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傳媒 TaroNews - 台灣觀點.芋見真相

台大化工系主任謀殺旅社經理?沒人相信卻遭判刑

圖片來源:前衛出版社

「命運共同體」近年來已經成為一個政治名詞,可是對我的家人和白色恐怖受難者來說,卻是血淋淋的酷刑、噩夢,更是一生都抹滅不去的傷痕。於是我開始執筆記錄這個和台灣人命運與共的白色恐怖真實故事。

監委陶百川在《陶百川叮嚀文存六:辨冤白謗第一天理》著作中,將「雷震案」及「武漢大旅社案」「並列」為第一及第二冤案,足見台灣司法之黑暗。其實陶百川仍有顧忌,並沒完全說出。

「武漢大旅社案」中最突兀不搭調的,就是台大化工系主任陳華洲的被捕。我在書中曾簡略帶過,在此我進一步分析報告。

陳華洲大有來頭,他不是一般的學術人、教育界名人。陳華洲教授早稻田大學畢業,是一九四五年蔣介石政權最先抵台接受日人投降的接收委員之一,曾任台灣省工業研究所所長,是台灣白水泥的發明人。

「武漢大旅社案」其他六人都是武漢大旅社的人員,除了有家庭的會計林祖簪,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旅社內。以三十九歲的老闆黃學文最長,其餘都是三十出頭。

這是一群為著生計,汲汲營營努力工作的普通人。有家庭的為家庭努力,其他單身漢雖然職等不同,但年紀相若,正編織著存錢、找對象成家的美夢。努力工作、結婚、養兒育女,是他們那一個世代共同的夢想。就算老闆黃學文擁有財富,也是屬於社會新崛起的商界企業人士。黃學文交往的都是金融界商界名人,如蔡萬春、華南銀行總裁張聰明、大同公司林挺生父子、林本源的子孫等。他們每天面對的是實際的經濟問題,政治離他們很遠。

而五十來歲的陳華洲,已是學術界和教育界名人,社會地位穩固,有三個老婆和一群成年的兒女,他交往的是高階層的政治圈、學術圈、教育圈名人,如胡適、雷震、台大校長等人。他是雷震的摯友,更是堅定的政治盟友。

陳華洲除了和黃學文是在大陸就認識的福建長汀同鄉。和此案的其他人完全沒有交集,找不出共同或相通的點和面,可說是分屬兩個不同世界。

民主自由下的犧牲品

如果陳華洲是為了國家民主自由而犧牲,是為國家民主奮鬥而被拘捕,他們心甘情願接受這個罪名;但指控他提供巴拉松來謀殺一名和他無關的人,他們實在無法接受。

如果把陳華洲放入後來的「雷震案」,似乎比較合理。為什麼調查局硬是把陳華洲扯進「武漢大旅社司法案」中呢?

我們來分析一下「武漢大旅社案」發生前後,台灣政治氣候和兩案的交叉關係。

雷震從一九五八年與台灣人籌組政黨,但無法取得當局的許可,無法成立。

雷震的《自由中國》不斷反對國民黨專制,自由主義知識分子組織新黨的呼聲愈來愈強。

一九五九年七月,「武漢大旅社」經理姚嘉薦自殺身亡。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八日,「武漢大旅社案」逆轉成謀殺案,旅社內六人被捕。在酷刑拷問中,特務發現黃學文和陳華洲熟識,而陳華洲是情治單位早就盯住的對象。從此,「武漢大旅社案」提高到政治層次,原來被警界指責貪財、濫捕的調查局,也因有了可以合理化的政治因素,更可進一步捕到大魚,在主子面前立大功了。

一九六〇年一月台大化工系主任陳華洲以共同謀殺者被捕。該年的一月至二月間,雷震與台港在野人士共同連署反對蔣介石三連任總統。二月六日「武漢大旅社案」開偵查庭,雷震還派《自由中國》的傅正到法庭專注記錄。當時,陳華洲趁機很有自信的告訴黃學文:「調查局沒甚麼好怕的,雷震會救我們。」

三月廿一日,蔣介石在自由主義知識分的抗議聲中,於國民大會獲得九三‧九七%選票,當選第三任總統。三月廿四日,「武漢大旅社案」一審判決,眾人被判重刑,陳華洲判無期徒刑。原來特務只準備要關黃學文幾年占有財物就好,順便和警界爭地盤。卻因捕到陳華洲這條政治大魚,從犯陳華洲判無期徒刑,主謀黃學文就必須是死刑。

