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全世界的疑慮:中國新聞媒體為什麼不能開放?

圖片來源:Pixabay

人類世界千姿萬態、紛繁蕪雜,我們就從幾個真實的故事說起……

當下世界,川普總統成了眾口難調的話題。川普的故事可說是日日翻新。2018 年年初,川普一怒之下,在臉書上發起頒發「假新聞獎」,《紐約時報》、美國廣播公司、有線電視新聞網;《時代》、《新聞週刊》等知名媒體紛紛中箭。世人皆知,美國眾多的著名媒體均不待見川普總統,自從他競選開始,便成為媒體批評、揭秘,以致攻擊的目標。2017 年 1 月,川普成為一國之首腦以來,這個局面並未扭轉,總統與美國媒體的對峙依然在持續,在延伸……。許多記者成了川普口中的壞蛋,儘管如此,總統還是奈何不了記者們,奈何不了這些美國媒體。相反,這些記者們,這些媒體機構,在一些民眾心目中的更加受到熱捧和歡迎。

新聞媒體批評執政統治者,在民主國家司空見慣,見怪不怪,而在專制集權國家,卻是另一種景象。

2000 年 10 月 27 日,香港有線電視女記者張寶華在記者會上就行政長官董建華連任問題,向時任中共總書記兼國家主席江澤民提問,江澤民不滿張寶華「中央欽定董建華」的問法,生氣地斥責了張寶華,以帶有責備語氣的話語回應:「你們啊,不要想喜歡弄個大新聞」、「太膚淺,有時候幼稚」。該事件引發了香港一些群體的不滿,多個示威者遊行隊伍去到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為維護新聞自由而聲援張寶華記者。

無獨有偶,2016 年 6 月 1 日,中國外長王毅訪問加拿大時,在中加外長記者會上,加拿大新聞網站 IPolitics 的艾曼達.康諾麗(Amanda Connolly)的女記者對加拿大外長迪翁(Stephane Dion)提問,引述香港書商失蹤事件,問加外長,有鑒於中國人權問題,「加拿大為什麼要與中國保持更緊密的關係?如何通過這種關係來促使中國改善人權?」問題雖沒有直接拋向王毅,但王毅忍不住地「做出回應」。王毅手指記者說:「你的提問充滿了對中國的偏見,和所謂的不知從什麼地方來的傲慢,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你去過中國嗎?知道中國從一窮二白,幫助六億人擺脫貧困嗎?知道中國人均(GDP)8000美元的第二大經濟體嗎?知道中國把保護人權列入到憲法當中了嗎?……」王毅「怒斥」提問中國人權的加拿大記者,引起了國際新聞媒體的普遍關注和批評。

中國政府習慣於黨天下氛圍,借幾個膽給中國記者,也不敢如此提問和批評政府。

新聞媒體是現代社會不可或缺的平臺,它是現實社會的一面鏡子,也是政府施政的一面鏡子。流水不腐,戶樞不蠹,亦是現代政治文明的潤滑劑和清道夫。言論自由,出版自由,新聞自由,已被現代政治文明社會視為共識。《世界人權宣言》確認了言論自由基石的重要性。在《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寫有「人人有權在不受干涉下持有意見及主張」與「每個人都有權利自由發表主張和意見,此項權利包括尋找,接收和傳遞資訊和思想的自由,而不分任何媒介和國界。」擴展延伸到新聞出版界,即是採訪、報導、出版、發行等自由權利。隨著世界文明的進程,新聞與出版自由逐漸完善了其權利和功能體系。民主國家均承認新聞自由的重要性。

中國走向世界,應與文明世界接軌,所須邁出的第一步,就是要遵循和落實言論自由,出版自由,新聞自由,這是社會文明的標誌和基礎。

而中國的現況卻是,言論自由、寫作自由、新聞自由被政府踩在腳底下,即便是自媒體,甚至是私人聚會的討論,只要涉及質疑中國政治體制,批評中共政策法令,揭秘中共以往領袖們的隱私秘聞,抑或是直接批評習近平……,均是絕對禁言區域。倒在中國的審查制度之下,倒在中國強大的專制政權之下的中國記者文人不計其數,如劉曉波、楊天水、伊力哈木、秦永敏、朱虞夫等等,不是深陷囹圄,就是被迫害致死。

整個世界都在疑慮:中國的新聞媒體出版為什麼不能開放?中國政府為什麼這麼懼怕新聞出版自由?究竟是視之為對政府權威的挑戰?還是對社會穩定的威脅?中國的言論、寫作、出版、新聞媒體為什麼始終受到禁錮?不能開放?政府審查制度又究竟是怎樣的?

讓我們回到歷史的海洋中,去探索,去過濾,去整理,去分析,雖然是千頭萬緒,掛一漏萬,但還得從「理還亂」中整理出一份完整的資料。這就是本書所探討、分析和研究的目的,並將給出筆者的一些解讀與答案……

本文為開篇語:世界對中國的疑問,作者為田牧。

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

  • 作者:田牧
  • 出版社:允晨文化
  • 出版日期:2018/5/1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