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政治壓力下 風口浪尖的中國慰安婦研究者

圖片來源:中央社

作為「慰安婦」議題的歷史研究者,中國學者蘇智良認為,在當前的中日關係下,要讓歷史研究不受政治影響很困難;這壓力既來自日本,也來自中國。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將於 25 日訪問中國,中國官方極力營造友好氣氛。值此之際,上海師範大學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主任蘇智良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談他的研究以及引發的爭議。

今年 8 月 10 日,蘇智良及團隊籌備了半年的國際慰安婦研討會議原本預定召開,卻突然在當月 1 日接獲校方通知必須延期。參與會議的專家中,還包括兩名來自台灣婦女救援基金會的代表。

蘇智良的理解是,中日官方要紀念「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簽訂 40 週年,所以通知「延期」。但要延到何時?再召聚多達 60 名海外專家又談何容易?於是研討會取消。

到了 8 月 12 日,蘇智良看到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互致賀電、慶祝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 40 週年的新聞,他更明白原本研討會舉行的時間太過敏感。但究竟是哪個單位施壓校方,蘇智良語帶保留表示:「不方便說。」

意料之外嗎?蘇智良坦言,大學舉辦國際會議必須向主管單位申報,何況已經籌備半年,所以本來不認為有太大問題。至於明年是否續辦,必須視具體情況和自己的力量而定。

他說:「歷史往往是由政治家寫的,但那些阿嬤們是無辜的,我更覺得應該為她們發聲。」

「慰安婦」是日語名詞。今年 62 歲的蘇智良曾經在東京大學進修,1992 年時,因為得知第一個慰安所設在上海,因此開始投入慰安婦議題的研究,並於 2000 年擔任東京慰安婦民間法庭中國代表團團長,有「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第一人」之稱。

這不是他第一次在處理慰安婦議題時面對外界壓力。

大約在 1995 年,蘇智良寫了一篇關於在上海調查慰安所的文章,有關部門卻要求不要發表,理由也是「中日友好」,當時還在「友好期」。此後兩年,蘇智良只調查不發表,直到央視節目採訪他,才逐漸「解禁」。

2016 年 10 月 22 日,位於上海師範大學內的中國慰安婦歷史博物館開幕。博物館外的草坪設有象徵慰安婦受害者的中韓和平少女塑像,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發言對此表示遺憾。

當時也有來自中國政府的壓力。蘇智良說,有的部門覺得塑像還是移走好,但他認為雕像還是一個符號、一個象徵,可以作為博物館的一部分放在門外草坪上。即使在塑像揭幕後,他仍花了相當多的努力,在內部說明設置雕像的意義不在於「反日」。

面對這些政治壓力,蘇智良說,這是歷史,「如果你要讓日本真心誠意的跟中國友好,日本必須承認罪行、反省,我自認是為了中日真正的友好。」

研究慰安婦,是否影響他對日本人的看法?他說,這是一段日本軍國主義下的歷史,和今天的日本人「既有關也無關」,關鍵是要反思。他反對因此批評日本民族低劣,「更不等於我們民族沒有問題,民族沒有高下優劣之分」。

蘇智良在乎的是歷史的真相,而難處在於,大量檔案在二戰結束前已被日軍銷毀。

經過研究,他對慰安婦的定義是:日本政府及軍隊強徵婦女為軍事性奴隸的制度,是有計畫性的,並非是商業化的行為。即使有慰安婦因此獲得收入,或是和士兵發生感情、結婚,也不能改變這個制度的強迫本質。

這些牽涉到女性最私密、最痛苦回憶的訪談,絕大多數是由蘇智良的妻子、已退休的上海師範大學教授陳麗菲完成的。

據蘇智良和他的團隊研究,全中國有 20 萬名女性被日軍強徵為慰安婦。中國目前還有 15 名慰安婦倖存者,平均年齡 93 歲。

蘇智良說,等到慰安婦們都離世後,這段歷史並不會消解,回望歷史才能記取教訓。

(中央社)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