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曹欽榮專欄》轉向的覺悟-「祖國」思維演變

芋傳媒資料照片 / 黃謙賢攝

認識到協助出版

認識吳前輩快 20 年,相處時總是感受他謙恭和善的長者風範。2001 年,因規劃綠島政治犯舊監獄遺址,先認識陳鵬雲前輩,接著在哈密街促進會辦公室認識吳前輩。之前,我擔任陳文成基金會董事,協助會務,認識了當時已在哈密街辦公室綜理事務的盧兆麟前輩,在他的熱心協助下,了解陳、吳、蘇友鵬 3 位前輩領導 1950 年代白色恐怖受難者團體,促進會與老人關懷會的成員。他們出錢出力,戮力於歷史平反。重建綠島舊監獄遺址歷史的路上,兩會成員熱心於重建的社會工程,居功厥偉,陳孟和前輩更是兩會裡重建歷史的重要成員。

吳前輩平時不多言,公開場合言必有物。認識他久了,越覺得他總是不停地探索、關心公共事務的議題。幾次到他台北重慶北路辦公室拜訪,常看到桌上放著他最近閱讀的書和剪報。雖然早就自費出版自傳,他卻還有不少留於心中的話要說。這本書公開出版,補充了他的心內話,但願能達成他想讓社會認識同時代人奮鬥犧牲歷史的期望。

去年(2017)年末,天氣晴朗的某一天,我從台北開車到桃園,探視搬到蘆竹新家多年的吳前輩夫婦。探訪前,聯繫吳前輩的媳婦王律師,從臉書中,我們互相知道老人家有話想說,需要人紀錄,傳達並公開。當我走進安靜的吳家社區裡,花木扶疏,朝陽遍灑庭院。進到吳家透天連棟別墅,傳來吟唱聖詩的歌聲。跟隨著吳前輩女婿蘇先生上樓,朗朗聖詩的歌聲更為清晰。這時,週四上午,吳前輩大女兒與教友正在為父母做家庭禮拜。

什麼是「祖國」

我先問候了兩位老人家,與吳前輩短暫聊天之後,他說:「發生 228、白色恐怖,反抗行動是因為思想而來的,再怎麼樣,我要交待清楚。受過殖民地教育,和日本小孩打架,⋯我到現在心肝內有一個遺憾,年輕的時候,『愛祖國』是怎麼變成 228;以前的思想過程,產生『祖國』觀念是怎麼來的,要交待清楚,我有這種感覺…」。

「祖國」認同的困擾,牽絆著吳前輩一路走來的人生,他在書中將自己的思維轉折,坦誠地向大家表白。讀者或可體會那一輩台灣人探尋人生意義、我是誰的生命經驗故事;他們經歷了殖民統治、戰爭前後、228、白色恐怖、民主化,縱橫 20 世紀曲折的台灣人爭取自由之路。吳前輩和李登輝前總統都曾經是 228 之後的台灣共產黨員,一位在政壇枱面上逐漸走向頂峰,一位受難繫獄 12 年,在民間艱苦奮鬥,平凡人生有著不平凡的啟示。

吳聲潤前輩
芋傳媒黃謙賢攝

我將吳前輩自費出版(2005 年初版,2007、2009,2010 年再版)的原著文稿約 4 萬多字,增補上多次採訪紀錄,遵循吳前輩的文字風格,適度調整、潤飾。並附上吳前輩新文章及原書的兩篇文章、一篇金婚文章,以及他一再提到被槍決難友的判決書文字檔;重新選錄照片、個人的部分官方檔案。從這些個人和相關人的判決書簡要內容裡,讀者或可解讀那個時代背景下,當年的年輕前輩們眼見、感受 228 發生的慘狀,陸續毅然加入地下組織,反抗暴政,展現那一代人的革命精神。雖然,4 月初我再度拜訪他請教、校正送美編前的文稿時,他長嘆說:

最近看了很多以前沒看過的檔案,不禁想起當年的我們是如此幼稚!

他說了幾次幼稚!我說,那是拚命的事啊!他或許釋然了!檔案是否全部為真呢?他說到被抓和釋放日子,應該不會錯,那麼檔案的時間因為什麼原因錯呢?地方警政單位爭功諉過的錯誤記載?我們現在得跳脫受害者是消極客體對象的冤錯假案理解途徑,體會他們是歷史中具有積極能動的主體,彰顯人類追求自由價值的堅持精神,這些前輩們涵蓋今日政治立場由統到獨、與中間各種光譜。從這樣的視角來看,我們或許能體會吳前輩一再提起懷念多位共患難的同志,而他們為了台灣「祖國」而犧牲,能說幼稚嗎?是不了解「祖國」非人性的統治思維?他們在檔案中都被視為「叛亂犯」,很多人已經不能為自己說話了。吳前輩也曾經長期陷在「祖國」思維的掙扎過程中,看法逐漸產生了重大「轉向」。

