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李政亮專欄》日本動漫之初——初代職業漫畫家北澤樂天

北澤樂天漫畫會館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日本動漫是日本重要的軟實力之一,動漫人才就如過江之鯽,但誰是日本漫畫史上第一號漫畫家?

答案是明治時代的北澤樂天(一八七六—一九五五)。他是第一位以漫畫家身份自居的人氣漫畫家,明治末期所創辦的《東京帕克》(東京パック)曾風靡一時,帶動時事漫畫的熱潮。

受福澤諭吉提攜的北澤樂天

北澤樂天漫畫會館位於大宮的崎玉市浦和區,這裡以盆栽著稱。從東京搭新幹線到大宮再轉電車進入浦和區,從大都會到小町,從喧囂到寧靜,別有一種適切的安靜感。進入漫畫會館,映入眼簾的便是簡介北澤樂天的幾幅大型漫畫。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福澤諭吉對北澤樂天的教誨:「漫畫也有大用處!」

福澤諭吉,一代啟蒙大師,漫畫家北澤樂天怎麼會和福澤諭吉產生關係?這位明治初期出生的漫畫家,前十一代先祖皆任德川家官吏,也是大宮一帶地主,然而,到了父親北澤保定這一代,明治政權成立後或因北澤家與德川家的關係土地皆被徵用。北澤保定而後開設舊書店維生,他很早就發現兒子北澤樂天的繪畫才能,十二歲時先送他學日本畫,或許受到文明開化西化潮流的影響,而後再轉到橫濱追隨西洋人學習西洋畫,而後在橫濱的外文雜誌開始發表作品。

北澤樂天漫畫之路的第一段機緣就是與福澤諭吉的相遇。福澤諭吉,日本歷史上最重要的啟蒙者與思想家,最大面額紙鈔一萬圓上的肖像人物便是福澤諭吉,足見他的重要性。他的名言是「一身兩世」,也就是日本從封建時代到明治維新,一個人歷經兩種時代,思維必須緊隨時代與時俱進。福澤諭吉本身就是一身兩世的典範,他從傳統的漢學到蘭學,再從蘭學到英語,可以說緊緊追隨文明的潮流。

福澤諭吉因為精通英語與荷蘭語,任職於德川幕府的外國翻譯局,一八六0年代開始得有機會以幕府幕僚身分隨團出訪。他的歐美之旅不僅止於完成工作任務,更在悉心考察歐美國家的政治制度與社會實況,他將心得化為文字,作為啟蒙日本民眾之用。一八六六年,他的《西洋事情》在幕末時期成為暢銷書,根本原因在於黑船事件之後,知識分子們對外在世界充滿好奇之心所致。《西洋事情》裡,他描述了西方報紙的樣貌,其中,提及西方報紙附有圖畫,一目了然。

一八八四年,他創辦《時事新報》,一如《西洋事情》對西洋報紙的介紹,他在《時事新報》創設漫畫欄,這是日本日報第一個設有漫畫欄的日報。創設之初,漫畫欄由福澤諭吉的姪子今泉一瓢(金泉秀太郎)擔綱。今泉一瓢的名作是一八八四年的「北京夢枕」,中國皇帝抽著鴉片作大夢,夢境外則是西洋諸國的官員看著這個麻痺的皇帝。隔年,福澤諭吉在《時事新報》發表著名的「脫亞論」,足見漫畫與報社立場相互呼應。不過,體弱的今泉一瓢英年早逝,一八九九年,北澤樂天受福澤諭吉之邀入報社。在這裡,北澤樂天繪製似顏繪之外,也熟悉了國內外政治局勢的變動。

一進會館,就可看到福澤諭吉提醒北澤樂天「漫畫也有大作用」的教誨。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從PUNCH到PUCK

