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蔡焜霖專欄》高舉永不熄滅的理想火炬—蘇友鵬醫師

蘇友鵬醫師、林由里女士、本文作者蔡焜霖 / 芋傳媒黃謙賢攝

2015 年 12 月 10 日世界人權日活動在台北市中山堂舉行,文化部洪孟啟部長一上台即說:「幾年來與政治受難者前輩相處越多記憶越深,他們是真正的愛國者、是理想主義者、是人道主義者」,坐在我身邊的蘇友鵬醫師幾乎站起身來高喊「對、你說對了!」——此一刻蘇醫師以及我心裡所浮現的,是當年白色恐怖狂焰裡壯烈犧牲的眾多前輩,以及曾經在人間地獄似的黑牢或在火燒島共患難的千千萬萬難友的身影。而蘇友鵬醫師正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位。

蘇友鵬醫師、王明理女士、本文作者蔡焜霖
芋傳媒黃謙賢攝

認識蘇前輩是在 1951 年 5 月被押解到綠島的新生訓導處之後,雖然我們不同隊,但是蘇友鵬前輩被捕前已是任職台大醫院耳鼻喉科的醫師,到綠島後是後來成立的醫務室主要成員之一,加上他在音樂方面的造詣,參加樂隊等等,使他很快成為大家都熟識的「同學」。還記得有一次蘇前輩令弟寄來樂譜給他,其中一首「歸來吧蘇連多」竟引起訓導處管理當局疑心而被調去偵訊,查問是否思想有問題——政治幹事居然把意大利地名「蘇連多」與「蘇聯」國名混亂連結在一起,幸好蘇前輩據理說明清楚才免受再一次的冤屈。新生訓導處後期很多自製的小提琴,無一不是以蘇前輩令弟寄來的名琴為母型製作的。

白色恐怖受難者朋友人人都說,出獄後的境遇更加艱困難耐。因為情治單位繼續的監控、求學求職途上所遭遇的種種阻礙與騷擾、社會上甚至於親朋好友的偏見與歧視等等,使得整個台灣島形成為一座巨大監獄島。蘇友鵬前輩在 1960 年 5 月、而我在 4 個月後的 9 月被釋放離開綠島。蘇前輩很快回到他的老行醫療工作,而不具任何專業技術的我就在求學求職路上跌跌撞撞。但是我們患難至交經常聯絡,我常有向前輩求教甚或求助的機會,而每次都從敬愛的前輩求得寶貴的忠告與助言。尤其我酷嗜文學與音樂,而蘇醫師這兩方面的高超造詣,每次都滿足了我的需求。

王明理女士、蘇友鵬醫師
芋傳媒黃謙賢攝

1990 年代後期,平反白色恐怖案件之議題受到重視,當創立「五十年代白色恐怖案件平反促進會」以及「台北市高齡政治犯關懷協會」之際,蘇醫師積極參與策劃,後來長期與吳聲潤前輩交替擔任我們兩會會長,在推動轉型正義路途上領導難友前進。

2014 年 3 月發生太陽花學生運動,蘇友鵬、吳聲潤兩位會長帶領我們幾個老難友進入立法院議事堂聲援與鼓勵年輕學生,誓言以老邁身軀奮不顧身做為青年學生的後盾。

最難忘的是王育德先生女公子王明理女士,曾為出版詩集《故鄉的太陽花》回台,我好幾次邀請同為台南才子的蘇友鵬前輩以及數位參加太陽花學運的年輕學生聚會。席上蘇前輩常常與明理小姐談起二次大戰結束不久,當時就讀東京帝國大學的王育德先生由日本回來,常常與故鄉台南對前途懷有雄心壯志的知識青年相聚,熱心討論如何奉獻自己才華來為鄉梓的發展盡力。想不到不久二二八事件發生,明理小姐伯父王育霖先生遇害,育德先生則亡命日本,而後蘇友鵬前輩也因莫須有之罪被囚禁十年。

每次陪蘇前輩高唱當年在黑牢裡或在綠島山上或海邊唱過的懷念之歌,這位真正的愛國者、堅定的理想主義者、又是徹底的人道主義者,他高昂嘹亮的歌聲會鼓舞我們心志,讓我們深信儘管走過多少坎坷苦難的路程,曙光已經顯現在天邊,今後他會從天父之國帶領及指揮我們共唱家園繁榮之歌,也高唱民主自由終獲勝利的快樂頌歌。

Todes Märsche 死亡行軍──從神童到火燒島叛亂犯:蘇友鵬醫師的一生

  • 作者:龔昭勲
  • 出版社:前衛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18/05/13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