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呂秋遠專欄》不是跟孩子說話就叫溝通

圖片來源:Pixabay / 作者:4144132

這是一位小讀者的來信,請耐心看完它。

許多人問我,為什麼會想要寫青少年議題的文字?我沒想要當青少年專家,我永遠不會是,我只是為了「向十五歲的我贖罪」。十五歲的時候,我來不及跟我自己說話,所以我現在一直說、拼命說,希望那個躲在內心受傷的我,可以稍微平復一點。

請記得,不要覺得你跟孩子說話就是溝通。跟一個要靠你賞飯吃的人說話,而且只准你說話,不准他說話,那不叫溝通,那叫做訓話。

最後,我跟他一樣,也很期待獨立這一天。

_____________________

聊天?欸,你們大人說的真好聽。如果能像年紀相近的朋友那樣,平等地位、平等的尊重該有多好。我經歷的聊天,是一種權利、地位壓制。我所提出的想法全數被反駁,聊完得到什麼?新的平衡點?要這麼說也可以,但那個平衡點不在大人小孩的中點,而是大人那個點!聊完換來的,是一種威逼的命令。我無權影響,除了默默的順從,我別無選擇,因為我還需要大人的經濟能力。從小就被各種假借聊天之名,行溝通之虛,威逼之實。在大人的立場,已經跟小孩聊過天了、算是溝通了。這種聊天,我非常不樂見。

以上經歷,造成我不想跟大人聊天、溝通。全是假的,聊天只是個過程,只是一個實現民主的過程。結果是:假民主,真獨裁。我跟大人的關係,我能不講話絕對不想講話,但大人自以為是的認知,認為跟小孩的關係像朋友那樣,抓到機會就湊過來,開口就說了一堆抱怨、陳年偏見、大人自己的喜好之類的。有想過我的感受嗎?絕對沒有,如果是聽聽,那就算了,反正左耳進右耳出,不會耳聾就好。但,我被迫回應來自大人,聊天過程中的各種問題,不回答就河東獅吼,各種剝削我僅存的自由(吃飯,睡覺,不准離開大人面前),不回答有我難受,久了我學會用:「假朋友」的方式去冷處理,至少換來了風平浪靜,心中還是很想怒吼:

我問你問題,你敷衍我、無視我,現在你找我聊天,問我問題,我為什麼要回答你、理你?

因為我還需要錢,欸,就是這麼沒理由。喜歡、討厭不需要理由,小孩更像個傀儡、寵物,只能認命。看了文章,發洩一下心中的怒火,謝謝大嬸看完。

我高二,很期待獨立那天。

引用連結: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