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高俊明牧師在日本兵工廠的人道思索

芋傳媒資料照片

「荊棘被火燒,但沒被燒燬,仍然在豎立,仍然在成長。焰火一過去,它就又發芽。春天一來臨,它就再開花。 」 ─ 高俊明獄中詩

我讀了四年的公學校,我的姨丈蔡培火當時從事民族運動相當馳名。終戰後他做總統府資政。當時他帶我與另外兩位表哥(三舅父侯全成醫師的兒子書德和書文)到日本讀書,我很羨慕他們,他們的成績都非常優秀。

因為我跟這兩位表哥常常在一起玩,有一種割不開的親情,所以那時候我就向我父母親說:我也很想跟他們一起到日本讀書。但是我父母親很反對,因為我的成績不好,而且又不想讀書,所以父母親才不肯答應。當時我姨丈蔡培火在日本東京,與林獻堂及一群臺灣社會相當知名的人士一同參加「臺灣文化協會」,暗中從事反抗日本政府在臺灣實施殖民統治政策,把臺灣人民視為二等國民的活動。因此時常被日本警察監視,乃於 1937 年舉家遷往日本,並在 1938 年負責由我父親高再得醫師、二姑丈吳秋微醫師、三舅父侯全成醫師、和黃煥先生、李金生先生等 5 人在東京共同集資投資的「味仙餐廳」。這家餐廳當時就成為臺灣人旅日、留日探親、留學、經商聚會餐敘的大本營。蔡培火先生有深厚的臺灣心,擅長美術,作詩詞與臺灣歌謠,例如:「臺灣、臺灣、咱臺灣」的臺灣頌,與「臺灣自治歌」,在當時傳頌極廣。在我童年時期,也深受這些歌詞的影響,在幼小的心中培養一份疼惜臺灣同胞的情懷與抱負。

話說那時候我身體的健康狀況很差,常常生病,常常請假,甚至有一段時間到溫泉地,透過溫泉的療法,試試看能不能比較健康一點。

由於我的身體健康不好,赴日本之前,父親就買一隻剛生下小羊的母羊,每天請佣人擠羊奶給我喝,希望我能健康起來。可是因為要給我喝羊奶,佣人就把那隻小羊拉到別處去,母羊常常「咩……咩……」地哭、喊叫牠的小羊。我聽到母羊這種哭叫的聲音時很難過。因此,我父母親從醫院回來的時候,我就流著眼淚對他們說,我不要喝羊奶了,把小羊帶回來給母羊照顧。因為我非常迫切流著眼淚拜託父母親,所以他們就不再叫佣人拉走小羊,讓牠吃母奶。

展開日本求學路

我母親看到我那麼想跟我表哥一起去日本讀書,就講這個故事給我姨丈聽。姨丈聽完之後就說:「這個小孩子雖然成績差,但是心地好像還不錯!」所以他就答應說:「好啦,我也帶這個孩子一起去!」所以從國小五年級第一學期開始,我終於與表哥們一起去日本東京的學校讀書。

到了東京,我才感覺到那邊的日本人與日本老師,和在臺灣的日本老師不一樣,他們沒有差別待遇,反而更關心我們這些從外地去日本讀書的小朋友。雖然我的成績差不多都是中等,但是東京的班主任反而特別關心我。

小學畢業以後,我報考 3、4 所中學都沒有考上,因為我去東京的時候也不喜歡讀書,常常找機會去釣魚,所以只好去就讀夜間學校,這反而成為我人生改變的契機。

受同儕影響,奮發向上求學

因為我讀夜間學校,那時候我的大嫂在臺灣常常看到我的父母親一想到我的事情就會嘆息,甚至流淚。花了那麼多錢,送這個孩子去日本讀書,卻在那邊讀夜間學校,怎麼可以?實在太沒有面子!於是我的大嫂就寫信勸告我要用功讀書。我還記得有好幾封信,讀後我也流淚,受到感動,覺得我不應該如此荒廢學業。但自我節制好幾次後, 好像都沒有發生什麼作用。

直到在夜間學校讀了幾個月以後,才發現到班上其他同學大部分都是貧窮家庭的小孩子,白天他們都要去做苦工,自己賺錢,晚上才來讀書,所以我很受感動,知道讀書很重要,學問很重要,我不應該再這樣馬馬虎虎混日子。從那時候開始,我下定決心認真讀書,所以經過一年,我就考上相當著名的教會學校──青山學院的中學部。第一學期成績單發下來之後,我是第一名,感覺到一定要努力!上帝既然給我一些天資,我就應該要更認真努力用功才對!

