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芋論》美國應重新審視對香港政策

圖片來源:Pixabay

近日,美中關係緊張,無論兩國政客財團、國際關係學者、還是經濟學家竭力遊說,兩強相爭的「修昔底德陷阱 Thucydides’s Trap(註 1)」似乎無可避免。此狀況下,香港的地位和前途非常危險。

形容香港在夾縫中苦苦掙扎,一點也不為過。理解夾縫,要從香港和兩個大國的關係來看。

香港與中國的關係自不必說,特區政府全方位淪為中國傀儡,香港社會各階層不斷被中國利誘和同化。碩果僅存的是部分法律界的專業獨立、知識界的思想自由、部份草根階層天然的本土意識。除此之外,香港所有的一切都在向中國靠攏,崩塌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結舌。

香港在主權移交後 21 年的歷史已經充分表明,北京謀劃出的「一國兩制」,是場自始至終、徹頭徹尾的騙局。如今,騙局即將收場,北京可以對世界坦白其香港政策的底牌時,香港的未來走向就尤其令人關注。在中英關於香港問題達成協議後的近 35 年裡,美國等西方國家在努力保持香港有別於中國的實體地位,另香港能在貿易、金融、法律和人員交流(出入境)等方面享受更加國際化的待遇,這在理想中符合美中兩個大國的利益,也讓香港這個資源不足,以金融、法律服務和轉口貿易為經濟支柱的經濟體可以繼續保持繁榮。從本質上說,中國為香港的未來設計出「一國兩制」的方案,美國等西方國家背書認可,香港才有平穩的政權過渡,社會安定和持續的繁榮。

如今美中交惡,一國兩制破產,想像中的妥協和默契不在,香港未來會怎樣?

美國究竟如何贊同並協助中國實施了一國兩制呢?這體現在美國對香港的一條重要法案上。1990 年《香港基本法》公佈,1992 年美國國會通過了《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並由老布希總統簽署實施。此後美國政府的對港政策以此定調,除了保證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待遇之外,還包括自由貿易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乃至對香港的自由、民主化和人權的認可和期待。

越來越明朗的是,如今的美中貿易戰遠非順差和逆差的數字之爭。新冷戰的格局逐漸形成,美中過去二十年間在諸多國際問題上的分歧充分暴露,中國對既成國際秩序的衝擊,使用卑劣的競爭手段壯大自己,在本國國內殘酷壓制異己聲音,越來越強悍的極權意識形態與普世價值格格不入,所有這些,都是美中交惡的關鍵原因所在,而香港一直是雙方角力的平台。

在天安門事件後同情北京,希望幫助其走出孤立,盡快改變自己,並融入國際世界的老布希,或許在當年是希望香港能夠成為美中交流的樞紐,成為推動中國改革的最前沿。然而,事與願違,幾十年間,北京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不斷獲得在各方面滲透西方世界的便利條件;而同時對香港強化管治,令香港自由受損,法制遭到破壞。

最典型的是最近形成鮮明對比的兩個案例:

  • 其一是中共軍事間諜企業華為公司的副總裁孟晚舟,同時持有三本有效的香港護照,便利遊走於歐美各國。事發被揭露後,港府至今無法給出合理的解釋。

    華為全球財務長孟晚舟。
    圖片來源:中央社
  • 另一案例《金融時報》為駐港記者馬凱(Victor Mallet)因主持外國記者俱樂部的節目,中共不喜歡,而被拒絕續簽香港簽證。

    香港 6 個新聞組織齊向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請願,要求對方解釋為何不向外國記者會(FCC)副主席馬凱(Victor Mallet)續發工作簽證。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在《香港政策法》下本應獨立運作的香港政府出入境管理機構,儼然已經淪為北京鷹犬,而其簽發的香港護照,依然享有多國免簽證的崇高聲譽,這種不正常的狀況難道不應該促使各國重新考慮香港的地位嗎?

我們所知的不過是冰山一角,北京如何通過香港的國際化市場執行其國家戰略,比如製造空殼公司以買賣敏感技術、洗錢、海外採購資源等等,都可想像。可以明顯觀察到的,還有北京的「8.31 決定」阻斷香港民主進程,取消民主派議員資格、阻止民主派代表參選資格、綁架圖書出版商、暴力鎮壓和平示威者。

一國兩制損失殆盡,連香港的民主派議員也呼籲香港特區政府向美國承諾不再破壞一國兩制;而本土派人士更表示香港已經全面失去自治權,促請美國政府審視《香港政策法》,並撤銷香港及中國的世貿成員身分,壯士斷腕,何其慘烈。

美中之戰,無疑是源於北京的倒行逆施,但七百萬港人成為人質,香港曾經的美好喪失殆盡,未來昏暗,令人嘆息。

註 1: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是指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而現存大國也必然來回應這種威脅,即無法避免戰爭。

相關新聞: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