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學不會教訓?時代力量真的想再挑戰修憲公投?

圖片來源:中央社

你想修憲修領土,能不能也考慮一下別人會拿修憲來反人權?為什麼都學不會教訓?

上次修法就是時代力量提出要廢除公投題目審查,才讓愛家公投這種反人權題目無法用行政手段阻止,現在愛家公投大勝,領銜人游信義提出公投位階應該比憲法高,大家一邊笑他無知、一邊心想好險還有憲法守住人權防線,結果才沒多久,趁民進黨要修法,你們馬上想挾反民進黨的聲勢提公投可以修憲,是要讓蔡英文全部提名挺同大法官走釋憲同婚的努力付諸流水?

回頭看民進黨這次提出公投修法的兩個方向:

  1. 提高通過門檻
  2. 與大選脫勾

這兩個方向都指向同一件事情:人民對公投不夠了解,就被迫進行投票。

圖片來源:林艾德 臉書

我想在這次選舉的亂象過後,這幾乎是全民共識了,我們的確不夠了解每一個公投案的前因後果,才會一邊說要拚經濟,卻一邊反核食讓自己可能面對貿易制裁;一邊沒有科學依據地反核食,一邊又要很科學地支持核電,卻又不知道核電只佔台灣電量不到 10%;嘴巴說要國際化,結果反同公投全部過關讓台灣直接從亞洲最進步地區變成國際笑柄,還被聯合國官員直接點名批評。

所以門檻提高是最基本的,更重要的是公投的宣傳,為何公投不能綁大選?因為公投應當是政策性的、中立的、是人民共同來思考什麼樣的方向才是我們要的,但,只要綁了大選,所有的宣傳能量跟焦點都會在候選人身上,而人民在做出選擇時,也會因此更偏向於幫支持的政黨或候選人的公投背書,而不是根據自己對議題的了解而投票;若不綁大選,由於不牽涉到政黨席次,特意出來投票的,就會更高比例是真正對議題有關心的人,這才更符合公投原本的意義。

時代力量卻反其道而行,提出公投必須綁大選,這是為什麼?如果有關心他們前幾天提出的「核廢料選址」公投大概就知道,這公投的大意是:既然人民反對非核家園,那就要面對核廢料的問題,時力提案先由專家學者們從各個角度,找出適合存放核廢料位置的前 3 名,然後由該 3 地的居民公投是否要接受核廢料。

當然,時力說得是大義凜然,但明眼人都知道,這是因為黃國昌的立委選區就有核電廠、就有核廢料貯存,屆時很大可能就是該選區會進行公投,長期反核的黃國昌大可藉此打擊對核能議題曖昧不清的國民黨對手,可是如果不綁大選,那對時代力量就沒有幫助了。他們真的在意核廢料選址嗎?試想,這麼專業且具有安全考量的議題,把決定權留給專家跟監督團隊,比起留給人民哪個適當?退萬步言,就算時力是真的想用公投解決核廢料問題,那為何不能把全部的力量都放在宣傳公投,卻要堅持一邊選舉一邊公投?根本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再說時力想公投修憲,就算不講法律訂定的層面,徐永明自己就是政治學學者,難道不知道為什麼憲法的位階就政治面來說也必然要高於公投嗎?

憲法的訂定,是本於公共意志,公共意志跟公投差別在於,公共意志是每個人都把政治社群作為一個整體來考量,而公投更可能只是每個人個人意志的總和。

舉例來說,如果你草率地在幼稚園班上提出「你是否同意,由向日葵班長徐永明兼任本學期值日生」的公投,那班上除了徐永明之外其他同學都會投同意,因為他們投票的考量是個人,不是整個班級要怎麼運作才能長久、才會公平。

這就是為何修憲難度要這麼高,因為除了模糊的基本人權界線外,制度上也要有一個難以輕鬆踰越的門檻,讓我們必須得經過非常長時間的討論才可能達成共識,這些都是政治學概論或西方政治哲學必定會教的東西,現在徐永明全部都裝作不知道了,什麼公共意志、政策討論、未來方向都不管了,為了選舉,一律都訴諸於民粹,難道時代力量的勝選就真的這麼重要?你們的收割鐮刀,第一刀都是割掉自己的政治良心是嗎?

引用連結: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