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吳傳立專欄》網軍與網路論戰

圖片來源:pixabay

原文發表於吳傳立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讓我們先把定義弄清楚。本文所謂的網軍,有幾種層級:

第一種,因為價值觀與我相反,所以選擇站在相反立場的人。

第二種,基於自身的特定利益而在網路上發言(比如說特定族群為了自身的利益而有特定的主張)。

第三種,拿錢辦事的人。比如說收錢寫文章的打手。印象中四年前人渣文本臉書帳號的自我介紹好像就曾經坦承自己是這種打手。

第四種,機器人。特定組織為了特定目的,用寫程式的方式,從養帳號以轉貼文章洗版面風向,到派一些機器人無腦留言弄臭討論版面,都屬此類。

「絕大多數的情況下」,你不知道我是誰。資訊科技演進到今天,你以為的網軍很可能根本只是機器人。平凡人如你我,幾乎不可能去追查 IP 來源之類的,也不可能去透過大規模語意分析之類的方式去追查哪些是機器人、哪些是活人之類的。

於是,9 個因為價值觀與我不同的人說著立場與我相反的言論,加上9個收錢操作帳號的網軍(一人操作十個帳號,就是 90 個「網友」的聲音),加上 900 個因為程式還不夠完善而到處留言但是不斷跳針的機器人,再加上 9000 個到處按讚衝人氣的低端機器人,隨便就有將近上萬個人「眾口鑠金」。如果你的判斷能力不足,會被牽著走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也因此,台派如果在網路上與人論戰,是一件效率非常低的事情。活人和機器人論戰?首先累死你,其次氣死你。

在你氣得半死,大罵「哼!這些網軍」的時候,那「 9+90 」個「真人」跳出來說「你怎麼可以說我是網軍」~~。這時候,普通人如你我哪裡有能力指證誰是網軍、誰不是網軍呢?真正是氣死驗無傷。

但是台派的資源已經夠少了,當然不應該主動放棄網路輿論戰。因此,台派在網路上打筆戰的策略就變成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第一,因為中華民國人受四維八德的洗腦文化太深了,所以凡事對錯先擺一邊,但只要「態度不好」的那方說服力就先被觀眾打六折。所以要試著提升自己網路論戰時的 EQ。

如果我們來筆戰「該不該讓虐待兒童除罪化」這種事情,而且如果你竟然選擇「應該除罪化」,那麼無論如何你是不可能寫得贏我的。因為你的那個立場太難掰出有說服力的理由了。

身為台派,最主要的核心理念是「台灣主權」與「普世人權」,這兩個大旗先天上就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所以,「站在道德與態度的制高點」上去「同情」或「嘲笑」對方的那些無理矛盾詞窮跳針,絕對是一種可能的選項。

換言之,如果台派在筆戰的過程中「越想越氣,於是在網路上用幾近「對罵」這種策略在打網路戰,就是放棄自己手上的機關槍,改用匕首和網路上的半獸人接戰了。

第二,因為那些「網軍」根本就沒打算與你「討論」,所以也不可能被你「說服」。因此,「打筆戰」的目的,當然是「打給路人看」。如何讓路人一看就看出高下呢?這又回到第一點:讓路人看見對方的無理、矛盾、詞窮、跳針;路人看見對方的醜態畢露,自然就不容易相信對方的說詞了。

第三,一篇淺顯易讀、條理分明並且有理有據的白話文,勝過千百個「哈哈!廢文一篇」、「白痴還在崩潰,真可憐」之類的無腦留言。所以,「流暢的文筆」永遠是有力的武器。資源已經夠少的台派獨派更需要掌握這樣的武器。

第四,更進一步說,台派獨派更要有足夠的 EQ,對於那種無腦的留言反唇相譏「要留言可以,可是拜託能不能直接點出我的文章錯在哪裡?否則你的崩潰謾罵其實證明了你找不出我文章的錯誤,所以你才會崩潰亂罵哦」。再一次,在展現高 EQ以強化自己「很理性」的同時,導引旁觀的路人思考「到底誰說的比較有道理」。

第五,有關於「筆戰的戰術」。當對方說出一串謬論,不要急著「打臉對方」,而是要「請對方進一步說一些『為何這麼說』的理由」。

如果對方所說的果然是謬論,那麼,在他「進一步論述」的同時,自然經不起邏輯的檢驗,於是漏洞百出。這個時候,再拿這個矛盾「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最省力也最有力!

相對的,如果聽到對方的謬論之後,就急著說出「我反對你的理由」,會有幾個問題:

1.對方很可能根本沒打算與你討論,只是想「戰」;又或者對方可能很有誠意要溝通交流,但是苦於邏輯不佳而難以聚焦回應,於是雙方各說各話,於是旁觀路人越看越累。這樣一來,先天就已經缺乏舞臺麥克風的台派獨派就已經輸了這一局。

2.就好像法庭上「舉證之所在,敗訴之所在」一樣。如果我一聽到對方的論述,就急著說我「反對的理由」,可能產生的問題是「我接下來說的話,都很有條理嗎?」,如果被對方抓到一個邏輯上的矛盾,那我的論述就失去力量了。那麼我又何必急著出招,並因此而不小心曝露弱點呢?

當然,由此也可得證「反思」的重要性。要在論戰中獲勝,就得要時時檢視自己的論證邏輯。如果「大目標正確,但是表達邏輯不對」,那麼就要強化表達邏輯;如果「赫然發現,我之所以深信的理由,竟然是錯誤的」,那就要隨時修正自己的信仰。

沒有毒蛇會覺得自己毒;每個用真心寫文章的人都覺得自己寫得很有道理。「反思」這種事情從來都不容易;但,「不容易」不代表「不重要」。能做多少是多少;況且,做得越多,「出錯的機會」就越小。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