍵年。北京奧運當年舉行,中國民族自信達到高峰,而西方資本體系受金融海嘯蹂躪,令北京更加堅定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路線。

習近平掌權初期,西方觀察家對中國深化改革寄予厚望,但後續幾年的經濟體制改革卻明顯走回頭路,市場不但沒有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習近平反而要求國有企業「做強做大」,政府培植半導體等產業的補貼政策,引起美方高度不滿。

在外交層面,習近平捨棄「韜光養晦」,走向「積極有為」,2013 年提出「一帶一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 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倡議,2015 年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中國境內辦的國際峰會愈來愈多,在多邊治理體系中,「中國模式」儼然成為與西方國家抗衡的力量。

至於軍事,中國不顧主權爭議,在南海造人工島,引起美國警覺。2015 年南海國際仲裁結果不利北京「九段線」主張,中國卻宣稱裁決無效,持續在南海部署軍事設施,意圖將美國排除在南海爭議外。美國也不甘示弱,頻繁派軍艦執行航行自由任務,挑戰中國主權聲索。

川普憑「讓美國再次偉大」口號入主白宮,與習近平「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理念對撞,北京即使期盼以「元首外交」穩住兩國關係大局,雙方關係仍日益惡化。

美國 2017 年底發表川普就任總統以來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指中國與俄羅斯都是「意圖破壞現狀的強權」,一心想動搖美國利益。報告提及中國在南海軍事化破壞區域穩定,並指控中國每年「竊取」美國價值數十億美元的智慧財產權。

這份報告將中國視為美國的競爭對手,翻轉過去幾屆美國總統將北京視為夥伴的定位。

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受訪指出,多年來,美國國安戰略報告將恐怖主義定位為主要威脅,如今華府普遍認為中俄兩國在技術、國安層面威脅美國。美中關係惡化,關鍵是中國崛起已達美國不得不正視的程度,而北京則懷疑美國一心只想圍堵中國。

西方政壇民粹主義當道之際,川普保護主義思維導致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等多邊機制,中國在全球治理場域獲得更大發言權,並在「世界互聯網大會」等場合提倡「網路主權」,形同鼓勵「防火長城」等政府插手管理網路的作為,在在凸顯美中體制差距。

鮑爾森 11 月在紐約智庫亞洲協會(Asia Society)演講,對美中關係表達憂心,甚至以「系統性風險」形容美中交惡對世界構成的威脅。

在北京擁有深厚政商人脈的鮑爾森當時說,美中不見得有共同利益,但兩國關係好壞攸關全球經濟、國際秩序和世界和平,如果雙方無法以互補方式合作,至少要嘗試減輕糾紛產生的後果。

美中互相加徵關稅、深陷貿易戰之際,鮑爾森警告,雙方可能築起「經濟鐵幕」。

美中關係如今走到十字路口,戰略競爭態勢一時難以化解,但雙方領袖至少還能坐上談判桌,就貿易問題討價還價。川普與習近平會商背後,美中在科技、網路、太空領域的較量暗潮洶湧,預料將成為新的主戰場,牽動 21 世紀兩國關係發展。

(中央社)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