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專訪】基督徒歌手豬頭皮 挺正名撐平權

圖片來源:朱頭皮音樂 pigheadskin music 臉書

豪放不羈的外表懷抱著一顆愛台灣的心,言行和外表可能完全符合保守價值定義的離經叛道,卻又是位虔誠的長老教會信徒,各種新舊價值、保守與基進相互衝撞——他是豬頭皮!一位讓許多人既熟悉又覺得不可思議的歌手,且讓我們來認識一下他怎麼踏上黨外這條路,又是如何從以一個基督徒的角度來理解並支持婚姻平權,最後我們也和豬頭皮的換帖兄弟——河邊春夢復古酒吧的老闆 Jimmy 一起聊聊反同這回事。

2013 年豬頭皮代表藝文界進入立法院表達支持婚姻平權的立場。
圖片來源:同志諮詢熱線 臉書

 

記者:幾歲開始信基督教?幾歲受洗?

豬頭皮:自我阿祖那代就是基督徒,出生之後舉目所見都是在長老教會工作的人,阿姑、阿姨、阿伯通通都是教會的人。

而一般長老教會都信徒若產子之後,在小孩一、兩個月大就會抱去教會作「小兒洗禮」,但是長老教會的制度是長大之後要有一個「堅信禮」,又稱「成人洗禮」,表示你是在自由意志之下要接受洗禮、堅守長老教會的教義。通常成人洗禮是在 15 到 20 歲之間。

啊我是比較晚才做堅信禮,大概是在大三大四,就像台灣認同都是長大之後才漸漸建立,通常這種國家認同或信仰都會有些消長嘛!「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還是山」。就像是結婚嘛,是在家人朋友見證下對配偶的承諾,洗禮則是在弟兄姊妹見證下對自己與主的承諾。

 

記者:什麼時候開始接觸黨外運動,政治立場有改變過嗎?

豬頭皮:因為台灣長老教會一路以來就是反對威權、追求台灣人主體意識與價值,而多數信徒都是認同、也追求台獨,像我爸爸是台獨、我當然就跟著台獨,但是台獨這個想法我以前從未接觸過,因為我從小就感受到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沒有什麼台獨不台獨,是到大一點之後才發現我們原來還不是聯合國國際村的一份子。我自幼家裡就是批判國民黨與威權政治,批判執政者這是稀鬆平常,但是尚未真正討論到台獨。

而我是一直到上台北讀書後才真的是接觸到比較衝撞的街頭運動,因為 1980、1990 年代各種社會運動興起,我 1985 來到台北讀書算是恭逢其盛。但我小時候就是爸爸帶著上街頭發一些黨外或批判時政的傳單,包括聽一些街頭演講像當年黨外議長蔡介雄等人的演講,然後那時要遭遇到我們長老教會的高俊明牧師被國民黨抓去關,牧師娘高李麗珍出來選舉,大家也都幫忙發文宣助選,政治參與在我童年、青少年階段是稀鬆平常。

但是我要上台北念大學的時候,我和我爸媽一起搭灰狗巴士那時候叫 O303,他們是一再囑咐我好好讀書就好,遊行什麼的就盡量不要參加,那時 1985 街頭運動就很蓬勃,隔年民進黨衝撞黨禁建黨嘛!啊解嚴之後街頭運動就更發展了。啊其實在台南就已經很常參與街頭運動了。

我高中的時候,我們長老教會的刊物有一期上面寫到 228,最後被國民黨沒收,教會就發起運動包圍市政府,我當時其實也搞不太清楚,但是就是跟著爸媽和牧師的腳步。

但是阿爸阿母的交代我都沒聽進去,80 年代什麼農運、 原住民族還我土地、鄭南榕送葬隊伍我都有去參加,所以也在街頭學了很多歌曲,包括像「建國 ê 跤步漸漸逼近」還有牽亡歌「恁阿公啊死啊有啊有交代,叫恁國民黨 ê 毋通烏白來」,所以這幾年我也整理了一些文章去大學分享,我們那個年代的街頭運動唱什麼樣的歌。

啊以前的街頭運動是要反抗現狀、反抗威權政府,或是去扶著其他比較弱勢的人嘛!啊解嚴之後一堆有的沒的,股票族、反年改,「去年股票賺一千、今年只賺八百,我要出來抗議」、「沒有年金沒辦法旅遊」,有的沒的肥貓都跑出來抗議了!