上個世紀 80 年代,台灣開始民主化歷程,1990 年代後期,官方第一波處理 228、白色恐怖的歷史遺產時,如何「補償」受難者?1950 年代受難者前輩們,產生了本質的爭論,是否接受國民黨「敵人」的補償呢?想法不一樣的受難者新團體因此產生,甚至往後難免彼此競爭。黨派選舉動員,爭取選票,帶來受難者團體間的更多紛爭。台灣正進行轉型正義社會大工程時,不能忽視許多左到右、統到獨的無數倖存者,他們平反歷史的後續努力心路及困境,包括解讀、分析檔案是否再度傷害受害者;當事人已年邁看了檔案,說出集體的「幼稚」是何等痛的對待。

檔案中的疑問及「再叛亂」

本書從早期鋼板刻字、打字判決書檔案,轉錄為文字檔,約 2 萬多字。這些判決書只是窺視白色恐怖無數案件中的冰山一角,所附 10 份判決書中,被審判者共 123 人次,判死刑的被槍決者共 42 人。想想當時這些人多數 20 多歲,我們試著請教當時的父祖同輩們,他們會想、能做什麼呢?反覆閱讀檔案,思考無數疑問,除了令人震驚,這些疑問並不容易找到立即的解答。受害者的人際網絡、228 之後為什麼大量人數加入地下組織?為什麼 228 之後,台灣再遭遇一次全面性殺戮?

詳細閱讀判決內容、「事實」、「理由」,用今日的視角,很難接受這些「罪行」何以致死?縱使回到將近 70 年前,反覆的各類公文書流程,記載內容真假、前後矛盾、監控抓人、互相爭功,這些令人費解訊息指向:人命掌握於最

高統治者的心中一念,令人不可思議。如果同時在今天「中正紀念堂常設展」的眉批聖經物件旁,併同展出「槍決可也」批文,觀眾如何思考,「不得殺人」的宗教、道德誡命呢?

這些判決書出現許多有待探究的線索,追索各式檔案,從抓人之前追蹤、佈建、抓人(1 月 12 日)、不同單位「邀功」、自白(1 月中下旬)、筆錄、⋯串聯更多「傅慶華所供人物一覽表」共 14 人,其他人的命運又如何呢?傅慶華們的「檔案故事」逐漸浮現。推演「依法」判決,檔案內容的「非理性」,造成真假、是非的高度爭論。

檔案紀錄時間點及細節,吳前輩被抓時間,產生民國 39 年 12 月中、和隔年1月初的紀錄;而檔案和當事人記憶時間也有些落差,案情真假更為難辨?又例如林如堉原判 3 年 6 個月刑期,判決書中記載「預備階段,不能謂為著手實行」,228 之後,短時間內當局「編織」出分布全台細密「網絡」的反抗人物網?戒嚴之前輕判、之後重判,決定於「主觀認定」,還是統治政策緊縮?不到 1 年時間,在獄中以「思想」再「叛亂」為由,林如堉兩份判決書發出什麼訊息?這件判決個案很少被注意,恐怕是寫下第一起 1950 年代白色恐怖獄中思想「再叛亂」死刑案的歷史紀錄。

另外,吳前輩是少數進出綠島兩次的政治犯;第一次,他被從綠島送回台灣,與蔡炳紅兩人銬在一起。現在看到蔡炳紅的前後兩份判決書,如同林如堉的前後判決,無法置信「思想」再度在獄中「叛亂」,這次卻非同小可。從綠島被送回好幾批人,基於什麼原因做出誰生誰死的判決,目前還缺乏完整檔案來佐證,合理推敲、判讀。

吳聲潤前輩是少數進出綠島兩次的政治犯
芋傳媒黃謙賢攝

總之,綠島「新生訓導處執行中」的政治犯被送回台灣,演變成「集體叛亂」定罪,除了所附判決書 12 人,還有陳華、楊慕容共14人前後被槍決。另外,幾乎同一時間在新店安坑軍人監獄發生「再叛亂」,前後槍決 15 人。正如吳前輩提出的呼籲,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如何調查以上案例,說出真相,追究體制責任呢?

吳前輩處在當時反共、仇共(反智的統治者仇殺異議者時代)的獄中暴風圈邊緣,活了下來,為我們留下見證。所附判決書中出現陳英泰名字,陳前輩生前的著作,寫了相當多「再叛亂」的篇幅。

吳前輩於書中一開始的「感言」,補充了他出席陳前輩最後遺作的講話,但願各位讀者從他們各自的書中,體會到他們死裡逃生的患難經驗,活過偏執監控社會,而能獨立自主的傲骨仰然精神。這時候再公開出版吳前輩回憶紀錄的自傳,見證 2018 年台灣促進轉型正義條例開始運作的第 1 年,但願對讀者有幫助,重拾前輩的台灣精神,幼稚說法是另一種不知險惡的純真吧;讓我們共同邁向民意強大下產生未來台灣轉型正義的東亞特色,為世界增添紮根民主的典例。

-寫於(1951 年)517 第一大批政治犯到達火燒島、(1949 年)519 戒嚴日之前

228之後 祖國在哪裡? ──白色恐怖倖存者 六龜客家人吳聲潤的故事

  • 作者:吳聲潤 自撰+受訪/ 曹欽榮 整理+採訪
  • 出版社:台灣游藝
  • 出版日期:2018 年 5 月中旬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