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TOTTORO專欄》如果人民不求進步

圖片來源:Pixabay

中國在 1996 年因為台灣第一次民選總統而對著台灣海峽試射飛彈的時候,我們還在研究所念書,並且跟當時大學裡的台灣同學會有很密切的關係。也因為如此,當美國的電視台來訪問當地的台灣人組織,訊問有關我們即將要舉行的抗議中國的遊行時,我跟老公也都出席了。在一位同鄉的客廳裡面,當地的電視台人員架起了一堆機器和燈光之後,本來不是太大的空間就被我們一堆人擠得水泄不通了。

整個訪問大概有半個小時左右,美國的記者問了不少有關台灣和中國的背景問題,許多台灣學生、教授、還有其他的台美人也都發言表示意見。結果當天的晚間和夜間新聞都播了一些訪問的片段。雖然最後只剩下不到一分鐘的播出,但是我說話的那一小段竟然兩次都出現了。當然我也可以說那是因為當時還年輕而且是「美媚」,但是如果真的這樣說我就變成是「放羊的小孩」了;結果,後來隔天我去了牙醫院才發現上電視真正的理由。

那一天在牙醫院輪到我的時候,一位技師小姐到候診室喊我的名字。當我跟著她的後面在走道上前進時,她好幾次回頭看我,皺著眉頭好像有什麼疑問的樣子。等到她第三次轉頭的時候,她突然說,你是不是昨天電視上的那一位台灣的學生啊﹖我當然是嚇了一跳,才出現不到十秒鐘的畫面,竟然還會被認出來。後來我跟這位小姐說她的眼力真是不得了,心理也同時想著以後千萬別做壞事,萬一上了電視就可就丟人現眼了。結果她的回答是,你昨天說的話雖然短短的,但是我覺得很有道理,因為那也是我們美國的立國精神,所以就留下印象了。

我當時所講的那一句話,其實根本不是什麼至理名言,也不是什麼深富哲理的話。我只是說:

每一個人都有追求幸福的基本權利。所以台灣人也一樣。我們只不過是想要有自己作選擇的權利。

(Everyone has the basic right to pursuit happiness in their life. So do the Taiwanese. We just want to have the right to make our own choices.)

當時我所意指的就是台灣人要投票選總統,干中國人什麼事﹖我們為何不能決定自己的將來呢﹖

就是這麼簡單,就是因為這個「天賦人權」的想法讓這一位素未謀面的美國人留下了印象。其實,說幸福可能還太抽象了一些,也許應該說一個人的生命權、自由權、免於恐懼的權利是我們應得的。生下來就該有的,而且任何人都沒有權利可以奪走我們追求幸福的權利。更重要的是,一個國家或政府的存在就是為了保護人民的這些權利。所以當一個政府要剝奪這些權利的時候,人民有權可以作改變,必須推翻政府,再選一個新政府。

之所以這樣囉哩羅嗦的講了一堆,起因是來自昨天自由時報的頭條新聞。那個報導裡面談的是馬英九到小林災區視察時被嗆聲的過程。其中有一段是這樣寫的:

「小林村自救會執行長蔡松諭當面悲怒的向馬嗆聲,『錯誤的官僚,比(白曉燕案主犯)陳進興還可惡,你知道嗎?陳進興能殺幾個人?但這樣的政策殺了六百個人,毀了六個鄉鎮,夠不夠?』蔡松諭說,去年他從台北開了五個多小時車回鄉投票給馬,期待馬英九是康熙、唐太宗,但如今希望監察院長王建煊站出來,因為『皇帝昏庸,御史出面』。」

雖然馬先生被嗆,但讀完這段新聞之後一點喜悅之情都沒有。縱使不願意去責怪小林村的災民,但是看到這位蔡先生的思維,我才知道台灣政治環境的進步之所以如此的緩慢,其實都是我們人民造成的。這是什麼時代了,還有人在談皇帝和御史﹖

政府的存在是了為什麼﹖如果去維基百科查一下政府的定義,中文的部分大概是這樣寫的:

「政府是一個政治體,在一個特定區域內制訂和執行法律,也是管理國家的機構。廣義的政府包括立法、行政、司法、和軍事機關。狹義的政府僅指行政機關。一個國家的政府又可分為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

「政府是稅收的主體,藉以實現福利的合理利用。政府的服務對象依其國家的體制而不同。在民主國家中,政府服務的對象是人民,政府是由人民委任,代為管理國家的機構;在專制國家中,政府服務的對象是統治階級,協助統治階級進行並維持統治。」

也就是說政府其實是「不事生產的寄生蟲」,政府靠的就是人民所繳交的稅收。如果政府的效率好,做的是人民所託付的公共事業,那至少這是一個有益的、與人民共生的寄生蟲。但是如果政府已經怠忽職守了,我們為何還要養一隻沒有任何益處的寄生蟲呢﹖所以,你覺得台灣是民主國家嗎﹖我們現在的馬政府的服務對象是人民嗎?好吧,也許我們還不算是專制的國家,但是如果你在同一個網路頁面上點一下「文言」的部份,這是你會看到的解釋:

「政府者,朝廷、官府也。凡國之政事,悉由其出。」

因此當我們的人民還不知道自己才是主人的時候,我們的政府和公職人員就會認為他們是在「當官」。這算不算是我們自己種下的因,所以才會有過去這一年半來辛酸的惡果呢﹖

當我們看到馬先生在小林村以選舉造勢的氣勢,對著那些才失去他們數百名親人的村民喊著「好不好」的時候,我們是憤怒的。但是當我們聽到一些村民回喊:「好﹗馬總統加油」的時候,苦澀的眼淚就掉下來了。如果我們人民不求進步的話,我們選出來的會是一個保護人民追求幸福權利的政府,還是一個吸血的寄生蟲呢﹖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