豬頭皮於 2016 年聲援反課綱微調。
圖片來源:朱約信 臉書

記者:什麼時候開始接觸同性戀相關議題,立場有改變過嗎?改變的契機是什麼?

豬頭皮:大學時代就認識很多同性戀者,我有一個學長就是 gay—知名影評人但唐謨。我是台大大氣科學系,他是我的學長,他常帶我聽音樂、欣賞劇場也有雷射影碟,因為他是電影社的,就比較常接觸什麼搖滾啦、藝術欣賞的,他本身就是一個做劇場的,然後也表明自己是 gay,所以我也很早就聽他說過很多相關的論述。

啊我大學時候每年都會跑去看金馬國際影展,80 年代末期每次影展都會有一個同志電影專題,持續了幾年,啊近年很像改名成性別跨界,因為性別議題不只同性戀還包括雙性戀、無性戀和跨性別等等議題,然後你看喔,如果針對同性戀創立婚姻專法,那異性戀和雙性戀是不是也都要來弄個專法?如果真的搞專法那不就沒完沒了,啊民法就直接把男女改成雙方就容易多了,身分證上也不是寫夫或妻,是配偶嘛!

像以前美國有些州還規定有色人種不能和白人通婚,後來也沒有設立有色人種結婚法嘛,而是直接把「white and color 不得通婚」這條法條拿掉就好了,反正就都一樣了嗎,不可能再用什麼黑人通婚專法、黃種人通婚專法。像一些歐洲國家如德國,最初也是同性婚姻專法,現在也都改了嘛,一視同仁。

然後我看那些影展然後就會參加一些他們的座談嘛就接觸很多,那時候就聽了一場香港一個編劇也有主持電視節目的林奕華老師的演講,他就直接說了,沒有同性戀也沒有異性戀,就是戀!

因為當時有人發問什麼叫雙性戀,他就解釋了,而雙性戀就是你看到就喜歡了,你不會去管他的性別,其實就是沒有同性戀也沒有異性戀啊,只是我們現在可能比較喜歡異性或比較同性,就把自己歸類成異性戀或同性戀了!「如果你真的愛一個人,可能就不會去管他的膚色、族群和階級,那也可能就不去看他的性別了。」

啊我那時候才大三大四,其實有聽沒有懂,但是現在回想起來滿有道理的,真的就是只有「戀」

最主要是對方吸引你嘛,你現在愛異性沒有比較高尚,啊愛同性的也沒比較了不起!沒有互相排擠的必要嘛,都是「戀」啊誰比較「戀」伴侶彼此感受到就好。

啊其實我們很多長老教會的牧師或執事都很有愛,也在街頭運動對傳統威權做出很多衝撞,也有心扶助弱勢,都是很慈悲的人,但就是很多人就卡在同性戀議題這裡,其實是因為無知、不曾接觸,很多都是心裡的害怕啦!但是像我們義光長老教會在 1990 年代也有一個同志團契,後來還創立一個同光同志長老教會啊!

同光教會積極參與性別運動。
圖片來源:同光同志長老教會 官網

同光同志長老教會介紹

1995 年 10 月 22 日楊雅惠牧師透過網路號召一群男同志基督徒在台北市義光長老教會成立台灣第一個認同性少數社群的基督徒團體:「約拿單團契」。隔年,1996 年 5 月 5 日約拿單團契的成員在義光教會許承道牧師的見證下,於淡江中學禮拜堂設立台灣第一個認同性少數社群的基督教會:「同光同志長老教會」;楊雅惠牧師受聘為第一任駐堂牧師。

(資料來源:同光簡史)

記者:作為一個支持婚姻平權的基督徒,你又面對過任何的壓力或鼓勵嗎?

