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專訪】出身洋裁家族 李育昇用劇場服裝說故事

(芋傳媒記者邱家琳攝)

(芋傳媒記者邱家琳報導)人要衣裝,佛要金裝。曾獲金鐘獎最佳美術設計、國際曼谷藝術節最佳藝術指導的劇場服裝設計師李育昇,出身於專做官夫人衣裝的洋裁家族,他常開玩笑說:「我要是打回原形的話,應該要去做平面設計。」

劇場服裝設計師李育昇的設計圖。
芋傳媒記者邱家琳攝

對劇場服裝設計師李育昇來說,如何留意舞台燈光造成的視覺效果,做出符合故事背景與人物特質的造型、還能快速穿換的服裝,是他最大的課題。李育昇,小時候學的是西洋美術,大學則轉到「經世致用」的設計領域,就讀中原大學商業設計系平面設計學程,2003 年開始才參與劇場相關的視覺與美術服裝設計。

為了減低演員上台演出的負擔,他透過自然有機、可以造紙的纖維,研發質地更輕盈、耐撞抗壓的戲服,希望能讓演員在舞台上更投入角色的演繹。

對故事性有興趣

回憶起當時轉換跑道的心路歷程,李育昇說道:「平面設計很少有機會操作『故事性』,編排或拍攝畫面的構成也都是技術層面的工作,但那不是我想做的事情。我對複合媒材與『故事性』有興趣,想透過服裝呈現人物特質,在因緣巧合下,轉到劇場服裝領域,加上這是自己的家學技藝,所以上手比較快。」

劇場服裝設計師李育昇。
芋傳媒記者邱家琳攝

非科班出身的李育昇,剛入行時也面臨許多挑戰與挫折,只能憑藉對戲曲的興趣與熱愛,從做中學,一回生二回熟,逐漸變得專業起來。他提到,自己起初對戲曲的學理較為陌生,幫戲曲演員做的衣服,跟T-shirt一樣可以從頭穿脫,後來他才知道,這其實這是違反傳統戲曲的工作順序與邏輯,演員是先梳頭化妝再穿衣服,甚至有些演員穿好戲服後,就不會再坐下來,避免衣服皺掉。

李育昇近年的劇場服裝作品涉獵廣泛,現代寫實、實驗風格與傳統戲曲皆專精擅長。9 月 22 日起,他受邀到「2018 藝術自造祭」主題特展「戲人.入戲」參展,在宜蘭中興文化創意園區展出他過去為音樂劇與新編傳統戲曲創作的戲服,以及藉由竹子、麻繩、絲瓜等自然纖維製成、質地輕盈的頭飾,讓觀眾有機會在劇場之外,近距離欣賞演員身上的衣物。

李育昇在「2018 藝術自造祭」主題特展呈現的戲服作品。
芋傳媒記者邱家琳攝

戲服誇張 是因為舞台燈光

戲曲服裝很容易被「妖魔化」,常被認為是誇張華麗、金光閃閃或非日常的造型,但其實這與它的人文背景、現代舞台燈光引入的時間點有關。在傳統戲曲中,正直的人穿黑色,忠肝義膽的角色穿正紅色,小情小愛的故事則以粉色系服飾為主,而燈光照明是最晚加入傳統戲曲,過去只能靠鮮明的顏色與造型,才能讓觀眾辨識角色。

「舞台光亮的地方才能說故事,在配色之前,得先了理解光賦予環境哪些條件,再去做發揮與改變。」李育昇說明,劇場服裝設計師與時裝設計師有著很大的不同,前者得對光線要有感知力,必須了解這些材質或布料,在燈光底下會有哪些視覺效果,像黑色面料因為染劑或質地差異,在光源照射下,有的會呈現咖啡色,有的則會變成藍色。

李育昇為台灣豫劇皇后王海玲設計的戲服。
芋傳媒記者邱家琳攝

除了配色之外,服裝造型也能進一步展現故事角色的個性。李育昇以動見体劇團《狂起》為例,《狂起》為新編傳統戲曲,內容融合崑曲《牡丹亭》與民間傳說《梁山伯與祝英台》,在設計女主角杜麗娘的戲服時,以外觀類似「蟲蛹狀」的青衣為主體,呈現彷彿要破繭而出的意象,頭飾則保留旦角的七個小彎,並模擬虎頭蜂窩的形狀,扣回「蟲」與「蝴蝶」的概念。