北澤樂天的漫畫之途,從福澤諭吉開始,不僅如此,深受福澤諭吉影響的北澤樂天,也提升了日本政治漫畫的視野與深度。日本明治維新之初,也是自由民權運動要求成立議會勃發之際,政治諷刺的漫畫蔚為風潮,然而,一八八九年憲法頒布隔年隨即進行國會選舉之後,政治漫畫頓失重心,諷刺畫淪為江戶時期純粹娛樂、無所追求的戲畫。

北澤樂天對政治的關注不僅及於日本國內也延伸到國際局勢,這些都呈現在他一九0五年創辦的《東京帕克》(東京パック)這份刊物是 B4 大小而且彩色印刷,發刊之初,正逢日俄戰爭末期日本勝利底定之際,人心歡騰,《東京帕克》創下銷售紀錄。所謂的帕克(パック)即是 puck,這是仿效美國一八七一年創刊的雜誌《帕克》(PUCK)而來,《PUCK》的著名之處在於高水準的政治諷刺畫之外,雜誌更是英文與德文兩種語言版本。帕克的命名來自莎士比亞的《仲夏夜之夢》裡調皮淘氣的小精靈帕克,《帕克》的雜誌風格也因而是帶著戲謔風格的。

從 punch 到 puck,可謂是日本政治諷刺畫向前一大步,北澤樂天在歐美雜誌的政治諷刺畫裡找尋參照,北澤樂天的畫筆銳利,一九0九年的作品「月世界演講」(月世界に於る演說)便是代表,這幅畫的構圖是政治家在月球演講,痛陳徵兵、徵稅只為戰爭。日本人在日俄戰爭勝利的興奮不久後,人們開始思考日本是花費多少士兵傷亡的代價才獲得勝利,更何況,俄國賠償有限,很快地,不滿的人們聚集在日比谷公園抗議。此外,明治時代快速工業化的過程當中,也產生不少問題,例如勞動者的權利受資本家的壓榨等,在此現實環境下,左翼力量開始出現,罷工時有所聞,但國家力量以高壓強制的方式強壓。「月世界演講」自是藉假想的月世界痛陳現實中的政府之弊,不過,這一幅作品遭查禁。

PUCK時代的結束

一九一0年的大逆勢是明治時代結束的象徵。一九0九年,有著社會主義信仰的工人宮下太吉在長野試做炸彈,此舉被視為行刺天皇之舉,並以此擴大逮捕包括幸德秋水在內的社會主義與無政府主義者,處死刑者共計二十四人,這就是大逆事件。大逆事件是明治的倒數第二年,也是言論自由緊縮的指標事件。

大逆事件前後,北澤樂天在《東京帕克》發表的作品《危險的文壇》(危険極る文壇)作品,很能彰顯時代氣氛,也足以體現《東京帕克》的風格。一九一0年,日本政府言論尺度緊縮,反歐化主義的雜誌《日本與日本人》(日本と日本人)也遭禁止發行,北澤樂天繪製《危險的文壇》加以諷刺。畫作裡,作家滔滔不絕地演說,也有三五群眾聆聽,但官員卻在作家脖子上套上繩圈準備處決。有趣的是,《帕克》有英文與德文兩種版本,《東京帕克》也有日文與中文兩版本,於日本、朝鮮、中國與台灣發行。

北澤樂天和他的東京帕克。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東京帕克》停刊之後的北澤樂天,日後持續創辦漫畫雜誌,不過,如日中天的聲勢難以持續,他更大的貢獻在於以漫畫塾的方式培育後進。一九一0年代中期,西洋畫的動畫開始進入日本,進而也帶動日本本土動漫的製作,日本早期的動漫工作者諸如幸內純一與下川凹天都是北澤樂天的弟子。附帶一提,帕克風潮下,殖民地台灣也有《台灣帕克》(台湾パック),這是一九一一年日本人吉川精馬與關鐵腕所創的雜誌,同樣以諷刺時事為主,不過,一九一五年為台灣總督府廢刊,而後雜誌發行地改由神戶發行。

想想論壇授權轉載。原文標題:【在博物館看見日本動漫】初代職業漫畫家北澤樂天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