豬頭皮:其實我在台北義光教會是比較小間的教會,裡面挺同的其實佔絕大多數,所以沒有很大的問題。但是回到台南,我們民族路教會是我從小的教會,就比較偏向樣反同,我媽也常囑咐我「莫和牧師應喙應舌」,我本身是民族路教會,但是我被牧師封鎖,甚至連教會網站也上不去。

現在我們那個教會的牧師變成反同的領袖,反同起初是華語教會,但近年積極拉攏長老教會的人,所以他去到反同陣營變成一個明星嘛!就是一種掌聲迷失啦!

所以壓力其實也很大,而且華語教會通常規模較大,我和我的樂團以前也常常受邀去唱唱歌,像是 good TV,good TV 主幹算是靈糧堂,我以前也在那主持節目啊,但當性別議題爭論浮上檯面之後,他們也幾乎不找我弄節目或唱歌了。

其實 good TV 一開始抵制我不是因為這個議題,而是我當時還在主持節目的時候,我 2002 年曾幫李應元站台唱了「台北一隻九」,隔天就先被民進黨禁唱,然後過不到一個月我的節目就被處理掉了,對 good TV 來說這是罪不可赦,這對他們來說比挺同還嚴重,怎麼可以罵馬英九!

Good TV 也很有趣啦,像阿扁 2000 當選總統,整個電視台上下如喪考妣,啊電視台裡面也有些挺人士啦,他們就傳 mail 給我,說裡面每天都在「發作」,後來阿扁 2004 連任之後,整個更加嚴重!

更有趣的是,2000 年政黨輪替以前,長老教會是常態性批判時政、批判國民黨,但是華語教會就會說「羅馬書第 13 章說我們要順服掌權者,因為權力是從上帝來的。」所以他們絕不批判國民黨,一直到 2000 年,才開始「弟兄姊妹我們應該要關心時事」,然後教會裡面開始罵陳水扁政府,哈哈,這也算是感謝上帝啦,讓這些人覺醒了!

但是!馬英九上任之後又開始「羅馬書第 13 章」了,開始不罵政治,直到現在蔡英文上任又再開始罵了,所以我講「遐 ê 人食屎啦」,像陳水扁時代當然有好有壞,該罵則罵,蔡英文時代當然也是!而他們是國民黨執政就遵照聖經乖乖順服,啊民進黨執政就把聖經丟一邊,雙重標準、自助餐嘛!聖經裡面其實也有很多先知直接指著君王鼻子罵的故事啊,所以你讀聖經要看他整體以及每個故事的時空背景嘛!

 

記者:如何看待台灣正名一事?有人說正名可能造成奧會被停權,你怎麼看?

豬頭皮:正名這是很自然的事情,我們原本就叫台灣,世界地圖裡找不到中華台北啊!而且中華台北?那我們台南人怎麼辦?我們台南既不中華也不台北!

洛桑協議也沒規定說不能改名,荷蘭當年要改名尼德蘭也沒被取消會籍,被打槍幾次才過關,巴西和俄羅斯甚至都被停權過,選手照樣出賽不受影響,大家要慎防假消息啦!這次的正名運動是要以符合規定的方式「申請」改名,而不是要以違反規定的方式「逕行」改名,既然遵照規則走,又怎麼會被踢出去呢?

而且可以看看中華奧會那些人是哪些背景,既不是運動專長,甚至還有什麼「涉嫌掏空」的,大家應該看清楚那些叫選手出來反正名的掌權者是什麼樣子!

 

記者:如果面對一些反對婚姻平權的基督徒,你有什麼話想對他們說?

豬頭皮:我們應該要重新檢視聖經的背景,像聖經裡有記載「婦女在會中要閉口不言」,現在大家有遵守嗎?沒有吧!那聖經裡為什麼會那樣記載?因為當時後婦女幾乎無法受教育,自然沒有辦法有比較建設性的發言,但是今天女性表現都要超越男性了,男生選總統也選輸女生,整個時代背景不同了!

