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尖尾週記》畫家與政客

監察院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 作者:Venation

幾年前在經營「綠逗咖啡館」時,有一對在桃園務農的夫妻不時會抽空來捧場,有幾次還帶著在台北唸大學的兒女一起來。先生原本白手起家,靠自己的努力打出一片天,當選過農民楷模,做人阿沙力、很會開玩笑;太太則溫柔賢淑,但下田種菜、飼魚養雞,毫不含糊。在尖尾上任前兩天,曾和老婆特地去他們家吃喝玩樂一整天,還抱了一大堆的菜蔬花草回來。他們近年來已經把農地轉讓給年輕農友,自己只保留一小片耕作自娛,不再奔波忙碌,於是先生有很多閒暇「論政」,太太則開始拜師學畫。據說她在作畫時,先生在旁會翻開一本政論文集,大聲唸出一段他喜歡的論點,兩人就興高彩烈地討論起來,這本政論集叫《老綠男有意見》,信不信由你。

今天下午,畫家太太的老師與同學組成的畫會有個聯展開幕,在台北的吉林國小藝廊;她展出的是一幅「家是一窩豬」,畫中有一隻躺著的母豬和一群吸奶的豬仔,還有三隻吸飽了在一旁玩耍。對尖尾而言,任何一件和豬有關的東西都具有「致命的吸引力」,當然欣然前往。其實更不能錯過的原因是,她之所以選了這個主題,正是因為上次我們在她畫室看到一幅得獎的「黑面琵鷺」畫作,脫口說出:「如果畫的是一群黑毛豬就更好了。」想不到她接受挑戰,果然以這幅豬畫再次獲獎。

圖片來源:尖尾週記 部落格

尖尾以前聽過對貝多芬的稱讚:「鋼琴上的 88 個黑白鍵,天才能使用、一般人也都能使用,但我們就是寫不出『田園交響曲』、『月光奏鳴曲』。」的確,貝多芬作曲時能使用的音符我們都能用,但尖尾連「三隻老虎」之類的兒歌都寫不出來,怎能不服氣。同樣的,畫家調色板上的基本顏色,也沒有多一個平常人禁用的顏色,但是我們就是只能站在別人的傑作前目瞪口呆,暗自抱怨「人生而不平等」。

或許你認為「天生我才必有用」,從事政治也不錯呀,但在我心目中,職業雖然沒有貴賤之分,但還是有高下之分;若要就一個職業成就的難易做品評,畫家與政客正是兩極。一個成功的畫家能支配的素材,是人人皆能信手拈來的,但只有畫家能「化腐朽為神奇」;相反的,政客所握有的素材,卻存在極端不公平的分配,譬如家世背景、派系人脈、壟斷特權、金錢財富等等,再加上朋黨「交叉持股」的手法、權貴近親繁衍的傳統,種種的先天優勢,沒有一樣是一般人能夠望其項背、甚至公平競爭的。所以台灣大多數耀武揚威的政客,除了天生性格裡的「威權遺緒」與「西瓜效應」之外,沒有什麽特殊的從政才華或治國理念,只是靠著「本錢雄厚」而出人頭地,不過是贏在「起跑點」上的投機者。

我對政客的「歧視」,近來益加嚴重。為什麽呢?話說週二「監院談話會」中,尖尾照例有提案,是建議院長敦請蔡總統依《憲法》第 44 條,行使總統獨有的「院際調解權」。事由有二:第一、近日監察院與司法院為了職權行使的界面,有嚴重看法歧異,對來院陳情人民的權益,有極大妨害;其次、監察院自從新進委員加入運作,所需人力、物力倍增,行政院為本院編列的預算若不適度鬆綁,並經立法院審查支持,將使監院運作效率大打折扣。這兩件事都造成跨院的緊張關係,而又無法自行協調解決,需要總統親自出馬。

本來這有利監察院的好事,不分藍綠都沒有理由反對,⋯⋯錯了,監院藍委中作風最強勢的「大姐頭」,非得反對一下;如果講出一番道理也就罷了,但千萬不要低估她說「X話」的能力。首先,她認為:「《憲法》第 44 條是《五五憲草》時就有的,今天的情勢和當初完全不同了,最好不要去碰它。」這段「話術」真是巧妙,拿一個正確的命題去否定另一個正確的命題,讓你同意也不是、不同意也不是。

《五五憲草》是中國國民黨第四屆六中全會決議、並在 1936 年 5 月 5 日宣布的憲法草案,不但不是全民制憲的產物,而且有許多不合時宜的規定,這一點沒人可以反對。

問題是現行《憲法》裡的條文絕大多數承襲自《五五憲草》,前者的第 44 條就是後者的第 45 條,兩者其餘條文也有驚人的相似度。若是以該憲草「過時」為由,要涷結總統的「院際調解權」,請問要不要先凍結現行《憲法》「總綱」裡有關國名、國旗的條文,不容否認這些不但都來自《五五憲草》,而且在情勢變遷下,更加不合時宜。

接下來,她認為請出總統幫忙爭取預算也不可行,理由是:「監察院要增加預算,立法院不可能通過,自從總統改為民選之後,連進入立法院都不准進,怎麽可能召集立法院長會商?」這一個論點若非出於她的無知,就是有意顛倒事實:自從直接民選之後,總統的確沒有再正式進入立法院,原因不是立法院可以給總統吃閉門羹,而是總統現在是向人民負責、不再向國會負責,因此只有行政院長需要到立法院接受質詢。換句話說,總統不進立法院,不是不能、是不為;在總統制下,總統地位不但沒有低於國會,反而超過。既如此,行使院際調解權就更名正言順了。

最後要問的是:何以不樂見蔡總統行使《憲法》賦予的總統職權?如果只因為目前是民進黨的總統在位,就找一堆理由去限制她,這不是政客的所作所為是什麽?

蔡總統就任兩年多來,似乎還沒有機會展現出領導者的氣魄;在這次敗選後,蔡總統也曾說出:「最需要改變的是我自己」。誠心期盼她能藉這個總統職權的行使,讓大家見識到一個充滿信心、勇於承擔的新領袖。

引用連結: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