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吳傳立專欄》致敬柯醫師vs.質疑柯市長-器官案態度對比

芋傳媒資料照,記者邱家琳攝。

原文發表於吳傳立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先說我自己的態度。

第一,我只寫我思考後真心信仰的東西。

第二,我是個老牌柯黑。

第三,在過去這三年多來,我完全沒有去理解柯文哲在所謂器官案的角色。因為我自認為我沒有能力去弄懂那些醫學倫理啊、專業分工啊、相關資料文獻啊的求證,所以我直接跳過。

第四,三年多前的我,根本就主張民進黨應該依照政黨政治的精神推出自己的人選。而且,我覺得柯文哲不好,所以我投給馮光遠。這些在我的臉書上都可以輕易看見歷史軌跡。也因此,三年多前我自然也沒有任何動機去「替柯文哲辯護」什麼器官案。

好。交代這些,是因為我想要先澄清:雖然我是個柯黑,但我不會故意無視客觀證據。我在能力有限的前提之下,我仍很願意同時對照那些對柯文哲「有利」與「不利」的資訊。

這兩天,我讀了一些文章,還看了兩段影片。兩段影片,分別是八分鐘版的《大屠殺》作者專訪,以及政論節目《年代向錢看》裡面醫師來賓針對器官案的討論。以下是我的想法整理。

第一,中國存在大量的、非人道的器官摘除與移植市場。我的生活周遭至少就有兩個人在十多年前就去中國分別換肝與換腎了;更別提那俯拾皆是的、來自世界各國的調查資料。就連《年代向錢看》裡面,洪浩雲醫師也親口承認:「在台灣,排器官要排很久,除非你有錢,當時大約ㄧ百萬或三百萬,然後你去找誰……」。總之,中國存在大量超出人類道德底線的器官摘除與移植行為。然後,台灣的醫界確實存在著「轉介」「可以用金錢購買的器官」這樣的「潛規則」。這些都是事實。

第二。這不是一個非黑即白的世界;道德是一道長長的光譜。這是一個主觀的認知、價值判斷問題。這個我完全理解、也完全認同。

好。光譜的最左邊,是「惡意地摘除他人器官,以為自己謀利」;光譜的中間是「醫師明知器官的來源有問題,但是假作不知,仍然替病人轉介」;然後右邊一點點,是「明知有這些極大的罪惡發生,但是消極地不參與」;然後再更右邊一點,是「積極地對抗這種邪惡」。所謂的對抗,可能是「願意接受調查」、「願意公開作證」、甚至是為了中止這種超出道德底線的邪惡而以積極的行動對抗整個扭曲的醫療體系……。

簡單的說,在器官移植案中,存在著這麼一道長長的光譜:從「極其卑劣的主犯」、到「昧著良心的幫助犯/共犯」、到「勇氣不夠的旁觀者」、再到「奮起發聲的勇者」。

從《大屠殺》作者那段八分鐘的影片來看,作者相當推崇「當時」勇於提供證詞的柯文哲醫生。這是一個客觀的事實。而且,後來作者數度與柯文哲確認書中內容,柯醫師也勇於簽名表示負責。這點,即便是柯黑如我,也要對柯醫師致上極高的敬意。因為提出證詞就等於揭露整個體系的黑暗;不是每個公民都有勇氣與整個體系對抗。

至於,柯醫師在行醫的過程中,有沒有昧著良心從事轉介?這不是「你相信」、「我不相信」的問題,而是需要客觀調查的案件。

當然,如果一旦調查,或許會發現醫護體系裡面只有極少數的幾顆老鼠屎,也或許赫然發現整個白色巨塔根本藏污納垢臭不可聞。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如果台灣人還願意在「金錢購買器官」這種事情上展現一點道德底線,台灣就應該認真發動調查,並且從法制上阻止這種無比邪惡的事情再度發生。

在台灣,事情已經惡化到「醫生公開在電視政論節目上談著仲介器官的流程與價碼」,但是整個台灣仍安之若素,彷彿醫生仲介的只是某種比較便宜準確的血壓計?台灣人不該做些什麼嗎?

然後,最後才是選戰裡會提出來的問題:請問柯市長,今天的您還像當時的柯醫師那樣勇於提出證詞控訴中國這樣子的活摘問題嗎?如果今天的柯市長不再願意勇於對抗這樣的邪惡,您願意談一談是什麼原因讓您轉變嗎?又,如果像這樣的邪惡您都不願意領頭譴責、對抗,那麼您真的俱備如您過去說的那些良善?台北市民真的應該讓您再當四年市長?整個台灣應該寄望您成為下屆總統嗎?

親愛的柯市長,您願意回答這些問題嗎?還有,市長您的答案,與當初的柯醫師所想的,相同嗎?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