而聖經裡反對男男之間的性行為,是反對對戰俘的侵犯和異教的男妓,經文裡的時代背景和現在的同性戀情大相徑庭,當時是反對荒淫與性暴力,並非反對同性性行為本身。而且聖經和民法本身更是有距離的,總不可能規定都不能離婚,或是婦女閉口不言吧?

多數反對婚姻平權的人心裡是害怕,因為缺乏接觸,今日婦女能夠發表言論、基督徒可以離婚也是經歷了一些碰撞,在這近兩三百年來慢慢衝撞出來,我們應該把心打開,多去接觸、去聽去看!

 

記者:如果面對一些支持正名但反對婚姻平權,你有什麼話想對他們說?

豬頭皮:同性戀在社會裡是弱勢族群,就像是台灣之於國際,追求婚姻平權和追求正名都是一種對於不平等、壓迫的反抗。其實不管是平權或正名運動,都受到很多來自社會的打壓,很多人因為不了解、害怕而反對,正名運動或者台獨其實也蒙受非常非常多不實的攻擊,很多很多的謊言在抹黑正名,也有更多更多的謊言在抹黑平權。

台灣人可以追求在國際社會被公平對待,其他性傾向和性別受到的壓迫可能更甚於我們,我們不甘受到壓迫,自然將心比心同志族群,他們也想要獲得和我們一樣的權利!

正名運動背負很多汙名與屈辱,莫名其妙地被冠上很多的罵名,也受了很多委屈;同志族群更無時無刻不背負這樣的壓力,「正名運動是要為了政治犧牲選手權益」「同性戀造成台灣絕子絕孫」「婚姻平權讓年輕人更淫亂」很多很沒邏輯的話語串在一起攻擊著我們,啊我們必然是要去打破那些謠言嘛,要追求台灣在國際上能得到平等對待,那同理也要支持婚姻平權,讓其他和我們有些相異的人擁有像我們一樣的權益。

而且這次反同有很大一股力量是來自中國的,是一些原本就比較親中的教會發起,中國也希望藉著反同來操作反本土政權的力量。反之,如果台灣能夠實現婚姻平權,也絕對會受到全球矚目,讓全世界認知到我們與保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存在更大的不同,台灣會是亞洲第一個實現婚姻平權的社會,象徵我們是多元而包容、注重人權,更有資格成為這個國際村的一份子!

豬頭皮在個人臉書的大頭貼照上做了最直接的表態。
圖片來源:朱約信 臉書

河邊春夢復古酒吧老闆 Jimmy、豬頭皮齊談「反同這檔事」

豬頭皮:「反同」舞過頭矣,「反同」恁逐个人攏會使「反同」,就親像逐家攏會使支持韓國瑜,這攏無要緊,啊咱是希望所有 ê 批評 kah 反對 ê 聲音攏是理性 ê,這馬是逐家攏看無矣,所以續來就是公投票 13、14、15 愛頓同意,其他愛頓無同意。(台語,「」內為華語)

 

Jimmy:要帶小抄,一生一世愛我,可能要寫在手上,幾號幾號圈圈,幾號叉叉(華語)

公投 13、14、15 案皆投下同意票。
圖片來源:131415 聯盟 臉書

記者:豬頭皮大哥,我聽汝 ê 腔口應該是台南人 honnh?(台語)

 

豬頭皮;嘿啦,我正台南人,啊 guán 台南「反同」ê 教會可能有六成,台北長老教會「反同」 ê 就較少,前一站仔《天下雜誌》有一篇寫「反同」 ê 中國因素,這其實我足早就想欲寫矣,就置 in 置咧辦「愛家大遊行」彼站仔,因為彼足奇怪,就是長老教會亦未開始「反同」進前,一寡華語教會就開始「發起」矣,啊華語教會就是長期「親中」嘛,有真濟中資置內底!