動見体劇團《狂起》女主角杜麗娘的戲服。
芋傳媒記者邱家琳攝

在青衣背後,還有件白色披風被懸掛起來,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樣。李育昇解釋道,如果是了解戲曲的觀眾,一看就知道,這件白色披風原本是青衣小旦必穿的馬面裙,它的面料效果類似百褶裙,展開時會有菱格紋。老祖宗過去也會玩混搭效果,馬面裙要是穿高一點就會變成「腰包」,形塑孤苦伶仃、處境艱難的角色。

造紙纖維 創新戲服更輕盈

「劇場服裝設計師的功夫之所以不為人知,是因為都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發生。」李育昇說明,每次製作戲服都會遇到的問題是「快換」,即使看起來是現代的服裝結構,演員也必須在 30 秒或 1 分鐘內快速穿脫,因為劇場非常講究故事的節奏性,不可能等女主角慢慢換一套美美的衣服,或綁個馬甲就花 15 分鐘,如何在 10 秒鐘達到服裝的快換,背後有非常多的機關。

李育昇也提到,觀眾可能只關注有燈光照明、故事發生的地方,但在光源之外、比較暗的地方,特別是舞台兩側其實是很熱鬧忙碌的,舞台佈景推入推出,演員正在瘋狂快換戲服。為了解決快換的問題,他經常以夜光珠當記號,讓演員能在微光中穿脫戲服,如果舞台換景時完全不給光,就只能用磁扣來吸附衣物。他坦言,每次做快換的設計都會讓他心驚膽跳,但目前為止都還算順利。

此外,李育昇也運用可造紙的自然纖維設計戲服,不僅降低表演時的干擾,讓演員身體變得更輕盈,也讓衣服本身變得更抗壓耐撞。他形容,演員跟運動員很像,在舞台上的任何肢體接觸與碰撞有時會很暴力,或讓身體能量達到巔峰狀態來衝刺,也有可能前一秒演和樂的家庭,後一秒就演破敗的家庭,從歡笑突然轉到又哭又鬧的情緒。

台南人劇團《美女與野獸》的東方龍首人身造型。
芋傳媒記者邱家琳攝

像他為台南人劇團《美女與野獸》的東方龍首人身造型,龍首周圍以南洋杉的葉子裝飾,上方線條是以曬乾的觀音竹製成,營造出崢嶸嶙峋的氛圍,讓它看起來就像一隻爬蟲類動物或蜥蜴。2017 年他為北美館展覽「社交場」設計的大型戲曲帽飾,採用絲瓜纖維製成,結構輕盈、抗壓耐撞,每一件作品都不超過 3 公斤。

一瞬美好 值得當作藝術品

製作一套戲服或頭飾,步驟相當繁複,至少要花上一到兩個月,也需要仰賴團隊分工完成,同一套衣服可能前前後後要經手 20 多個師傅。雖然戲服的製作時程拉得非常長,但就只為了演員上台的那一刻,展現瞬間的美好。

李育昇為北美館展覽「社交場」設計的大型戲曲帽飾。
芋傳媒記者邱家琳攝

「台灣劇場有個很悲哀的創作生態,很多戲劇在首演之後就絕響,戲服一旦封箱,可能從此不見天日。」李育昇感性說道,劇場服裝應該被大家重視,被當成文物或藝術品般來對待,才能改變戲服是粗製濫造、只求短暫視覺效果的錯誤印象,他很希望能扭轉這樣的觀念。

李育昇也提到,保養戲服更是許多劇團心裡的痛,很少有劇團能像雲門舞集林懷民老師那樣,有個完整的空間或基地來收藏或展示。雲門之所以搬到淡水滬尾砲台附近,是因為一場大火,燒掉所有戲服、照片與行政資料,全部都沒有了,大家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2018藝術自造祭:戲人・入戲

  • 日期:2018 年 9 月 22 日 – 2018 年 10 月 14 日
  • 時間:平日 10:00 – 18:00;週末 10:00 – 20:00 (週三休館)
  • 地點:中興文化創意產業園區 有料倉庫(宜蘭縣五結鄉中正路二段6-8號)
  • 票價:免費入場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