五月四日,《自由中國》又發文鼓吹成立反對黨參與選舉以制衡執政黨。五月十八日雷震與非國民黨籍人士舉行選舉改進檢討會,決議組織「地方選舉改進座談會」,隨即籌備組織「中國民主黨」。

九月四日,雷震、傅正等人被逮捕。九月六日,「武漢大旅社案」二審判決原判,眾人仍被判重刑。這時,陳華洲告訴黃學文,雷震被捕,他們沒希望了。起初陳華洲家人認為是黃學文做生意和人結怨,把老同鄉陳華洲拖下水,而稍有怨言。後來就不說了,因為他們知道,其實是陳華洲的政治因素,讓大家翻不了案。

陳華洲每每悄悄傳遞信息給黃學文,告知案件情況。而陳華洲家人的信息來源就是在大陸曾任調查局長的葉秀鋒。葉秀鋒是陳立夫派的中統局高級情治官員,是不是調查局的派系鬥爭和雷震組黨,也有所關連?為什麼雷震的消息,都由這名前調查局局長傳給陳華洲家人?

陳華洲的孫子曾在我的部落格留言說,如果他外公陳華洲是為了國家民主自由而犧牲,是為國家民主奮鬥而被拘捕,他們心甘情願接受這個罪名;但指控他提供巴拉松來謀殺一名和他無關的人,他們實在無法接受。

將陳華洲圈入命案,嚇阻校園民主學潮

何以監委陶百川將「雷震案」及「武漢大旅社案」「並列」為第一及第二冤案?我不知道陶百川是否想到這兩案的關聯?陶百川究竟是國民黨體制下的官員,基本上他會提出諍言,但他不會和雷震一樣反對國民黨!

我母親楊薰春要出國前提及,要上美國國會作證,控訴中華民國政府的暴行。陶百川阻止她說:「我們不喜歡人去告洋狀。」因此我認為,縱使陶百川想到這兩案的關聯,不會講也不會寫。

胡適曾去見蔣介石,為陳華洲求情,說陳華洲是名教授,不可能會殺人。蔣介石回答:「陳華洲不會殺人,黃學文不會殺人嗎?」乍聽之下眾人一定罵這個獨夫,大小事都攬權,連民間司法都干涉。這是表面膚淺的看法。蔣介石為了穩固國民黨一黨獨大的政權,必須阻止這一波由一群自由主義知識分發起的組黨運動。

蔣介石的特務系統把尚未正式浮上組黨檯面的雷震政治盟友──台大化工系主任陳華洲,先單獨圈入「武漢大旅社司法案」,先斬斷了雷震深入學術界與校園的觸角,成功的嚇阻了正蔓延於校園的民主思想,和正成長的組黨運動氣勢,撲滅了竄入學院中由教授帶頭散撥出的學潮火苗。「太陽花學運」讓現代的台灣人見證了學運勢力沛然難禦,教授學生一旦群起抗議,勢不可擋。這道理,蔣氏父子老早就知道了。陳華洲被捕,台大校園噤若寒蟬,沒掀起太大的抗議躁動,沒人出面救援陳華洲,唯有雷震的《自由中國》聲援。

在酷刑陳華洲時又可獲得雷震政治動向的詳細情報,再抓雷震《自由中國》的一小批人馬,整肅雷震、瓦解組黨計畫,就容易了。革命總是先由幾個人帶頭開第一槍,擒賊先擒王,其他人也就樹倒猢猻散。

「只」犧牲掉其餘六個和政治無關的老百姓,就能阻止掉一場比雷震案更棘手腥風血雨的政治鬥爭和校園學運,就能拯救人人詬病而欲推翻的國民黨。這是蔣家父子一步高明的政治權術棋。

這一高招成功鞏固了蔣家和國民黨往後數十年的獨裁政權。「武漢大旅社案」是「雷震案」的前奏曲!我們花掉了我們寶貴的一生,發掘、記錄下這一段醜陋混蛋的歷史真相!

以上全文選錄自黃秀華著[一九五九武漢大旅社]前衛出版社

一九五九武漢大旅社

  • 作者:黃秀華
  • 出版社:前衛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17/04/06

延伸閱讀:

 

邀請您加入「芋傳媒」的粉絲專頁
邀請您加入「芋生活」的粉絲專頁
我知道了
評論
Loading...