啊進前閣有幾个自美國來台灣,像有一个叫「為萬國禱告」這是一个「宣教團體」,活動內底嘛是攏置咧叫逐家祈禱,其實遮嘛算是好事,尾仔 tsiah 知影 in 是欲來做「反同」,這馬嘛足濟教會置咧推捒「幸福小組」,「幸福小組」原底是置咧講咱家庭愛合好、逐家「和睦相處」,這嘛是好 ê 啊!

但是尾仔變作是欲來「集結反同」ê 力量,焉爾就變作「邪惡」去矣,所以 in 攏是表面上講「愛家公投」,咱有「愛家」無?有嘛!啊尾仔哪會變作一男一女 tsiah 是「愛家」!(台語,「」內為華語)

 

Jimmy:我是感覺這個反同成份很多啦,有的是從小就是保守,可能一輩子都沒接觸過,所以無知啦、不懂,啊有一些則可能像是基督徒有信仰的因素。

 

豬頭皮:若講著聖經我就真有研究矣,因為聖經內底有白紙烏字,「男與男行可恥之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但是聖經內底嘛有寫著「婦女在會中要閉口不言」,咱就自這來看,咱置咧開會,查某人未當講話,因為聖經白紙烏字焉爾寫,所以咱讀聖經亦好抑是讀古早 ê「經典」,抑是讀「可蘭經」甚至是讀「卡拉馬助夫兄弟們」,彼已經七八十冬以前矣嘛!

汝嘛愛看彼文字是啥物狀況寫 ê,親像講飲水,古早時代溪水會使直接 khat 起來飲,啊這馬敢會使焉爾直接飲?所以咱攏知影彼是古早時代 tsiah 會使焉爾做嘛!

聖經內底寫真濟男性 kah 男性之間 ê 代誌,這馬有真人濟聖經學者置咧研究嘛,其實聖經內底是講彼个時陣「異教的男妓」,因為基督教早期是足討厭遐 ê「異教」嘛,啊「異教有男妓和女妓」,這內底就是對「異教的排斥」,in 並無特別去罵彼个「女妓」,因為較早一寡查埔 ê 官員是自查某 ê 耍甲無物仔通耍,tsiah 會耍對查埔 ê 去,聖經是置咧「斥責荒誕和荒淫」,並毋是「斥責」查埔去愛查埔啦!

若無就是戰爭 ê 時順,較早攏查埔 ê 置咧戰爭嘛,有 ê 時陣會「雞姦」對方 ê「男性戰俘」來 kah 侮辱,聖經是反對這款侮辱 kah「性暴力」亦閣有「異教的男妓」,根本毋是反對查埔 kah 查埔。

豬頭皮與平權運動明星四叉貓一同亂入反同活動。
圖片來源:朱約信 臉書

所以講這个話 honnh,像長老教會陽明山頂懸彼个神學院 ê 院長 honnh,一開始嘛是講伊「反同」嘛,啊伊這馬一直退,退到這馬伊講聖經「不支持男男性行為」,因為伊是學者嘛,所以未使烏白講,「聖經對男男性行為確實存在一定的斥責」,但是咱會使問講「經文寫的是什麼狀況呢?」

就像講「聖經對女性發言有斥責」,但是這是啥物狀況之下寫 ê,彼个時代女性無法度受教育,啊就有訂一寡規矩出來,但是咱這馬已經是女性有受教育 ê 時代,咱置咧看女性發言這件代誌就有無仝款 ê 看法。

古早時代「利未記」,內底有規定信徒「日常生活」,嘛講著仝一片田地內底「不能眾兩種作物」,啊咱這馬敢有閣置咧遵守?古早時代會焉爾講就是因為講較早「農耕技術較差」嘛,像嘛有規定講,汝食水產海產,「只可以吃有魚鰭的」,就是未使食蟳仔、蝦仔 kah 一寡「貝殼類」,這是白紙烏字寫置聖經內底,咱若只看表面,焉爾咱就未使食「貝類」嘛(台語,「」內為華語)

 

Jimmy:那我們淡水這裏的孔雀蛤也不行吃了!(華語)

 

