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康文炳專欄》侯友宜-平凡的意義

芋傳媒資料照片 / 記者邱家琳攝

原文出自康文炳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其實,侯友宜沒什麼好談的,作為一位名人,他太無趣了,縱使作為一位政治人物,他也缺乏值得一提的特色。

當然,侯友宜的平淡也沒什麼特別的,他一如你我,或你我身邊常見組織內「等因奉此」的科層人員。

但此刻,恰恰是這種平淡,侯友宜正為我們顯現不同的意義。

從穿街走巷的基層員警,到管治近四百萬人口的副市長,侯友宜順遂的仕途,堪可作為台灣基層公務員的典範。只是這樣的典範,幸運多於勵志。他的幸運,無疑來自於他是一位盡職的公務員,但更可能來自於他是一位盡忠的家臣。

傳聞中的家臣作為難以查證,但侯友宜最為市井津津樂道,也最受爭議的公務事蹟,則無疑是 1989 年奉命拘提鄭南榕。三十年後,當他再度談起此事時,他說:身為公務員依法執行,他問心無愧,「若是時空背景再來一次,檢方再發一次拘票,我還是要去執行」。

圖片來源:鄭南榕基金會臉書

侯友宜回答得如此理直氣壯,此刻我們看到的彷彿還是三十年前那位刑事組長的身影,而不是問鼎直轄市市長的候選人。

令人驚訝的,不是他三十年前「奉命行事」的功過對錯;真正令人驚訝的,是他三十年後可以以如此事不關己的口吻,回答這樣的質問。

作為,或企圖作為一位政治人物,這樣的反思,這樣的格局,無疑是令人詫異的;彷彿台灣三十年來的文明發展浪潮,他都置身事外了。

科層主義者信奉的是依法行事,他們不必反思他們所作所為的信念與價值。他們對明天的想像就一如昨日,他們不期待也不可能成為進步主義者。

侯友宜的幸運,正因為他是一位徹底「奉命行事」的仕途主義者。但這樣的科層主義者成為政治人物的危險,並不僅僅在於他們對未來缺乏想像力與開創性;他們的危險更在於他們往往不自覺地淪為「平凡罪惡」的劊子手。

相關文章: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