另外一個經驗是在一年級讀到第二個學期,我被選為第一副班長;平時要幫助導師和班長照顧同學,並執行導師所交代的事情,漸漸學習如何做好一個領導者的角色。當時每一個學期都要選一個日本學生當班長,跟兩個副班長。從那時起,我就開始肯定自己,覺得自己如果認真努力的話,也是能夠有些成就的。

夜夜驚魂的戰時讀書生活

不過讀到二年級以後,由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由勝轉敗,美國轟炸機幾乎每晚都會飛來日本轟炸。東京放眼望去,每天都籠罩在一片火海中,人民生命傷亡、樓房損失慘重,無法統計前線軍人陣亡, 兵力重挫,而後方兵工廠亦缺少人力工作。因此,我讀到二年級結束, 學校就宣佈停課,全部學生都分派到軍品工廠做工。我們那班被分派到日本特殊鋼株式會社去製造戰鬥機的機關砲零件,清晨 4、5 點鐘就要起床,5、6 點要走去工廠工作。在往工廠的路上,都會看到前一晚被美軍空襲炸死的日本平民,這裡死一堆,那裡又一堆,屍體支離破碎,血肉橫飛,腥味惡臭撲鼻,其慘狀真是令人不忍目睹。每天看見這種人間慘狀,使我不得不開始認真深思人類的生命、道德,和愛心實在非常有限。為何世界各文明國家為了爭取戰爭的勝利,幾乎把全人類的知識、科技和金錢,全部都投入殺人的競賽與漩渦,無法自拔、無法克制呢?

面對此情此景,在軍品工廠工作的數千名工人,每天都會感覺到隨時隨地可能被炸得粉身碎骨,尤其是日本的軍品工廠更是美軍鎖定轟炸的主要目標,每天在工廠工作,有如被定死刑,人人心裡戰戰兢兢,害怕生命難保。因此,所有工人的工作情緒非常低落,一日痛苦一日擔當,人生前景很渺茫。下班離開工廠,幾乎人人都盡情去喝酒、賭博、或去妓女戶消魂,自我陶醉。

在戰爭中每天都死很多人,夜夜驚魂,在生死徘徊中既恐怖又無奈。在那時候我又看到在工廠工作的學生,由於被人欺負,還要我同班同學去跟別班的同學打群架,真是禍不單行!究竟人生的意義在哪裡?雖然我出生在基督教家庭,從小常常讀聖經,為找答案,我還是再讀佛經,和日本新興宗教的書籍,例如《成長之家》,「創價學會」的名著,以及「無教會主義」內村鑑三的《求安錄》。

《求安錄》成為心靈支柱之書

在《求安錄》這本書中,內村鑑三先生很肯定地說:他追求學問得不到平安,追求各種宗教也沒有得到平安。做很多慈善工作,追求各種享樂也沒有得到平安。後來在主耶穌基督裡才找到真實的平安。因為真正的平安是從上帝那裡賜給人的,從真神那裡來的,而且是根據真理和公義而來的。當我讀到這些話,內心很受感動,每天都把《求安錄》這本書帶在身邊,一有時間就拿起來和《新約聖經》一起研讀,並用紅筆把受感動的文字一一劃下來再詳讀細思。此後, 我才下定決心告訴自己說:「我還是要做基督徒,認真去教會參加聚會,用心研究聖經的真理。」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接近尾聲時,美軍為逼日本無條件投降,轟炸更頻繁、更嚴重,東京日夜火光熊熊、消防隊束手無策。每天看到的戰爭悲劇,殘樓倒塌,烈火燃燒,遍地屍首,面目全非。每家父母、兒女死傷無數,哭叫聲此起彼落,真是人間煉獄。但在連天戰火的苦難中,日本人仍然堅決寧為國碎,不肯投降。直到美軍於 1945 年 8 月 6 日與 9 日用兩顆原子彈連續投在廣島和長崎,造成數十萬人民一起慘亡,高樓夷為平地,舉國有如做一場惡夢初醒,天皇為委曲求全,才用很沉痛的聲音,含淚向全國軍民廣播:「日本無條件投降,戰爭結束了。」

高俊明回憶錄:磨難苦杯下的信仰與實踐

  • 作者:高俊明/口述;杜英助/整理
  • 出版社:前衛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17/03/14

延伸閱讀:

  1. 「臺灣、臺灣、咱臺灣」的臺灣頌
  2.  臺灣自治歌介紹
  3. 《求安錄》為《內村鑑三信仰著作全集》其中之一部,堪稱為一部精湛、赤裸的信仰告白。能幫助信徒們在信仰上有更深入的反省與突破,並安慰受罪惡纏繞的信徒們,使他們能得到自由及釋放。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