豬頭皮:黑啊,咱在地介出名 ê「孔雀蛤」嘛未使食!啊尾仔學者研究講為啥物聖經內底會焉爾寫?尾仔咱 tsiah 了解講是因為古早時代「烹飪技術和保存技術」無好,是為著逐家 ê 健康、避免食歹腹肚 tsiah 會焉爾寫,聖經內底寫 ê 攏有古早時代 ê 原因。

就親像我 ê 太太生子會時順,我 ê 丈母閣會 kah guán 太太講,作月內未使洗頭,遮恁這代應該毋捌聽過啦 honnh?(台語,「」內為華語)

 

記者:我是閣捌聽 guán 阿媽講過啦!

 

Jimmy:應該算咱頂沿 ê 較會焉爾講!(台語)

 

豬頭皮:所以應該算汝(指記者)這代開始就較無聽人焉爾講矣,因為這馬吹風機足普遍 ê 嘛!但是咱未去罵丈母「無知」抑啥,因為是生長 ê 時代嘛,咱嘛會認為這是為著咱逐家好,所以聖經內底寫「女人在會中閉口不言」、田園未使種兩款「作物」,甚至未使穿「不同材質交織在一起」 ê 衫,聖經內底足濟規矩 ê,啊「反同」ê 人敢有乖乖置咧守這个規矩?「女人在會中要閉口不言」結果「反同」ê 教會內底嘛有查某牧師嘛!

我有詳細研究,聖經內底寫著「男男」ê 差不多五、六位啦,就是一寡啥物「不可貪戀男色」,汝若去查 wiki,汝查看「聖經逗號同性戀」內底就寫甲誠詳細,啊本來差不多一、兩百冬前,所有 ê 基督徒生活攏按照聖經嘛,並無「聖經詮釋學」這个物件嘛!

但是慢慢咱這馬置看一寡較早 ê 物件像「尼采」,尾仔發展出「詮釋學」,「詮釋學」就是討論較早「尼采」遐 ê 人置咧寫遐 ê 物件 ê 時順,是置啥物款 ê 狀況 kah 環境,了解了後咱 tsiah 看講遐內底寫 ê 對咱這馬 ê 生活有啥物意義?

所有 ê「文學批判」攏應該焉爾啦,像咱置咧看電影抑是聽歌,「那年我們在淡水河邊」羅大佑十幾冬前寫 ê,咱若置二十幾冬前寫「那年我們在愛河邊」,啊二十幾冬前愛河足臭 ê 嘛,但是汝若是這馬寫,愛河邊仔散步是足清悠 ê 嘛!所以汝遮 ê 歌抑是文學,咱三百冬後閣來看,可能會感覺真奇怪,是焉怎有人寫講愛河邊仔散步足爽快 ê,是焉怎有 ê 人寫講愛河邊真臭?其實咱這馬看差二十幾冬嘛!一千冬後人來看,咱攏算是二十世紀嘛,人就會想講差二十幾冬哪會歸个無仝款?

所以這个物件就是愛「回到」context 去看,啊這馬遮 ê 保守基督徒攏無啥置咧看,攏只看聖經內面 ê 白紙烏字,所以真正有 ê 教會不准女性「在會中發言」,這是我所知影 ê,至少有「鄙視女性」,甚至聖經內底有寫講「丈夫是妻子的頭,你要順服你的丈夫像丈夫順服基督一樣」焉爾我就「斷章取義」嘛,聖經內底寫「丈夫是妻子的頭」所以 guán 某攏愛聽我 ê,焉爾毋就足簡單 ê、「世界和平」,所以遐 ê「反同」ê 是「親中、男人沙文主義」,這攏有「交集」啦!(台語,「」內為華語)

圖片來源:捍衛家庭學生聯盟 臉書

記者:哎喲,這段我敢通寫入去?(台語)

 

豬頭皮:無要緊,汝攏寫入去!反同教會「親中」我是幾冬前就想欲寫,尾仔是「天下雜誌」先寫出來,內底就是講「反同和宗教統戰」焉怎合作 ê 過程。(台語,「」內為華語)

