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TsengFeng專欄》「最孤獨的藝術家」鹽月桃甫

圖片來源:作者臉書

原文出自 Tseng Feng Art 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大概由於地處亞熱帶的緣故,宮崎與台灣相比,同樣炎熱,只是比較短罷了!相形之下宮崎的室內卻顯得更炎熱些,那是因為台灣的牆壁擁有防熱效果的緣故,高砂族家屋的牆壁即使在白天也是陰涼的,而且具有防颱的功能,可以成為宮崎牆壁製作的參考。宮崎的商店街遮陽效果不錯,南方歸國者會作如是想。台灣有亭子腳,步行其下,無論風吹雨淋,都可以平心靜氣的行走。

<宮崎都市的理想> 《日向日日新聞 》1946 年

1946 年二戰結束,鹽月桃甫結束了在台灣長達26年的生活,被引揚回日本的宮崎。

回到故鄉後,他依然懷念台灣的事物,也因此不免抱怨起宮崎的建築設計,並和台灣來相比較。

立石鐵臣形容鹽月桃甫為「最孤獨的藝術家」。鹽月回日本後,他的作品不為日本中央所知道。但在台灣,他也是一位在台灣美術史上被遺忘的美術家。

鹽月桃甫是日本宮崎縣人,畢業於東京美術學校後在日本學校教書,後來因緣際會地來到台灣,便展開他旅居台灣 26 年的生涯,並任教於台北一中和台北高校。

學生們為他取綽號為「西洋乞丐」。因為他和其他充滿威嚴,並且穿著官服的日本老師不同。

他禿頭戴便帽,留著短鬍子,經常不穿官服,只穿著西裝便服來上課。而他的特立獨行,對那些正值叛逆期的學生來說就像偶像一樣吧 XD。

「鹽月的教學方式很特別,他沒有教技術,他時常說不要用手畫,而是用頭腦畫。他強調個人作品須有個性及創造力,且主張自由思考的重要性…尋常科畢業時,每一個學生要提出美術論文,他指導學生一步步進入絕對自由之美術天地。他的教學方法可說是甚少見的自由主義教育法。」學生許武勇(台灣畫家醫生)之回憶。

鹽月桃甫是早期第一位將油畫技巧引入台灣的美術教師,影響當時在台日籍畫家以及台灣本土西畫家。

他也是日治時期官辦「台灣美術展覽會」的創立者之一,並長期同時擔任台展、府展的審查員,累計共十六回,他的貢獻對於台灣美術發展影響至鉅。

對於原住民的熱愛

鹽月桃甫也深受原住民文化的吸引,他盡可能地在每年夏天前往山地旅行和寫生。

「擁有古銅般光澤的皮膚,身軀堅實的蕃丁,拿著竹竿開始滑動台車……蕃人古銅色的脊背汗流如柱、頭髮隨風飛舞,他們使盡全力往前滑動的肌肉感,實在是完美無比的男性裸體美。」(港覺怪怪的怎麼教小孩)

1922 年 7 月鹽月桃甫與鄉原古統一起前往東部寫生,兩人由花蓮港上岸搭乘台車前往太魯閣,鹽月被操控台車的原住民著實吸引。而原住民的文化更讓他決定以台灣的原住民、山地的景象為日後的創作中心。

其中 1932 年第 6 回台展的「母」,在當時引起許多話題。這幅作品他影射霧社事件中,原住民被日本政府迫害的情形,畫面中一名母親在毒瓦斯煙霧瀰漫中護著稚兒。鹽月彷彿是用母親及孩子驚恐的眼神,來控訴當時的日本政府。然事後該作品還是遭到批評,認為過激的立場對於審查者有害,但後來鹽月還是繼續擔任審查員。

反觀國民政府來台灣,造成 228 事件的發生。有一位外省籍的黃榮燦先生,他的著名作品「恐怖的檢查」描繪當時 228 軍隊濫殺無辜的場景。他和鹽月同樣作為殖民者一方,也都利用畫作控訴當局政府對人權的不公。但黃榮燦卻在白色恐怖時期,以多項不實陳述指控為叛亂罪,槍決於馬場町

黃榮燦著名作品「恐怖的檢查」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最後二戰結束,所有在台日本人都需被遣返回日本,他們被告知只能攜帶一件行李(30 公斤內)跟 1000 元。鹽月桃甫無法將畫作帶回日本,於是把它們轉送給身旁的台灣人。就這樣他的作品散落在台灣各處各角落(鹽月:想要我的畫作嗎?想要的話可以全部給你,去找吧!我把所有的畫作都放在那座島嶼裡了。)但部分作品卻因天災或人禍而導致毀損和遺失。

回到日本的鹽月需要面對的是戰後的經濟蕭條,以及家園的重建。

他過著困頓的生活,一度無法買油畫的調和油。但他還是不斷創作,有時利用廢紙和筆記本,用創作來懷念第二個故鄉台灣,藉由片刻的記憶碎片畫下一幅又一副的原住民繪畫。從台灣回到日本,過著孤獨的藝術家生涯直到過世,只有 8 年的時間。

「人生短暫,藝術永恆」 — 台灣畫家陳植棋(1906–1931)

鹽月桃甫如今留下來的畫作不多,但還是可以從這些畫中看到他用色大膽的野獸派風格。也希望這些遺失已久的畫作能再度重見天日,讓我們可以更認識這位對台灣畫壇有貢獻,但卻被眾人所遺忘的藝術家。

圖片來源:作者臉書

參考資料:

SaveSaveSaveSave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