Jimmy:彼篇是講「反同勢力背後有中國因素」,但是無外久就「被下架」矣。(台語,「」內為華語)

 

豬頭皮:彼篇是予 in 家己 ê 「網站下架」,但是 google 應該閣揣有,因為有人會去分享抑是「轉載」。其實寫這款罵華語教會 ê 文章一定會予人抗議啊,抗議 ê 人內底嘛一定有 ê 較有錢像「王雪紅」嘛!若是「王雪紅」ê 祕書可能一通電話叫「雜誌社下架就下架」矣。(台語,「」內為華語)

Jimmy:一寡保守 ê 教會會去罵「男男」,啊 in 敢會去罵「女女」?(台語,「」內為華語)

 

豬頭皮:聖經內底寫「女女」干單有一个所在爾爾,「女性拋棄了順性的用處,你就如男性拋棄了順性」,就干單寫這位爾,所以大部分攏是寫「男男」。(台語,「」內為華語)

 

Jimmy:所以我們就可以質問說為什麼反同只講男男、不講女女?(華語)

 

豬頭皮:進前辯論會閣講啥物「陰道有四十層皮膚」遮啥物碗糕?這就是一種足簡單 ê 道理,就是 in 看這生了歹看,所以就未爽,in 就感覺講查埔 kah 查埔足「噁心」焉爾,啊汝若問大部分毋是教會 ê 人,「如果女女呢?」,十个差不多八个會講「賞心悅目」,親像一寡過鹹水來台灣 ê 「女女」錄影帶嘛是「賞心悅目」啊!啊若是「男男」有个查埔就擋未著。(台語,「」內為華語)

Jimmy:所以如果用邏輯去質問對方,對方其實都答不出來啊,都是用感覺在反男男。(華語)

 

豬頭皮:像前幾日仔「蔡康永」po 一篇文,是伊置咧寫學學文創董事長「徐莉玲」啦,伊是做過足濟
足讚 ê 兒童教育,但是因為伊是基督徒,所以伊置學學文創 ê Line 內底叫人公投 14、15 愛頓無同意,就予人「截圖」去傳予「蔡康永」,「蔡康永問為什麼一信耶穌就完了?」伊人是真正足優秀 ê。

進前「反同」ê 去辯論差不多派出十个嘛!十个全部攏教會 ê 人,啊支持平權 ê 有一个「陳思豪牧師」啊其他 ê 攏毋是嘛!所以基督教這馬置台灣應該若像是「邪教」,咱基督教對台灣 ê「危害」是比「妙禪」閣較大,「妙禪是封閉系統啊」,較無共人去去焉爾有 ê 無 ê,只是有 ê 人入去了後,「身心受創」抑是啥物貨 ê,嘛是有人感覺真滿足 ê 嘛無一定嘛!啊基督教是「開放性」ê。

汝聽遐 ê「反同」ê 牧師嘛是講「人跟人的尊重和愛」,但是講到尾仔哪攏變作「同性戀是罪、是異類」(台語,「」內為華語)

陳思豪牧師參與性別運動時,戮力提醒基督徒不要強加信仰在他人身上。
圖片來源:陳思豪 臉書

Jimmy:有沒有可能反同教會是純因著中國的滲透而去從事反同? (華語)

 

豬頭皮:因為長期以來華語教會 kah 中國是一直有聯絡嘛,有資金 ê 來往,長老教會就是這二十冬以來漸漸 kah 華語教會有合作,就像講「靈糧堂反同」嘛,啊若是 in 攏邀請我去唱歌,啊我就漸漸會受 in ê 影響嘛!

「靈糧堂」是有這个財力講一個月欲予汝十萬請汝去替 in 唱歌,「靈糧堂」內底負責「敬拜讚美控音的」一場會使提欲八千、一萬,對 in 來講當然是尊重專業嘛,未親像講有 ê 慈善團體攏愛人替汝作免錢 ê,in 攏有錢啦,啊 in ê「音樂總監」嘛算是置「靈糧堂」內底食頭路 ê,一個月可能就是四萬、五萬焉爾,可能伊本人有「反同」無咱毋知影,但是 in「周神助」牧師等於是伊 ê「衣食父母」啊。

國民黨遮 ê 我捌看過一个彈 bass ê 朋友,伊 kah 我講 in 兜一定攏投國民黨,因為國民黨是 in ê「衣食父母」、有一寡生理 ê 來往,這馬國民黨會較崩就是因為影響力愈來愈小。

中國這馬若是欲出手伊未直接幫贊國民黨,伊可能是會幫贊「單一候選人」像「柯文哲」ka「韓國瑜」這款 ê,無可能講完全 kah 國民黨合作,有可能講是 kah 內底特定 ê 候選人,伊可能就算講發動「網軍」抑是用錢來買,用較 undertable ê 方式,可能是提錢與台商叫 in 轉來台灣捐予某某人,甚至是直頭置中國將錢交予候選人 ê 家族。

啊長老教會牧師普遍是台獨,但是像台南 ê 机牧師因為「反同」ê 關係,甚至去參加「罷免黃國昌」、替一寡簽「愛家」ê 國民黨候選人徛台,這就造成一寡原本「反同的歐吉桑、歐巴桑」反感,因為這已經是為著「反同」是非不分矣。(台語,「」內為華語)

 

記者:所以未因為「反同」造成綠營基本盤「鬆動」honnh?(台語,「」內為華語)

 

豬頭皮:無矣,嘛干單彼个牧師「鬆動」,其他 ê「反同」huān「反同」,嘛是仝款頓予綠色 ê,只是逐家會反感彼个牧師,竟然是非不分到欲去徛國民黨 ê 台。

啊普遍民進黨攏是支持「同志」ê 嘛,所以出來「反同」ê 大部分攏是華語教會。啊其實護家盟內底嘛有「權力鬥爭」嘛,護家盟內底原本有一个發言人是一貫道 ê,講啥物欲和「摩天輪結婚」,尾仔就予人 piak 出「外遇生子」ê 代誌, 就較無機會出來矣,予其他 ê 人「取代」矣。

啊像進前罷免「黃國昌」ê 叫做「孫繼正」嘛,伊是大生理人啦,我有教會 ê 朋友 kah 伊有熟識。(台語,「」內為華語)

 

記者:進前網路頂懸有人講「孫繼正是深櫃」,啊一寡「反同」ê 人看起來嘛小可仔……(台語,「」內為華語)

 

豬頭皮:其實美國、歐洲足濟「反同」ê 人其實是「同志」啊,in 其實嘛足可憐啦,因為 in 是同志,但是驚予人知,所以會去壓迫其他 ê「同志」,這是一種,啊有 ê 是因為這个社會予 in 自細漢到大漢有一款「深深的羞愧」,但是這嘛毋是 in ê 問題啦!是因為 in 無法度認同家己嘛,所以 in 看著其他「出櫃的同志」其實是「嫉妒然後又恨又愛」(台語,「」內為華語)

Jimmy:這是真正足趣味,我進前嘛看過未少,家己本身是「同志」但是閣看未起「同志」,就親像咱自底講台語 ê 會歹勢講台語。(台語,「」內為華語)

 

豬頭皮:這款足人濟矣,我細漢對嘉義起來台北,我這代亦閣會啊,其實「美秀集團」這代嘛是會啊,我和「美秀」差欲二十年,in 內底嘛有人是下港囝仔,未曉講台語嘛歹勢講,甚至是大學 ê 時陣起來到台北,嘛「鄙視」其他講華語有下港腔 ê 囝仔。

足濟人就是先「鄙視」、無認同家己,到尾仔覺醒了後,tsiah 開始認同、「熱愛自己的出身」嘛!伊原來是「同志」、原來是下港囝仔、原來是台灣人,但是愛有一个覺醒 ê 過程嘛!

 

挺婚姻平權、支持台獨的河邊春夢酒吧老闆 Jimmy 與豬頭皮合影。
記者簡翊展攝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